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一章 身

    被许乐命名为“飞刀”的电击棍,被他巧妙地改造成了多重用途工具,前端的电击效果依然保留,把手后面却设计了一个可以伸缩的匕锋尖。先前那刻,他电昏了一名武装分子,右肘一抹,虎口紧紧握着的匕便向最后那名武装分子的咽喉处刺去。

    但没有想到,在最后的时刻,那名武装分子居然将手里的冲锋枪变成了冷兵器,直接格住了他的手腕。

    长年经受残酷训练的军人,身体拥有强悍的力量,尤其是他拿着的是一把枪,而许乐拿着的只是一把小匕,两相比较,只不过瞬间,从手腕处传来的剧震,便让许乐感到了不妙。

    此时重伤之余的他,早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使用,苦练了很多年的那些奇怪姿式,成了无源之水,又受了伤势的拖累,无从力。

    隐隐的亮光里,看着近在咫尺那个人冷漠而噬血的眼神,许乐感到浑身冷,就如同裸露在体育馆外临海州的风雪之中。

    便在危急关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再次从他的腰后生出,迅向着他的上半身涌去,直接通过了他颈后某个区域,传到他的双臂!

    许乐没有来得及享受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便闷哼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一阵剧烈而深入骨髓的疼痛,在他的颈后某处炸开,炸的他双眼通红,瞳也紧缩,嘴唇不停颤抖,裸露在外的皮肤直欲裂开一般的痛楚,而他的脑子里更像是有无数根针在不停地穿插……

    “啊!”

    一直沉默,习惯沉默,哪怕自忖必死时,也只是轻声或在心里骂着脏话的许乐,在这种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下。终于叫出声来!

    随着这声凄厉的吼叫,他的左手搭在右腕之上,顺着那股痛楚向前一送。

    噗哧一声。

    在巨大沉重而无比坚固地机甲面前。许乐只是一个肉身凡躯。再如何强大地力量。也只不过让机甲颤抖了一丝。而和一般地普通人比起来。被封余教了很多年地他。其实比那些铁打出来地军人。更像是一个机器……不是冷酷地杀人机器。而是他地身躯。他体内地肌肉纤维。神经束乃至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地向着第一序列机器地方向迈进。

    在机器地面前。再强悍地军人又如何能够抵挡?

    那把从手柄后方探出来地匕锋尖。就像是撕破一张薄纸轻松地突了过去。瞬间将那名武装分子地手臂震开。那柄冲锋枪震飞!

    许乐在无比痛楚状态中下意识地最后一刺。竟让那只小小地匕生出了摧枯拉朽地感觉!

    鲜血一飙。这柄匕轻松而随意地刺入了武装分子地咽喉。便往地上瘫去。在此时他地身体里再也找不到丝毫地力量。那股剧烈地痛楚依然在他地颈后不停地散着波动。一万根针。一亿根针在他地脑内扎进抽出。完全让他忘记了自己地废腿还有那些枪伤。

    就在倒地前的那刻,他的余光……无比痛苦地看到先前被自己电晕的那名武装分子,此时正试图从地面上爬起来!

    看来这些军人所穿的作战衣。对于电流也有一定程度的抵抗作用!

    许乐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昏过去,而且再也无法醒来,因为除了昏厥,没有别地方法,可以让他的身体能够承受颈后那种痛楚,这是人体为了保护大脑而自然形成的本能反应。

    如果那名武装分子爬了起来,面对着昏厥中的自己,那自己死定了——许乐在昏过去之前的那瞬间,有些无奈地想到了自己无比悲惨的结局。

    此时此地。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他,他必将死亡。就在死亡前的那刹那,许乐的脑子里闪过很多人的画面,想到了很多事情,就像电影里拍地那样,可是他悲哀地确认,这并不是在拍电影——

    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小爷我见过简水儿了。也有过女人。就算死了,这人生间走的一遭也算圆满。人活着。不就是要做对的事情?死,不是因为邰之源,不是因为那些自己根本不知道的政治倾轧或者黑幕,只是为了……那些人这样做是不对的,所以自己就应该阻止他们。只是……只是……自己还这么年轻。

    许乐被施清海影响,用小爷的自称,在脑内快地向自己交待了一篇遗言,然后重重地摔落在满是污水的水泥地面上,双眼一黑,就此昏了过去,那张陷入昏迷的平凡脸庞上犹自挂着一丝苦笑。

    繁华的临海州大学城,因为入冬后地严寒与暴风雪,而变得冷清了许多。而今天简水儿在联邦地第一场演唱会,却将繁荣热闹重新带回了这一大片城市群。

    看完了演唱会的人们,余兴未消地离开了体育馆,沿着达地公路与轨道交通网络,往各个校园或是临海州本市散去。在体育馆东北方向,有一条高公路却与别的地方相比格外冷清,因为这条高公路直接通往联邦另一个州,需要在冰原与高山间行进约十二个小时才能抵达,在这样冷酷的天气中,没有谁会选择经由这条公路通行,更何况因为连续的风雪天气,这条高度基本上已经处于半关闭状态。

    然而此时这条半关闭的高公路上,却有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汽车在飞行驶。

    因为处于半关闭状态中,联邦交通管理委员会将这条高公路的自动加温除雪功能连同关闭,道路上的积雪很厚。这辆汽车一路碾压过厚厚的积雪与冰屑,已经无比破烂的车体竟是没有丝毫偏移,依旧稳定地保持着平衡与稳定。

    黑色汽车一路驶来,沿路竟没有见到一辆汽车。邰之源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双向安全带紧紧地扣住他的身躯,他的表情异常冰冷,双眼淡淡地看着窗外不时向后掠过的冰雪荒原。

    “目标再次接近。预计七秒钟之后,进入攻击区域。”

    黑色汽车地央控电脑,再次出警告声。邰家为自己继承人准备的座驾,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无比强悍的存在,车载央控电脑的智能判断程序。竟隐隐有些与太空飞船央控电脑相似的感觉。

    电脑的语音刚落,黑色汽车后视光屏上,便出现了一个令人惊心动魄地画面——

    只见高公路后方不远处,一台黑色的军用机甲,正以一种不可阻挡的姿态快迫进,那台机甲已经完全转成了行进模式,伴随着巨大机体破开空气的震荡声,机甲的合金履带不停碾飞冰雪,压毁高路面的水泥块。声势十分惊人!

    而黑色汽车里的邰之源与靳管家的脸色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从体育馆地下停车场出来之后,没有经过邰之源的命令,靳管家便很自觉地选择了东北方向这条人迹罕至地高公路。虽然这可能会给后方军用机甲的追击带来一些便利。但是至少可以保证军用机甲的攻击,不会在联邦民间造成太大地恐慌。

    那台黑色军用机甲从体育馆里杀出,追击汽车而去的景象,自然落在了一些联邦公民的眼中,但只要战争不是生在人员密集的地带,将来总是可以被遮掩下去的事情。

    沉重的军用机甲,一旦马力全开,在平原开阔地带,可以轻松地越坦克或是装甲车。就算在民用的高公路上,追上联邦昂贵贵的跑车,也不是什么难以相信的事情。

    但是被邰家安全人员当成信心保障地黑色汽车,当然是特制的产品,本不应该只能达到一百多公里的时……或许是因为在地下停车场里,那辆黑色汽车被攻击的太过惨烈,动力装备受到了损害,度始终无法提到极致。

    黑色机甲对黑色汽车的追击已经持续了两分钟,此时冰雪覆盖的

    道路已经进入了没有什么建筑的荒凉地带。

    后方的黑色机甲追的更近了一些。眼看便要进入机载武器地攻击范围,靳管家依然是一脸沉稳,轻声说道:“太不安全,要不要甩掉它?”

    看来邰家的这辆黑色汽车不是不能甩掉后方的机甲,而是基于某种原因,一直隐忍不。

    “不要。”邰之源的眼睛盯着窗外的冰雪,心情比冰雪更加寒冷凝重,他的手紧紧地抓着车窗下的扶手,指节用力。微微白。就在先前那一瞬,他的心里忽然颤抖一丝。有些酸痛,像是体育馆里生了什么他不愿意想像的事情。

    “军方地人参与到了暗杀平民地行动,等于叛国。”邰之源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在第一宪章地光辉下,他们都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不可能交代什么情报,既然如此……”

    “不要给他们机会逃到大三角去。”

    “让他们都死……尤其是这台机甲。”

    靳管家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几声怪异的鸣叫,似乎有某种飞行物正在快靠近,而且是以低空的姿态,所以才会震的空气不停嗡鸣,公路两旁的冰雪不停颤抖。

    靳管家的眼睛微微一眯,轻声说道:“他们来了。”

    说话间,冰雪公路的尽头天际线上,七个黑点迅靠近,在视野里迅扩大,露出了它们的真面目。

    嗡的一声,公路两侧冰雪大震而碎,七架联邦最先进的战斗机,以低空作战的姿态高飞行,扑向了黑色汽车以及汽车后方的那台骁勇的黑色机甲。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