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三章 帷幕缓缓拉开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按照联邦都星圈的上林人的说法,这日子应该就是到了深秋。那些小说上的深秋有寒风,细雨和高淡的天穹,然而对于东林区的人们来说,这个世界的四季向来不怎么分明,或许是大气上方那些永远不会完全清澈的尘埃,让整个星球变作了一个怪异的玻璃房,所谓深秋,也不过就是加了件衣裳。

    许乐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的外衣,样式有些像制服,为面容普通的他添了几分年轻人应有的朝气。他这时候正坐在香兰大街的修理铺橱窗外,看似无意,实则警惕地注视着街对面的动静。

    就在第四街区的斜对角,便是河西州第二警察分局的建筑所在。一个穿着风衣的中年人意兴阑珊地走下微湿的台阶,钻进了汽车,汽车四周的警察纷纷敬礼,目光却有些同情。

    看着这一幕,许乐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已经盯了鲍龙涛一个月了,看样子这位副局长真的被所谓联邦特工的身份吓的不轻,再也没有敢去查钟楼街游行的事情,甚至连李维那一群郭都没有受到什么打压。

    许乐有乎他年龄的冷静,而且对于某些事情有一种先天的敏感,他绝对不会为了试探鲍龙涛是不是认出了自己,而傻乎乎地借用另一个身份去接近对方,他也不会因为表面的平静便放松了对鲍副局长的观察,他只是以极好的耐性平静地注视着,直到一切真的风平浪静。

    虽然他和修理铺老板一样,都是简水儿的狂热支持者,可如果说因为要看电视,便做这么大风险的事情,实在是很不符合他的性格。如果不是老板用操作间诱惑他,关于23频道的事情,他顶多只是会叹息几声,然后去多买几张简水儿的光盘。

    他有些害怕,一想到是在和州长办公室做对,许乐就难以自抑的恐惧。尤其是每每想到那个被鲍龙涛盯住的晚上,他的大腿根处都忍不住会抽搐两下,这是他害怕到了某种程度之后的自然反应。

    在那个夜里,如果不是他急智之下,用两粒扣子冒充了联络工具,用那根军方制式电击棍吓住了鲍龙涛,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此事。那根在夜风里对准电子监控器的手指,看似稳定而嚣张,实际上却是无比的恐惧。

    “冒充联邦特工……”一想到这一点,许乐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低下头自言自语道:“我可不喜欢装酷,我只是想做个好人。”

    “当好人本来就比装酷难很多。”封余老板刚刚从休闲中心归来,像一阵风般从许乐的身边掠过,上楼休息去了。

    ……

    ……

    过往两年间,许乐并没有出现在香兰大街的修理铺,只是在矿坑的操作间进行修复工作,所以在李维这些郭们的眼中,他等于是从城市里失踪了两年的白昼。

    一直到一个月前,许乐替封余完成了那件事,封余答应他将操作间的无尘级别提升一个层级,然而这位大叔后来又犯了懒,所以干脆把许乐带回了修理铺,也算是正式向第四街区的邻居们介绍了这个少年学徒工的存在。

    老板既然回来了,许乐也不用再盯着铺子,反正铺子的生意再好也有限,虽说整个第四街区的居民们都知道封余和这个小徒弟的手艺,然而谁也顶不住封余一个电视晶屏也要修三个月的度。

    将身上学生制服一般服装的扣子紧了紧,许乐冲着楼上喊了一句什么,便走出了铺子,坐上了街口的电车。

    数百年前,静农高能蓄电池明出来之后,无论是有轨无轨电车,都挣脱了头顶那两根辫子的束缚,开始自由地城市里通行。当然,一般的人家肯定会拥有自己的交通工具,而上林区那三颗星球上面的有钱人,更是早已拥有了……

    只有贫穷的人,或者是满腹复古幽情的人,才会继续乘坐电车。许乐身兼二者之短,自然也是电车的长年乘客。他斜靠在车门上,怔怔看着在眼前闪过的城市建筑,不禁有些遗憾,再也听不到那些文学作品里的当当响声了。

    电车的终点站是东林区河西州立大学。许乐下了车以后,并没有对幽深的校园环境投予羡慕的眼光,而是直接顺着学校的围墙,穿过了一株大树,走进了图书馆。

    他早已经没有上学了,但他必须读书。一来这是封余对他的要求,二来也是他自己的渴求,除了大部分的机修类书籍和联邦标准条例之外,他最喜欢看各式各样的小说。特别是在州立大学办了借书证之后,他更是每天都要来一趟,似乎这些书籍里有无穷无尽的美女,有无穷无尽光彩的将来在等待着他。

    在图书馆里没有奇遇,没有美女,许乐抱着一大堆书出了图书馆的门,脸上没有丝毫沮丧的神情,然后在州立大学的校门前见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人。

    一个月没有见到的李维,就这样出现在了许乐的面前。看着郭领有些憔悴和疲累的面容,许乐忽然觉得嘴唇有些干,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沙哑着声音问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有报考大学的野心。”

    “我只有占领整个河西州黑夜的野心。”李维的声音也有些嘶哑,不过他的神情并不怎么紧张,所以许乐的心略放松了一些。

    “你给我的那个东西……被二局的人没收了,不过你放心,没有人知道是我的。”李维舔了舔干的嘴唇,昨天夜里和另一个帮派打了一整夜,确实是有些疲惫。

    许乐的眼睛亮了起来,不是兴奋的亮,而是紧张的亮,大腿根处不受控制的开始微微抽搐,感觉怀里的书籍越来越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