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三章 议员阁下

    (小声地说,我今天也是三更噢……

    指戮酒窝扮可爱地说:下一章还在写,只是内容比较关键,所以写的太慢,可能会稍晚一些,大家伙儿有领导需要早睡的,那就早睡吧,明天来看也成,只是请把月票留下哟!

    只是我这头猪好像没酒窝,那就戮肥脸吧。)

    清脆的枪声,回荡在那些紧张前行的军人耳膜中,回荡在大学城北郊安静的高公路上,回荡在冰雪覆盖的天地间。

    邰之源收回了注视光屏的目光,紧紧了身上的大衣,看着远处那台破损严重的黑色机甲,皱着眉头,许久一言不。

    那个死去的军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想来过不了多久便会查到。这名军人很明显是联邦军队的王牌机师,从最开始在体育馆里的突袭,到后来公路上的操控,都展露了此人无比强悍的军事素质。

    邰之源看着公路的那边,微微白的脸颊上闪过一丝与年龄不符的沉重,今天他险些死在机甲的攻击之下,此时确认了安全,才感到了一丝后怕,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露在袖外的双手微微颤抖。

    公路尽头隐隐传来直升飞机的声音。

    额头上的血痕已经干涸的靳管家,取下了耳边的电话,来到邰之源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机甲里的军人是那多少校,四枚紫星勋章获得者,战斗英雄,隶属于第二军区特种机甲大队,任副大队长。他今天本应该在都特区参加一个国防部主持的培训。”

    邰之源沉默了片刻后,问道:“第二军区……国防部的春季攻势,应该就是以第二军区为主力。如果猜想的不错,这位那多少校一定有很多同僚牺牲于对**军的围剿之中。”

    “是的,这次在都特区的培训。就是针对春季将要对青龙山区**军基地的总攻。”靳管家看了少爷的侧脸一眼,“昨天帕布尔议员与**军达成初步和解协议,今天便有了一场针对您地暗杀行为,看来军方鹰派对于家族这次的插手,非常愤怒。”

    “先不要急着锁定嫌疑目标是谁。事后地调查与审判是联邦政府地事情。我虽然愤怒。但也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去宣判某些人有罪。”邰之源地眼神一如从前那般平静。“如果这件事情与和解协议有关。不想政府与**军达成和解协议地人……应该还有很多。”

    靳管家点了点头。虽然两人没有明说。但他们都知道。这一场联邦近二十年来最骇人听闻地暗杀事件。幕后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帕布尔议员已经在成为联邦总统地道路上迈出了最扎实地一步。联邦里地那些家族与经济大鳄们。在总统候选人中。都有自己地合作伙伴。如果说这一次地暗杀。是为了消灭帕布尔议员在联邦里地最大支持力量。那么其中或许也有那些家族势力地影子。

    这个时候。靳管家手中样式简单地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沉默地听了许久之后。对邰之源轻声抱歉说道:“警方、联邦调查局地人已经封锁了体育馆地下停车场。家族地代表也随之进入……但是暂时还没有找到您那位友人地下落。”

    “没有找到?”先前还在被追击地紧张时刻。邰之源便已经让靳管家直接跟踪政府方面对体育馆地处理。就是想知道许乐……究竟能不能在那样地绝境中活下来。此时听到没有找到四个字。邰之源音调微高。微怒说道:“生便能见人。死也能见到尸体……没有找到是什么意思?”

    “军用机甲地火力太猛。留下地……遗体基本上已经残缺不全。”靳管家忧心忡忡地看了邰之源一眼。调整着自己地语气。“政府工作人员这时候正在清理现场。短时间内没有现很正常。据那边地通报。以现场地情况来看。就算是芯片认定。也需要很长地时间。所以可能会动用生物标志认定程序。不过那需要两周地时间。”

    邰之源一惯平静地眼眸里。忽然间黯淡了一丝。想到许乐此时可能已经变成阴暗地下空间里地几片残缺肉块。他地胃便开始抽搐起来。如果许乐能够侥幸活下来。此时应该还在体育馆地地下停车场里。如果他……不幸死了……

    他强自平静下自己的情绪,回头看着靳管家说道:“不管是死是活。我等不了这么久才知道消息。想办法请宪章局那位长辈帮帮忙。”

    确认一名联邦公民死亡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通过宪章局那台中央电脑的认定。然而宪章局的电脑要负责整个联邦境内地电子监控网络。很少会专门认定特定目标的死亡,除非是特殊情况。如今宪章局的那位老局长,是邰家的旁系亲戚,虽然与邰之源已经相隔了八代,但在七代单传的邰家族系里,竟是邰家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戚。

    “如果宪章局确认许乐还活着,请他们帮忙找到许乐的下落。”邰之源向着已经破烂不堪的黑色汽车走去,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靳管家花白的头在寒风中飘拂,他带着复杂神情看着少爷地背影,虽然他知道这是少爷成长历程中第一次经历朋友死亡地打击,可他依然没有想到,少爷一惯的平静已经快要掩饰不住他内心地情绪,许乐自然是死了,要动用宪章局帮忙,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通过政府部门向宪章局出申请,再到核准,最快也要两天。”靳管家在他身后说道。

    邰之源没有回头,用沉默表示这件事情必须尽快去做。

    “任务失败。”

    联邦都特区,某条安静大街的公寓楼内某个房间。房间窗户上覆盖了一层滤光薄膜,可以防止监视甚至是军用热成像系统的窥探。微暗的房间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军人,放下电话后,面色凝重地看着桌子对面的合作伙伴,轻声说道。

    他的合作伙伴很神秘。但是向他们这一方的势力提供了足够的情报,邰之源今天将去看演唱会的消息,便是昨天夜里得到了最后地确认。

    这名军人从桌边站了起来,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低着头说道:“虽然直到此时我还不知道你身后的人究竟是谁,这次合作也没有成功。但我希望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桌子对面那个穿着灰色合成毛衫的普通人笑了笑,没有站起身来,也没有急着离开,颇有深意地看着他说道:“谁说我们的合作没有成功?虽然邰家少爷命大逃过了一劫,但我想,你身后那些人地目的也应该达到了一大半。”

    军人沉默片刻后,笑了起来:“我们都是被摆在台面上的小人物,我们所服务的对象,究竟要做些什么。谁能完全清楚……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属于第二军区那些热血的军官势力。”

    “因为你太冷静。”那个人整理了一下身上微皱的合成毛衫,走到了窗边。小心翼翼地望向了对面那幢气势极为惊人,风格刚硬的建筑,轻声说道:“我们都是旁观者,真正动手的人……还在国防部的某间办公室里。”

    军人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地随身物品,走到了那人的身后,眯着眼睛看着联邦政府国防部大楼,叹了口气说道:“身为军人,其实我很敬佩这些为了联邦的命运,勇于无视法律地同僚。”

    “而你却害得他们要去坐牢。”穿着合成毛衫的人眼瞳剧缩。看着大街上十几辆军车冲进了国防部大楼旁边的培训中心,说道:“第二军区的军官,这一次不知道要被清洗多少。”

    “没有想到政府和邰家的反应居然会这样快。”军人缓缓站直了身体,带着一丝惊惧之意说道:“那边的暗杀刚刚结束,他们居然就能查到培训中

    “自己的儿子险些死了,谁都能想到那位夫人该是多么的愤怒,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总统阁下,在那位夫人的怒火面前也要表示一下退让。”

    “我必须走了。”军人很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这个幽暗地房间。

    他走在这幢属于国防部军官的福利公寓楼梯上,取出了怀里的电话,开始向自己的上级进行汇报。

    “议员阁下,任务失败。”

    幽暗的房间里,那名穿着合成毛衫的人,也拔通了一个电话,平息了一下呼吸后,轻声说道:“议员阁下,任务失败。”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响起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把诱饵抛出去。我不想成为邰家怒火的牺牲品,想来你也不愿意。”

    那个人脸上的表情顿时显得无比震惊。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议员阁下会如此畏惧邰家,甚至不惜将自己在联邦政府里最大地支持者干脆利落地斩断。

    那名军人和那名穿着合成毛衫的人,确实如他们所言,都只是联邦里不起眼的小人物,但他们所服务的人群,却是联邦里位高权重、影响力极为深远的人。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与身份,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暂时走到了一切,与联邦军方里的某些大人物达成了默契,开始执行联邦二十年来最不可思议的一次暗杀行动。

    如今任务确认失败,他们彼此都微笑着,安慰自己,自己这一方依然可以从后续地后展中,获取某种政治上地利益,但他们更清楚,失败就是失败,而且是很彻底的失败。

    他们以及他们身后地那些大人物,必须要尽快脱离邰家将要掀起的风波,所以他们必须马上把诱饵抛出去,让联邦政府的眼光投向那片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