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六十章 生与

    (好久没写打架了,原来写起来还是那么有意思啊……下一章还在不停地写,争取早些更,反正今天睡之前是一定会更出来的。另:更新的时候忽然又现了异常情况,土豆的票又冲上来了,实在是令人无语……大家手里还有月票的,请挤一挤,就像许乐挤压自己最后的力气那般,拜谢鞠躬下台。)拣到的那把枪械瞬间喷吐出火苗,照亮了枪口前的水雾,泛出了一道艳丽若彩虹的折射光线。他右臂抬的极高,挥动的极快,那道火苗与四周瑰丽的光线折射迅疾散开,就像是一道忽然打开的红色扇面。

    噗噗几声闷响,不知道有多少子弹射中了那些武装分子,又有多少子弹射中了坚硬的水泥墙壁。黑暗之中,只能见到六七名武装分子影影绰绰的身影,其中一个黑影闷哼一声,脖颈一折倒了下去。

    许乐没有参过军,只是为了国防部的机修士官考试,记下了无数军中的作战条例与作战阵形,其实这些知识对于他的考试来说,并没有太多作用,但是封余大叔让他学,他便老老实实地学了,没有想到在此刻却起了作用,在紧张中胡乱散射的子弹,居然成功地击中了一个目标。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开枪,手腕处沉甸甸的感觉与微微**的反冲力,让他躺在水泊中的身体有些不适应。这把制式连枪式应该是属于某名邰家的安全护卫人员,只是那名安全人员早已死在了那台军用机甲的突袭之中,尸都不知道碎成了多少片段,也幸亏这把枪械的保险早已打开,才让许乐能在第一时间内完成了射击。

    许乐的反应很快,更令人敬佩的是他那永不服输,沉默而坚定的性格,被机甲震飞到地面上,他下意识里的动作便是在地上摸索到了一件武器。要为自己地生命不停歇地进行奋斗……哪怕仅仅是挣扎。

    黑暗中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目标,许乐举枪射击的右臂抬的极高,饶是如此,那群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依然准确地判断出了他的方位,一阵急促地弹雨响起。尖锐的破空之声大作,无数水花与水泥碎片被击起乱飞!

    只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许乐靠在后门急促地呼吸,胸膛不停起呼,感觉着右臂上的几处痛楚,知道自己溜进门后之前,已经被那些武装分子击中,只是在黑暗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中枪的位置在哪里,只知道右臂上多了一道贯穿伤。子弹射中了他的上臂,鲜血正在流淌,痛楚正在摧毁着他的神经。

    只是被蚊子叮了一口!黑暗中的他脸色苍白却无人见。双眼明亮到了一种十分可怕的程度,他大口地呼吸着,不再理会那些武装分子能不能听到,不停地重复着与蚊子有关的话语,说服自己不要在意自己受地伤,说服自己在这样的艰难时刻,自己还能活下去。

    比枪伤更严重的,是他右腿地伤情。先前为了震动那台庞大而沉重的机甲,他将体内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了腿上踢了出去。虽然成功地破坏了机甲伽工主炮的攻击,然而那股巨力的反震,直接毁了他的右腿,此时他的右腿正以一种很恐怖的姿式扭曲着,里面断裂的骨头正在戮着他红肿地腿部肌肉。

    很痛,痛到极致却是麻木,许乐根本感觉不到。

    地下停车场地雨水还在喷射。血腥味比先前淡了一些。焦糊味道却是越来越重。不知道体育馆远处被机甲主炮击中地房间。是不是正在燃起熊熊烈火。

    许乐躺在地上沉默地握着那把陌生地金属枪械。门地那方是几名参与暗杀行动地武装分子。那几名武装分子很明显有军方背景。习惯于跟随机甲进行编组行动。然而对于单兵作战。也并不陌生。

    这种沉默而气氛紧张地对峙并没有维持多久。至少不像许乐此时感觉地那样久。那群武装分子没有太多地时间陪他耗。他们必须赶在联邦强力部门反应过来之前撤退。虽然在第一宪章地光辉下。他们就算撤退。估计也很难出联邦。

    突突突突枪声再起。无数子弹射击在那扇沉重地门上。溅起火花与碎屑。如果地下停车场地这扇门不是金属打造。只怕此时门后地许乐早已经被打成了马蜂窝。

    门后地许乐尽可能地像缩着身体。以免自己被那些在通道内四溅地流弹波及。根本不敢抬头。也不敢动作。然而那把枪械却被他有意识地举了起来。对准了身旁某个角度。这完全是出自他地直觉。

    枪声初停。一道凌厉地身影便扑了进来。许乐地食指轻轻一抠。子弹从自己手中地枪管里喷射而出。直接将那个身影击倒……

    然而他抠动食指之后,才现自己错了,因为这并不是那群武装分子中地一人,而是一名被机甲弹片削去了半截身体的安全人员尸!

    许乐双瞳紧缩,知道自己到了生死间地那一刻,本又空空荡荡的身体内,不知何时又涌起一股新生的力量,他闷哼一声,用唯一完好的左腿一蹬门背,强行在地面上向侧方滑动半米距离。

    就在他滑动的时刻,一枝黑洞洞的枪管悄无声息地从门后探了出来,击中了他原本所呆的地方,激起一片火花险之又险地躲过这拔射击,许乐微眯的双眼绽出一道极亮的光芒,猛地往侧方一扑,手中的枪械再次开火。

    双手端着冲锋枪冲进门来的那名武装分子顿时被笼罩在这蓬弹雨之中,子弹击中此人的防弹衣,出沉闷的响声,将他直接击的重重撞在了门上,出一声巨响。

    许乐枪口微提,直接将此人的头颅射成了空高坠地的西瓜。里。就像是一张传说中怪兽的大嘴,似乎要吞进一切的生命。门对面的武装分子们应该是这般想的,而门后地许乐更是这样想着,他艰难地半蹲靠在墙壁上,不知道手里的枪械还能剩下多少子弹。

    他本应该去拣那名死去武装分子的冲锋枪,但他只是小心翼翼地向着那边移动。将自己的身体躲在了那具死尸的身后,右手缓缓垂下,摸到了自己的靴子旁边。

    便在这个时候,许乐身后那条安静黑暗的通道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轻,不是小孩儿便应该是体重极轻的女人,脚步声应该不是一个人。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居然体育馆里还有民众没有撤出去。许乐地眼眸涌出极深的忧虑,如果让那些无辜的民众来到这里,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地。我**的。”许乐面无表情地说着脏话,不知道这些脏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他那双永远笑眯眯,显得诚恳无比的眼眸却是越来越亮,越来越绝决。

    “不要过来!”他对着黑暗后方那些脚步声的主人大喊了一声。

    随着他的声音出现,门外的枪声再次密集响起,枪火割裂了许乐面前的空间,他根本无法进行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武装分子的身影冲了过来。进入了门后。

    “我**的!”许乐轻声骂了一句,然后朝着那两个身影扑了过去。那两名武装分子,明显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悍不畏死地躲在这么近地地方,更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快。

    许乐此时的动作确实极快,在生死之际,他暴了体内所有力量,那些颤抖开始挤压着他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似乎要将他每一对肌肉纤维都挤出点滴的力量来。

    他就像是一道灰影,扑了上去。在极短的距离内抠动了扳机,点射倒了稍远一些的那名武装分子,瞬间丢掉了手中的枪,便在枪械离手的同时,他身体猛地撞到了另一名武装分子地身上。

    突肘,击中对方的咽喉软骨。

    顶胯,用自己的腰侧硬骨,狠狠地顶中对方的**要害。

    探指,指尖狠狠地戮进了对方的眼窝。

    从矿坑开始的练习。到梨花大学当门房后也没有一天落下。艰苦的训练。让封余大叔教给许乐的十个姿式已经变成了他身体的某种本能。就在这一瞬间内,他地实力全面暴。淋漓尽致地挥了出来,那种舒畅而暴戾地感觉,竟是让他忘了自己拖着一条废腿,身中数弹。

    全是诡异而壮烈地进身技!

    喉断,阴囊碎,眼珠绽,鲜血汁液狂飙中,那名武装分子哼都没有哼一声,便在许乐的身前倒了下去。

    然而此时他地身体已经暴露在了门口。许乐没有丝毫停顿,顶着那具武装分子的尸体,沉默而勇敢地冲了出去。

    笃笃笃的中枪声响起,许乐突肘的右手忽然出现了一件金属工具,他的手指一摁,一道幽蓝的电弧顿时照亮这片地下停车场的角落。

    侧方的一名武装分子被电弧击中,身子一抽倒了下去,手中依然在扫射的冲锋枪子弹,却是射中了一名同伴的大腿。

    许乐冲了过去,手中的电击棍刀尖已经探了出去,直接戮向了那名向着地面跪倒的家伙。然而这些武装分子不愧是军中的精锐士兵,虽然被许乐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数,莫名其妙地杀死了好几位同伴,可是这个被同伴误伤的家伙,在这关键时刻,依然展现了联邦军人极为优秀的单兵素质。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这样近的距离内,无法举枪射击,那名武装闷哼一声,在极短的电弧照明时间内,看清楚了许乐刀刺的方位,将手中的冲锋枪一格,极为巧妙地格住了许乐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