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七八章

    三十七宪历六十五年的那个夏天,联邦头号通缉犯,中央电脑判定为第一序列事件的当事者——封余大叔在西林军区古钟号飞船的打击下变成了一片飞灰。当天夜里,他的学徒,他的小跟班许乐,在一场雷雨的陪伴下,陪随着一声痛嚎,将手腕上金属手镯里的芯片,替换到了自己的颈后。

    从那一刻起,东林孤儿许乐死,上林退伍年轻士兵许乐生。

    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知道,就在许乐替换芯片的那一瞬间,遥远的都星圈星球,特区郊外宪章局地下无比深的核心区域里,那台联邦中央电脑曾经做出过如下的反应。

    “公民编号:420500481信息节点消失,姓名:许乐,备注:联邦4427计划目标2,死亡确认。”

    “警告:此为一级序列事件之外延。”

    “严重警告:百分之三十可能性,公民许乐进入异常情况,编号为第72,公民许乐进入异常情况,编号为第72。”

    “应对:自主搜寻,如能寻找到,主动建立联系,如目标拒绝,则建立观察体系,提交报告供政府参考。”

    “异常情况处理程序一,结束。”序一,重新开始启动。虽然联邦中央电脑当初只是判定东林区孤儿许乐,有百分之三十可能性进入异常情况,而临海州小门房许乐与前者信息重迭,进入异常情况的可能性更低,可是这台中央电脑依然沉默而忠实地执行着程序,不停地通过遍布无数星系的庞大网络,不停试图重新定位那片已经受损的信息节点,尝试与对方构成主动联系模式。

    在中央电脑的记录中,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七十二个异常情况或疑似异常情况,这些情况全部属于第一序列事件。在中央电脑的运行优先等级中。属于绝对优先。

    宪章的光辉试图分出一点点,靠近像尘埃一样存在于这个世间的许乐。所以那些白色光符的字句,开始不断地重复又重复,出现在那个黑暗背景的空间里,出现在他地眼前……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因为他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建立主动联系。是否接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宪章局大楼下方极深处地那个空旷房间里。那面两维投射显示光屏下方。出现了一列细小地光标字符。

    “主动联系建立失败。判断对方是否拒绝。”

    陷于昏迷与梦境中地许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与人类社会里最尖端地科技文明。开始了某种接触。他只是在梦中怔怔地看着面前不停消失。又不停凝结地光符。然后现那道光符消失不见。刹那间。一种叫做失落地情绪。竟开始在这片空间里开始蔓延。

    光符消失。其实正是中央电脑判断出对方没有接受主动联系。开始了下一步地地程序激活。如果判断许乐是拒绝了主动联系。按照异常情况处理程序一。中央电脑将会建立观察体系。同时在最短地时间内。生成一份情况报告。交给联邦政府以供参考。

    毫无疑问。如果宪章局里真地出现了关于许乐地详细报告。一定会引起很多人地怀疑。这个伪装身份地过去。历史。都将被挖出来。在联邦无孔不入地国家机器面前。许乐必将无法完美地扮演那名退伍士兵。联邦逃犯地真实身份。将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将面临着第一序列事件后续当事者所将遭受地严厉打击。

    这一刻。是许乐逃亡以来最关键地一刻。最危险地一刻。或许就在下一秒。尚在黑梦中地他。就将面临无处不在地追捕与扑杀。就像封余大叔当年那样。

    中央电脑的程序在这一刻微微停滞片刻,然后给出了它认为最符合逻辑的判断。

    “否定。”

    “开始进行第二类联系。”

    昏迷中的许乐,大脑皮层的神经并没有异常的变化,他颈后地芯片被判断为受损。而中央电脑似乎能够通过某种方法。经由芯片感应到他的脑电波变化,从而确认许乐并没有拒绝自己主动联系的建议。而是……基于某种原因,对方无法做出应答。

    中央电脑此刻判断它不停搜寻的目标,处于完全失觉状态,也就是人类社会里常用的植物人这个词。

    无比先进的人类科技智慧结晶,无比达的监控方式,无比机械的程序伸展,最终让中央电脑得出了一个机械而可笑,却又是最可能接近真相的判断。

    不得不说,许乐地运气在这一刻起了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随着中央电脑第二类联系程序的激活,更奇妙的事情,开始在他的身上生。

    无数的画面,开始通过芯片向他的脑海里灌输,虽然那些画面时不时地会出现扭曲变形,偶尔还会中断,然而却一直坚定不移地涌入,不停闪现在他的眼前。

    什么是第二类联系?

    没有人知道。

    许乐在黑色的梦中,无法醒来,只能看着一望无际地黑,黑代表着虚无,代表着死亡,代表着什么都没有。然后他看见了一幅画面,画面上一位穿着白色睡裙地少妇,正抱着一个婴儿,少妇的脸上充满了不容置疑地关爱,似乎她恨不得将自己的全部生命,都投注到怀中的婴儿身上。

    这是人类最珍视的母子亲情。

    许乐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和妹妹,他想念他们,但必须承认,家人的容颜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模糊了。他看着画面上的那一对母子,感到微微羡慕,却没有太过强烈地反应。

    那个未知的存在。似乎感应到了这一点,第二幅图画呈现在了他的眼前,那是一群在草地上奔跑踢球的孩子,这代表着少年,代表着友情。

    许乐没有几个朋友,他珍惜却没有太多的感应。

    黑色梦中。那些奇怪的图画越来越多,出现地度也是越来越快,充斥了整个空间,那些画面上出现了西林星球上最壮观的雪山,上林s3沙漠中无比瑰丽的红色岩石,费城郊外若繁星一般密布的美丽湖泊,而更多的则是令人顿生敬畏纯净之感的无尽星空,那些宇宙里存在了无数亿年的星辰,似乎将要永远这样地存在下去。

    黑色梦中。出现了东林大区星球上空那层昏红色的人工尘埃,出现了尘埃下那些可见的露天矿坑,那些矿坑曾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地奉献。如今安静地躺在青色的草原中,看上去像是星球的枪伤痕迹,有一份惊心动魄地美丽。

    许乐觉得很熟悉,心很酸,却下意识里生出了抵触的情绪。随着他的情绪,他大脑皮层里的细微反应,黑色梦中的画面再次变换,变成名贵的汽车,变成了令人睹之生津的各地美食。变成了冒着微小汽泡的香槟,琥珀色里透着甘冽感觉的烈酒……

    黑色地梦中出现了无数抹明媚的色彩,那是女人。各式各样的女人,穿着学生制服、长着虎牙,梳着马尾辫的女学生,穿着礼服,缓缓行走的贵妇,穿着网球裙,用裸露的大腿。散播着青春气息的少女……

    成熟的、青涩的、明媚地、羞涩的、阳光的、柔弱的、穿着衣服的、轻衫半解的、一丝不挂的、全裸且摆着媚惑姿式的……女子随着那些光亮的画面扑面而来,轻柔而走。

    黑色梦中地画面包括了人类最为看重,**最为强烈地那些方面,然而却依然没有能够让浑浑噩噩的许乐有太过强烈地反应。

    快涌入的画面数据流,让整个黑梦空间都开始有些不太稳定,而无数看不见的裂痕似乎正在撕扯着什么,许乐感觉不到身体,却感觉到难以承受的痛苦,他想痛哭。想叫嚷。却没有泪水,喊不出声音。

    黑色的梦中。不停闪动的画面更衬托出意识的孤独,而孤独之余还要承受如此的痛苦,空间在膨胀,似乎随时可能炸开……如果不是许乐存在于梦中的意识,就像他的人那样的坚韧与顽强,或许他早就已经疯了。

    他必须想起一些什么,抓住一些什么,便在此时,那些快闪动的画面里,出现了一块芯片板,上面的微焊点在黑色背景下泛着淡淡的亮泽。

    意念一动,画面的转换变得缓慢起来。

    各式各样去除了外壳的工具,那些熟悉陪伴了他很多年的家用电器,那些裸露的电路板,那些坚硬的金属支架,那些图纸,那些操作间里的精密设备,全部用画面的方式展现在黑色的空间中。

    他盯着一张图纸仔细地观看,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疼痛感终于减缓了一些,他觉得图纸上的那些线条与构架十分眼熟。

    是m52,是黑色的m52,是体育馆地下停车场里那台破墙而出的军用机甲!

    一动念,无数的机甲内部结构图纸像雪花一样自黑色空间外围飞来,飞至他的眼前,飞进他的脑中,似乎很喜悦找到了一个能令他感到专心致志的东西。

    有的图纸他见过,但更多的他根本没有见过,那些线路与设计思路是如此的新颖,那些控制系统的设计是如此的……美丽。

    许乐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渐渐想起来了一些,却开始贪婪地去看那些画面,然而画面越来越快,快到他根本看不清楚,但很奇妙的是,这些进入黑色梦中的画面,就像是存在于了他的脑海之中……

    画面的涌入度越来越快,黑色梦境的空间再也支撑不住,碎成无数碎片,那种剧烈的疼痛回到了许乐的脑中,他嗡的一声昏了过去,在梦中昏了过去。

    却在现实中醒来。

    黑梦破碎,白光降临人间,他眯着眼睛看着窗边透来的淡淡阳光,看见了阳光下那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孩儿,看到了那抹紫色,想起来自己昏迷前生了什么,却下意识里判断自己仍在做梦。

    如果不是梦中,怎么可能会看见这抹紫。

    (这是今天的第四章,我尽力了,兄弟姐妹们,离月末还有二十四小时,请多多支持月票,啊!啊!啊!啊!……嚎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