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五章 国

    (咖喱鸡饭好吃,心情却压抑,微笑,差距更小了,我努力,您尽心意,我要您的月票,搞到底。)

    联邦的天空下,不可能有永远不被揭穿的黑幕,更不可能有完美到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留任何痕迹的计划。一旦黑幕被揭开,起者曝露,那必将迎来另一方势力无比狠厉的打击。所以在最近十个宪历的漫长时期内,联邦的政治争斗,早已经远离了暗杀之类无法见光的手段,再也没有什么势力敢胆大包天去刺杀总统,各方势力至少在表面上也总能保持和乎。

    所以宪历六十七年新年第一天,生在远离都的临海州体育馆事件,会惊动了都里的所有知情的大人物,这已经脱离了游戏规则,是不被整个阶层所接受的一种手段,所有势力在这一刻,都隐晦地表达了对邰家的支持态度,至少是保持了中立和沉默。

    联邦政府的调查工作,在那一个清晨里取得了重要的进展。虽然第二军区七名军官的自杀身亡,给联邦调查局的工作带来了另一方面的压力,但是那些工作人员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查了下去。

    进攻体育馆贵宾区的武装分子身份已被查明,那些全部阵亡的武装分子,是临海警备区特种连的士兵。然而是谁出了出兵的直接命令,谁又能够让那些忠诚于联邦的战士变成了可耻的暗杀工具,暂时没有查到。但是联邦调查局细心的官员,从体育馆地下停车场那堵新修的水泥墙中,挖掘到了另一条相当宝贵的线索。

    第一军区北半球指挥部下属工兵大队,在事前夜,接到了这个任务,而出这项命令的人,虽然已经很用心地抹去了电文中代表身份的信息片段,但是军方系统专用的二层信息烙印。却被那个出命令的人忽略了。

    一位联邦调查局特工,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在该项命令文件地核心语句层里,找到了标注身份的几个字母。

    这位特工在调查局内部有个绰号,叫做毛球,因为一年四季。他都很喜欢穿着一身合成毛衫。

    联邦调查局通过二层信息烙印往下调查,将所有的矛头对准了国防部大楼里的一位男性秘书。

    六十七宪历一月三日清晨,国防部大楼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庄严肃穆……以及空旷。建筑大厅明亮的大理石地面上用金粉绘着联邦地军章图案,沉默而表情轻松的男女军官们,在这幅图案上走过,在无比宏大的建筑内部,看上去就像联邦电子围墙那边,无边无垠的草原上,时不时行过的几匹骏马。

    前天生了什么事情。国防部大楼的上层军官已经知晓,昨天大楼旁边的培训中心生了什么,这幢大楼里大部分人已经知道。至于第二军区军官集体被捕后,有七名军官自杀身亡的消息,相信这幢大楼里负责打扫清洁的中年妇女也已经知道了。

    但是这些联邦军队核心区地人员们。依然保持着表情地轻松。唇角地合适笑意。因为这个庞大机器从来不会因为某个部件地松动或是锈蚀便会自我坍塌。

    国防部大楼地设计风格以冷峻地风格为主。外墙没有采用能吸附太阳能地玻璃幕墙。而是选择了灰黑色调地天然石材。整座建筑方方正正。而十七层楼地高度。整让这种方正地建筑风格。看上去显得有些呆板。就像是一个盒子。

    在联邦政府地内部谈话中。一般都习惯用“盒子”来代称国防部。因为在一般地事务官员眼前。国防部地那些军人们就像套在盒子里地人。无论是走路地方式还是说话行事地方式。总是那样地方方正正。有棱有角。

    在国防部大楼顶端倒数第二层。等若是紧贴着“盒子”上盖地楼层里。走廊尽头有一间十分安静与豪华地办公室。

    国防部副部长杨劲松。便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他今天一如往常那般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房间。喝了一杯茶醒醒神后。便调出了光屏上地大区军事地图。放大到了环山四州地区域。眯着眼睛认真地审看。确认联邦军队春季地攻势。尽可能地少出现一些指挥上地问题。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了。他地秘书依然没有叩开门。然后端上西红三明治。

    杨副部长轻轻摁动手中的摇控器,光屏上的地图消失不见。他沉默地走到了窗边,看了一眼窗外美丽的都冬景,然后转身坐到了沙上。

    秘书还没有来,然而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响了。杨副部长接通电话,仔细而认真地听了许久,一言不。

    然后他再次坐回沙上。这一次他没有端起茶杯,而是从书柜里找出了一瓶烈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地啜着。

    一边喝着琥珀色的液体,这位联邦军方的重要人物一边眯着眼睛想着事情,全然没有察觉自己平日里最厌恶地酒精,竟是如此地刺喉。

    他的秘书已经被请去调查,看样子再也无法回来。而刚刚电话里得到地消息,总统的安全顾问这时候已经进入了国防部大厅,正要乘坐电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杨副部长微有风霜之色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身旁的密件柜里取出一封文件,有些出神地看了起来。关于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他虽然没有参加到调查工作,但关于此事件的细节以及调查的进展,都会按照一定的时段,送到他的手中。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步步接近自己,这种滋味并不好受,知道秘书被捕的消息后,副部长的心情反而变得轻松了一些。宪历六十七年的第一天生的一切,全部是在他的授意与指示下进行。

    杨劲松副部长从前线回来后,担任过很多职务,其中最为人所尊敬的便是第一军事学院院长一职,以他在联邦地地位。足以令那些与自己合作的大人物,甚至是总统先生本身,都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自己,就像……前天夜里自杀的那七名军官一样。

    可是他不希望这样做,他放下了酒杯,来到了电脑前面。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了拥有接收权限的相关工作人员。

    “四十年前,我是第二军区机修连的一名普通士兵,我曾亲眼看到无数的联邦士兵,为了一个伟大地目标,牺牲在青龙山的土地上。四十年后,我是联邦国防部的副部长,全权处理宪历六十七年春季攻势计划。”

    “我从来不相信政客的话语,更不愿意把联邦的未来。交付给那些连血都未曾亲眼见过的人们手中。”

    “曾经担任过一院院长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军队必须在法律与联邦集体意志下行事的神圣规则。但我时常在想,如果法律与联邦的集体意志,已经变成了某些人手中地玩具,或者是他们彼此间妥协的结果,军队究竟该何去何从。”

    “一个生长在和平环境中的律师先生,在未经政府授权地情况下,与叛国者们达成某种协议,在我看来,这是勾结。这是投降。我认为自己必须阻止这件事情。”

    “也许历史会宣判我是错的,但我……死不认错。”

    电子邮件出之后,杨副部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前浮现起很多牺牲在与**军战争中的同袍,眼光再次落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这次的暗杀,就是为了阻止所谓和解协议的达成,杀死邰之源,那个历史悠久的家族会自然陷入衰落甚至是崩溃,而他们所支持的帕布尔议员。在这样的局势下,肯定无法当选总统,那么新年前那个夜晚,帕布尔议员与**军之间达成地协议……或许将永远没有实现的那一天。

    这位副部长之所以选择邰之源而不是被他轻蔑称为律师的帕布尔议员为目标,是因为在他看来,杀死帕布尔,骨子里怯懦而时刻准备投降的邰家,依然可以选择其他的政治合作伙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部长平静的目光落到了文件上一个不显眼的名字上。如果说他此时心中有什么遗憾。自然是因为他那些忠心下属们精心准备的暗杀计划。竟没有能够成功,邰家那位继承人。居然在机甲的攻击下活了下来。据事后地笔录调查,在其中起了最关键作用,接连两次挽救邰之源生命的人物,毫无疑问是那个已经死亡的年轻学生——许乐。

    杨副部长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烈酒,然后打开了抽屉,取出那把陪伴了他很多年的老式手枪,有些笨拙地倒转了枪口,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停顿了片刻,沉重而急剧地喘息了数声,然后抠动了扳机。

    沉闷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楼层。

    部长办公室的门被用力地撞开。头花白的总统安全事务顾问与国防部长推开挡在身前地宪兵,挤到了最前方,他们看着沙椅上杨副部长地尸体,看着椅后雪白墙壁上那一大滩触目惊心的红,许久无语。

    “他无法接受审判。”联邦安全事务顾问用低沉地声音说道:“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国防部长缓缓取下自己的军帽,接过身旁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那张纸,看着纸上打印的那封电子邮件,沉默许久后说道:“死不认错,这至少……是一种有尊严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