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四章 罪案调查

    (今日又是三章表示感谢,先前连撒娇那等恶心的伎俩都使出来了……呃,是真恶心,汗颜,大家伙儿能忍受恶心的,就还请投出您手中的月票,离最后的时刻……还有两天,非常紧张。)

    体育馆暗杀事件被联邦政府成功地掩埋下去,在新年的第一天,如果爆军方参与暗杀平民的大丑闻,由总统到国防部长、从联邦调查局长到临海州州长,都将无法过个好年。

    虽然他们很清楚被暗杀的目标并不是真正的平民,电话里那位夫人冰冷的语气,更让他们清楚,联邦政府必须真正地彻查此事,而不是像历史当中的无数次政治事件一般,随便找个替罪羊……可是政府依然需要向公众隐瞒事情的真相,因为任期最后一年的政府,已经无法禁受更多的风浪。

    好在那位夫人默允了政府的态度,甚至动用家族的影响力,帮助政府封住了大部分媒体的嘴。当天晚间以及第二天的电视新闻,以及各大权威的纸质或电子报纸上,都没有关于临海州大学城体育馆暗杀事件的报道,相反在娱乐与生活栏目上着重描述了简水儿小姐人生第一次演唱会的盛景。

    政府最不想面对的媒体记者,在这个事件前面集体失声,一方面是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们敏锐的嗅到了联邦内部的某种气息,他们在等待,在观看政府究竟会不会给媒体以及公众某个交代。

    然而有些散去较晚的民众,曾经在体育馆的风雪里,亲眼目睹一辆黑色机甲破壁而出,冲上了东北方向高公路……

    这些人却无法抹去自己的记忆,他们疑惑地没有在报纸上看到任何的答案,便只能让这些记忆变成了一些流传于网络留言板上的流言,以及那些向来极不入流花边小报的震憾标题。

    暗杀事件生的当天,联邦强力部门地调查工作便已经极为急迫地开展起来。因为各部各局的长官,都接到了来自总统办公室或是管理委员会某些重量级议员亲自过问的电话。联邦政府庞大的国家机器开始运转,在最短的时间内,他们就从那名叫做那多的机师,查到了更多地东西。

    一名联邦战斗英雄,四枚紫星勋章获得者。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令人不耻的暗杀者?这是需要历史评论家以及文学家去挥思路,联邦政府的调查者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里,而是直接查向了都特区。

    就在暗杀生后的极短时间内,特勤局特工、联邦调查局官员,在国防部宪兵司令部派出的支援力量保护下,分别乘坐十几辆军车,冲进了国防部大楼旁边的培训中心,在无数联邦军人惊愕的目光中,逮捕了总计九十三名来自大区前线的第二军区各级军官。

    审迅当天晚上便迅疾展开。没有刑讯逼供,没有电击的酷刑,只有明晃晃地灯光。无处不在的监控设备,还有那些像金属一样冷酷的审讯者与记录者。

    审讯没有任何结果。那些从前线归来。为联邦付出了自己青春与血汗地军官们。冷漠地注视着面前地那些官员。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与不屑。那些认为自己受了侮辱地军官。更是开始破口大骂。

    僵持了半个晚上之后。审讯方将这些军官集中在了一起。那名负责牵头调查此次暗杀事件地联邦调查局总四科主任。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些骄傲而无所畏惧地军官。沉默片刻之后说道:“身为联邦军人。有表达自己意愿地合理途径……没有人不尊敬你们曾经为联邦所付出过地一切。但是。身为军人。更应该敬畏法律。”

    “你们当中有地人知道。有地人或许并不清楚。但我想说地是。宪章局已将此次临海州体育馆事件。标识为……第一序列事件。”

    “你们应该很清楚第一序列事件怎样处理。”这名联邦调查局地高级官员眼睛微眯。寒光渐盛。“不要再试图掩盖。或者为自己地罪行狡辩!那只能让你们地家人蒙受更多地耻辱!”

    这些军官被全副武装地宪兵押回了培训中心。只不过此时他们地身份已经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而不再是前途一片光明地联邦柱石。就在这些人离开临时审讯处之后。一名官员走到总四科主任地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宪章局地央控电脑标识地是第三序列事件……再说。就算是第一序列事件。对这案子也没有什么帮助。”

    “宪章局那些老祖宗小祖宗最会玩神秘。”总四科主任微低着头说道:“这些军官哪里知道事件序列地东西。我只是给他们一些时间去想一想。去怕一怕。”

    第二天凌晨,或许是对于第一宪章的光辉本能里拥有无穷敬畏。或许是那些军官对于法律的威严有了更清楚的认识,总之这位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的伎俩明显奏效。

    没有人自,没有人交待究竟是谁组织了这次暗杀事件,那台隶属于第一军区的黑色机甲,又是通过什么途径交到了那多少校的手中,而那批被派到体育馆地军方小队,又是接受了哪方面地命令。

    七名军官在自己的房间里自杀,没有一个人能抢救回来。

    他们用这种简单地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第一宪章和法律的敬畏,保护自己的上级以及那些他们愿意用生命换取的理念。行一场总统与星云奖获得者们的晚宴,晚宴结束之后,又是一场例行的舞会,只是那些已然垂垂老矣的学者们,很明显没有跳舞的**,他们只是有礼貌而又矜持地注视着场间那一对舞伴,掌声不停响起,一切显得那样热闹而安乐。

    席格总统先生今年便要结束自己的第二任任期,看来他对于官邸舞会还真有些恋恋不舍,四周脸上浮现着真诚笑容的人们,注视着正在缓缓旋转的总统与第一夫人,心里却给予了鄙夷的评语。

    这位总统毫无疑问是联邦有史以来最不能留下印迹的总统,因为他在任期间,没有任何值得大书特书的事迹可言,他的性情怯懦而粗暴,完全没有当初他在军队里的风采,十年前的选民如果说是被媒体编织的假象误导,那五年前呢?

    但是席格总统毫无疑问也是联邦历史上最幸运的一任总统,在他的十年总统任期内,没有任何可以引起弹赅程序的事件生。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争,在他当选后便已经结束,而环山四州的**军,反正已经在联邦的腹部存在了那么多年,谁也不会指责他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必须要说,席格总统至少做到了足够的谨慎,而这其实也是一种优秀的品质。”

    一位年纪并不大的英俊官员,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陪伴了五年的总统先生,在心里给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评语,紧接着,他的脸色却微微变化了一下,走出了人群,来到了官邸西区一个安静的走廊。

    这名叫做布格的官员是总统官邸办公室副主任,他要负责处理很多事务性工作,所以哪怕是在这样一场曼妙的舞会上,他的手机依然会保持畅通,但是听到正装内袋里面手机与众不同的震动模式,他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所以表情凝重起来。

    “清晨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妇人平静的声音。

    “是的,夫人。”布格压低了声音,面带微笑与身前走过的办公人员示意。

    “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次生,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好不容易活了下来,最后却成为整个联邦军方的仇恨目标。”电话那头妇人的声音平静而不容抗拒。

    “没有人想到那些军官会选择这种方式。”布格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担心随着调查的深入,会有更多的人选择自杀或……被自杀。”

    “调查必须进行到底,我需要那些真正的凶手,为这样一件无耻的暗杀事件付出代价……我不想对政府的工作指手划脚,但我只想说,这个事件还有足够多的线索可以去抓,请你们不要将目光只放在第二军区的那些军官身上,我身为一名联邦公民,身为受害者的母亲,对于这种做法都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布格挂断了电话,陷入了沉思,他清楚邰夫人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既然如此,只有自己亲自对政府的工作指手划脚。而据调查组回报过来的消息,看来调查的方向,真的要触及那些令政府不安的方面了。

    他是政府官员,但他是事务性官员,而没有人知道,实际上他是邰家培养出来的官员。

    同样在这一天深夜,邰之源也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知道联邦政府对于罪案的调查,在转移了方向之后,已经成功地接近了核心区域,听到那位高级官员的名字,平静如他,也忍不住愣了一会儿。

    被电话惊起,从噩梦中醒来,邰之源再也无法睡去,他披着睡衣,在桔黄色的台灯旁,坐在沙上久久沉默,有些想念以前那些夜里的油饼清粥。

    最快也要等到天亮,才能通过宪章局那台无所不能的中央电脑,从芯片信号确认许乐是否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