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二章 机甲末路

    那具黑色的机甲从体育馆的地下停车场高驶出,一路追击那辆黑色的汽车,上了被冰雪覆盖的高公路。驾控这台机甲的机师,一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完成任务的强烈决心,但是他的心态却已经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黑色机甲里的机师叫那多,他是联邦军人的典范,最优秀的精锐,四枚紫星勋章的获得者。

    他操控下的机甲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举一动是那样的简洁明了而杀伤力十足。十年前,他曾经亲自操控机甲,在联邦军队跳跃空间门的大反攻中,在帝国控属的那个星球上,杀入草原,击毁十四辆帝国机甲。

    他所操控的黑色机甲第一次露面,便像一个凶神般破开厚重的水泥墙,自水泥块与烟尘中突兀出现,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便清除了除黑色汽车区域外所有的邰家安全人员!

    这台黑色机甲完美地控制了自己扇形射击的角度,尽可能地让每一个弹着点都产生最大限度的杀伤力。以他的能力,潜伏一夜,用机甲来袭击一位联邦公民,本不应该给对方任何逃脱的机会。

    然而暗杀的过程里出现了两次意外,这两次意外都无法由他控制,更不是他的责任。

    第一个意外就是那辆黑色的汽车。

    黑色机甲里的联邦少校那多,从来没有想像过联邦里居然会有如此坚固的汽车。虽然他非常清楚自己袭击的目标是谁,那个年轻人背后的家族拥有怎样恐怖的实力,可是……那毕竟是一辆黑色汽车,而不是机甲!

    怎么可能打完了一个链式弹匣,那般恐怖的火力,居然也只在这辆汽车的车身上留下那些难看的金属深坑,而没有击穿对方!

    正是因为黑色汽车无比恐怖的防御能力,让车内的靳管家活了下来,更给了反应奇快地许乐和邰之源两个人生存的机会。

    对那多来说。今天执行任务当中的第二个意外便是那名穿着西林军服的年轻人。

    这名优秀地机师。不知道为什么目标地身边。会忽然出现一名西林军人。但他起始地时候并没有在乎那个非目标……直到对方悍勇而疯狂地向着自己机甲地机械腿踹了那一脚。

    当时地情况很像联邦里地一句谚语:高公路上。一只可怜昆虫正举着自己地甲臂。耀武扬威。试图阻止一辆高运行地车辆。

    然看这个看似疯狂而愚蠢地动作。却成功地干扰到了黑色机甲地主炮射!

    那多不明白在自己地手中一向无比稳定地机甲。为什么会在那一刻出现了些许颤抖。无论是自动平衡仪。还是自己地手动操控。都无法进行最后地校准。从而让伽工主炮地第一次射。居然偏离了目标。

    这是那多军旅生涯二十年当中。从来没有遇见过地怪事。那个年轻地西林军人地一脚。得需要有多大地力量。才能撼动重达数吨地机体?而且那一脚地力量又怎么能干扰到了机甲内部地控制系统?

    便是此时高行驶在冰雪公路上。那多依然觉得一向如自己身体般地机甲体内。似乎依然有那么一丝若隐若现地波段干扰存在。让他地操控一直不是特别顺畅。所以一直跟着那辆黑色汽车。却无法快靠近。

    联邦公民大多数是唯物主义者,尤其是都星圈这三个行政星球上的人们。军人那多感觉到了自己的机甲出了一些小问题,但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是先前那个年轻西林军人的手段依然在在影响,他下意识里判断为,前方邰家的那辆黑色汽车。正在使用某种干扰设备。

    从地下停车场开始的追击,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黑色机甲看似凌厉的追击,却总是无法触及到有效攻击的范围内。机甲地动力依然十足,但自携的弹药却剩下的不太多,那多珍惜着自己每一次的射,不愿意浪费。虽然他露在黑色头盔外的半张脸依然冷峻而平静,但非常不好的推断已经开始在他的心中生起。

    这名联邦精锐军人的信心已经渐渐消退,感到了一丝心慌。一点淡淡的绝望。虽然这场追击生在人迹罕至地高公路上,但毕竟还在联邦内部最核心地区域,政府的强力部门所做出地反应马上就会到来,他今天此行的任务看样子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便在此时,远处天边如有雷鸣响起。

    那多盯着眼前光屏上出现的七个光标,确认是联邦的战斗机,确认这七架先进的战机以低空通过的方式,躲过了机甲覆盖方圆二十公里的监控雷达设备……机甲内部的警告声响了起来,提醒他战机已经锁定自己的机身。随时可能被攻击。

    是联邦装备最多的型战斗机。最多可以悬挂九枚空对地导弹,七架飞机。那就是六十三枚。只是一瞬间,这个数据便浮现在了那多的脑海里,然而在此时他反而平静下来,今天就算失败,也不是战斗不利的责任,而是那些古怪的意外与命运在打扰他的工作。

    军人那多坚毅的面部线条在这一刻变得像刀割一般凛烈,无数条动作指令,输入了指触式光屏,而一直保持着全行进模式的机甲,也开始在极大的电流噪音中,迅转换形态,下方的履带脱离,机械腿再次探出,在水泥地面上勾刻出深深的伤痕……

    嗖嗖声音之中,十几道灰线从天边高射来,正是联邦战机标准配备的“牛尾”空对地导弹,这些导弹擦着前方黑色汽车的边缘,射向了后方那台正以奇怪姿式快前行的黑色机甲。

    便在此时,黑色机甲机械腿猛然在地面上一蹬,整台机甲在高的状态中忽然前倾,像是要扑倒于地,然而机身却是凭恃着惯性,在空中翻转腾挪了起来。做出了一个类似于战机偏翼的美妙动作,在密集的导弹群射中,找到了唯一的那条通道,滑翔向前,竟是躲了过去!

    那些恐怖的导弹,擦着黑色机甲巨大的体身偏过。击中了高公路地路面,生了爆炸,不知掀起了多少冰雪与水泥路面,烟尘顿时大作。

    然而一枚导弹却是射在了黑色汽车与机甲的中间,机甲虽然在极危险的一瞬间内,成功地挽救了自己的生命,却无法避开在自己身前水泥地面上爆炸的那枚导弹……

    那枚导弹直接在机甲身前二十米的地方爆炸。

    黑色机甲在最后这一刻,依然展现了自己强大地战斗力,输出功率瞬间越锋值。冒着机体脱控的风险,那多操控着机甲在地面上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跃起动作,避开了导弹所造成的冲击波。直接向着天空飞去。

    然而令人感到恐怖的是,那枚导弹爆炸后,比烟尘的升腾更快,在一连串奇异尖锐的呼啸声中,弹体猛然炸出无数道反衬着雪光的线状物质!

    黑色机甲避开了正面的冲击波与弹片,在空中却根本无法避开那些丝丝缕缕,像柳絮一样四处乱飞地反光线状物质。

    嗤嗤嗤嗤,那些细碎的线条就像是有磁力一般,迅粘在了黑色机甲光滑而紧固的表面上。那是一些深色地类似于石墨束般的东西。

    “电磁束炸弹……”机甲内的那多心头一寒,放弃了所有的希望,联邦救援部门,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飞机悬挂了专门用于针对机甲的电磁束炸弹,他再也没有任何逃脱的希望。

    滋滋电流声响起,那些粘乎在黑色机甲表面的深色金属线,开始猛烈地闪耀出蓝色的电弧光芒。此时机甲依然在惯性地作用下,在空中悍勇地滑行。瞬间被蓝色电弧光芒笼罩,显得无比诡异。

    蓝色电弧光芒瞬间消失,却似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动力,在空中的动作猛然一僵,就像断线的傀儡一般,重重地摔落在了地面,然后僵硬地向前滚去,在水泥路面上,撞击出了一个大坑。碾压出一道笔直的痕迹。导弹之后。战机终于飞临,几道闷响几乎同时响起。对地空炮所射的弹体,在地面上深深地犁出数条深沟,水泥四溅,烟尘一路行来,直指那台已经丧失操控能力的机甲。

    无数声闷响,同时在黑色机甲的表面响起,那些坚固的机甲合金护甲,在威力强大地空炮射击中,开始变形,开始洞穿,开始破损,开始变成像垃圾一样的存在……

    没有警笛响起,联邦第一军区的特种小队,沉默而警惕时靠近了公路正中间的那台黑色机甲,在他们的身后,火力储备已经全开的装甲车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台黑色机甲的控制系统被战机的电磁束炸弹摧毁,又被空炮残忍地密集扫射了一番,整个机身已经变得无比破烂,十分凄惨地歪斜在路面上,看上去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的作战能力,然而在联邦军人地眼中,机甲是最强大,也是最不可捉摸地作战机器,他们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生。

    黑色机甲的舱门缓缓打开,机甲下方地路面上,那些军人抬起了手中的枪口,后方的火力构件金属碰撞声纷纷响起。

    取下了头盔,那多抹去了被震出唇角的鲜血,他冷漠地看了一眼逼近机甲的那些士兵,听着那些有些模糊地命令自己弃机投降的声音,缓缓摇了摇头。

    先前面对着那七架联邦飞机的时刻,其实他有信心至少可以击落一架冒险低空飞行的飞机。就算此时机甲的自动操控系统已毁,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控制着机甲,让下方那些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然而任务既然已经失败,他不愿意对那些军人下手,身为同袍,他们本应该在战场上一起厮杀,本就不应该成为敌对的双方。

    军人那多看着远处转弯处那辆黑色的汽车,微微眯眼,轻轻拍了拍身下微烫的金属机体,取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沉默地抠动了扳机。

    (还有两天零八个小时,间客在新书月票榜上暂时领先五百票,刀光剑影啊……全指着兄弟姐妹们的支持了,我要当第一,我要当第一,碎碎念中,请投月票吧,诚恳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