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七十章 大明

    那个叫做桐姐的中年女人,并不是简水儿的经纪人,因为整个联邦都知道,简水儿小姐没有归属于任何一家经纪公司,也没有什么出名的演艺经纪人在她身后做背景,她甚至与电视台之间都仅只存在着合作关系。

    简水儿有一个工作室专门替她服务,而桐姐也不在这个工作室的范畴之内。她的目光掠过简水儿的身体,皱着眉头说道:“我记得这是四年前的连衣裙……小姐,为了您的形象,我建立还是将这件裙子捐给区的难民。”

    简水儿无奈地摊开手,说道:“已经被我一个懒腰撑破了,想捐都没办法捐……本想着在医院里没有人打扰我,可以好好地看看书,放松一下,穿一下平时没可能穿的衣裳。”

    随着她的动作,那头凌乱的紫晃来晃去,看上去虎虎可爱。这位联邦的偶像真是一个具有各种风姿的绝世人物,舞台上是一面,电视光屏上是一面,私底又是一面,但无论是哪一面的简水儿,都是这样的迷人。

    看到简水儿依然坐在病床旁边,桐姐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盯着她身后那个昏迷的年轻人说道:“这个人的身份已经查出来了。”

    简水儿吃惊地噫了一声。

    “已经联系上了邰家。小姐至少可以放心,他不是暗杀事件的参与者。不过我很奇怪,第四军区的高手,怎么会乔装打扮……忽然出现在邰家继承人的身边。”桐姐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病床上的许乐,目光极为警惕,那股锐利的寒光,曝露了她军人的真实身份。

    在几天前的地下停车场内,她曾亲眼看见病床上昏迷的小子,像头悍不畏死的狼一样扑进了黑暗,那种绝决狠辣。那个身影里所裹胁地力量度以及最后所表现的技巧,都说明了这个小子是个地地道道的杀人机器。

    但偏偏这个杀人机器陷入昏迷之后,那张平凡的脸上除了噩梦中的痛苦扭曲表情之外,便只有平静,安乐,朴实。

    桐姐盯着许乐的脸。怎样也无法想像这样一个平凡老实地表情下面,隐藏着那样恐怖的手段,这种反差甚至让她觉得有些心寒,所以她根本不愿意简水儿出现在这个病房里,更不愿意让她与那个家伙如此之近。水儿在临海州完成了她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虽然她是联邦无数人的梦中情人,标准的国民偶像,但是就如同每个年轻的少女一般,在完成自己某一个梦想之后。会陷入欢愉兴奋的情绪,于是,她决定做一件很大胆的事情。

    未满十四岁便登上了联邦频道地光屏。引了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与联邦各大方面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得到了联邦席**官那样的评语。简水儿从小到大,都习惯自己管理自己地人生,她的任何决定,都没有人能够阻止,包括名义上由儿童权益保护基金派来的桐姐都不能。

    简水儿想以普通人地身份去临海逛逛。因为她还从来没有去过历史悠久地大学城。在都特区地时候。她便经常乔装打扮之后。在桐姐地陪伴下。坐公车与老人们聊天。乘坐地铁冒充普通女学生。工作室里地工作人员们。对于她时常异想天外地想法早已习惯。

    而桐姐一如既往。虽然表达了强烈地反对意见。却无法阻止她。

    助理乘坐地豪华汽车。在临海警察总部专门派来地警车护送下。在临海州大学城热情地民众欢呼声中。呼啸而走。而简水儿则与桐姐两个人做好了乔装打扮地准备。安静而开心地在一个房间里安静地等待。

    直到确认体育馆内地观众都已撤走。她们才从后台转向了贵宾区。沿着那些空旷无人地区域。向着早已准备好交通工具地地下停车场走去。

    一路走去。只见鲜血尸体。交战之后地痕迹。远处还隐隐能够听到开火地声音。电梯不敢坐了。楼梯里地灯光却在一闪一闪。在雪白地墙壁上。时不时照出血痕。场景异常恐怖。

    这一段历程。简水儿再也不想回忆。她自幼便生活在聚光灯下。联邦国民地掌声欢呼声中。备受呵护。什么时候亲眼见过如此可怕地场景。然而她遗传地那个强大姓氏。至少没有人让脸色苍白地她。双腿抖。就此蹲在楼角。真正地扮演一个可怜地少女。

    她坚强而勇敢地跟着桐姐,在忽明忽暗地体育馆里一路前行。此时桐姐已经通知了她地下属工作人员,取出了一直藏在腰间的枪械,然而这名优秀地女军人,并没有马上改变路线,带着小姐从体育馆别的出口逃走。

    因为她敏锐地查觉到,似乎正有一只队伍在前方不断地清除着一路上的武装分子,为她们的前行扫清了障碍。她更清楚地判断出,简水儿小姐只是运气不好,碰到了联邦难得一见的大场面,这些武装分子,并不是针对自己。

    有能力,有胆量在联邦民用区域布置暗杀的势力,应该很清楚简水儿背后有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而杀死简水儿对那些势力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当时这位桐姐更是马上判断出,这场暗杀应该是针对贵宾包厢里的那位年轻人。虽然邰家那位少爷从来没有与小姐见过面,但出于礼貌,这次对方前来观看演出,演唱会前,还是送了花的。

    桐姐相信邰家的实力,既然对方在前面开路,那么这条路应该就是最安全的,体育馆别的出口,不知道还隐藏着怎样的风险。

    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想要杀死邰家少爷的势力,居然在地下停车场里藏了一台机甲。当机甲火力全开的声音传来,主炮射的声音响起,体育馆下层建筑一阵摇晃,简水儿与桐姐二人已经身处地下停车场的通道之中。

    枪声戛然而止,死一般的沉寂。

    她们的正前方是一片黑暗。通过停车场地大门半开,空气中全部是血腥味与焦糊的味道,天花板上的水花向下洒落,一片安静,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活着,不知道前方还有没有什么危险。

    “小姐。您等着。”桐姐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寒光,准备强行开路。简水儿担忧地看着她,轻轻拉着她的袖角。

    就在此时,她们听到了一个声音:“不要过来!”

    然后她们看到一个身影猛然跳了起来,冲出了大门,而先前她们根本没有现,那具死尸的身下,居然还有活人!紧接着门外枪声响起,火光大作。蓝色地电弧滋滋作响,惨嚎连连,一切的一切。在极短暂的时间内生,然后停止。“当时他躲在那具尸体下,掩藏的极好,位置选的也不错。如果不是担心我们的安全,他就不会大喊那一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将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

    病房里的简水儿静静看着许乐在睡梦中扭曲的容颜,在心里想着。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觉得自己欠了对方一些什么。才会拜托桐姐出手,将这个根本不知道身份地家伙救了下来,同时麻烦了那些一直不愿意联系的亲戚,将对方连夜转送到了第一军区总医院进行抢救。

    事实上,简水儿一直不知道这个昏迷中的年轻人是谁,连对方究竟是邰家地安全人员还是进行暗杀的武装分子,她都不是很清楚,她只是救了对方一条命,算是偿还了那一声大喊。当时时间急迫。在没有知道对方确切身份之前,她不愿意把这个伤的极重的家伙,交给政府或者是邰家。

    “他叫许乐,是梨花大学的学生,那天刚好和邰之源一起看你的演唱会。”桐姐平静地说道:“能够和邰之源坐在同一个包厢里,看来这家伙与邰家的关系不浅……虽然我对小姐当时的决定一直表示反对,但眼下看来,倒也不错。毕竟老爷子和那位夫人的关系一向良好。”

    “今天才知道,邰家为了找到这个小子。花了很大地力气。”桐姐皱眉说道:“可他明明穿着第四军区的军服……这真是令人费解。”

    “邰家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至于什么第四军区。我更不懂了。”简水儿嫣然一笑,说道:“不过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就好。”

    “我已经通知了邰家方面。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派人来接他。”桐姐看了病床上昏迷的许乐一眼,微微一笑,心想小姐果然还是不想听到与老爷子有关的任何消息。

    “第二类联系建立成功。”

    “信息节点重新捕获成功。”

    “建立观察体系,预留数据往复通道。”

    “报告……报告……报告……五人小组?”

    都特区郊外宪章局那台中央电脑,在程序里记下了这样的语句,出乎所有工作人员预料,那个所谓的云计算域错误,只用了一天便修复成功。很奇妙的是,宪章局深处的联邦中央电脑,自己都对这个程序设置感到了怀疑,因为五人小组……已经死了无数万年了。

    机械的命符层级让第一宪章地光辉出现了一道缺口。

    而许乐颈后的芯片就在这道缺口之中,在医院病床上陷入昏迷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度过了他逃亡人生当中最危险的关口,他依然在做梦,做着关于机甲与偶像的美梦。面的,向鹅考大叔学习,只不过设计是反了过来,后来现太占篇幅,所以选择了倒叙的方法。

    :今天是最后一天,这时候是下午五点正,距离最后还有九个小时,这是我更新的第二章,月票被反了五十三票……落后了,才现原来追人地感觉其实也不错,咔咔。吃完饭我继续写,晚上还要爆……让我们冲上去吧,嚎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