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九章 风

    (看见大家砸的月票,看见间客不停地往上冲,无比感激之余,确实像大家在书评区说的那样,有些诚惶诚恐了,无以为报,总不能老来质量说事儿来报……今天我努力写三章,谢谢大家可好?不要嫌我懒,我是真懒,真没有那个爆的体质,我努力写努力写,今天睡之前一定再更两章,非常感谢大家,鞠躬下台。ps:今天这章节名自然说的是唐吉诃德那个可爱的家伙,许乐亦如此。)

    他是父母双亡,幼妹夭折的孤儿。他是诚恳善良的年轻人,喜欢帮助邻居,扶老太太过马路。他是机修方面的天才,他是创造了梨花大学多项纪录的旁听生,他是对人诚恳,对己诚实的小人物,他是……一个有能力有品德有担当的三有青年。

    但他也是自幼在矿坑与地下道的黑暗里长大的少年,是一个体内拥有神奇力量的联邦逃犯,有时候他自己都忘了,很多年前他就已经是一个敢于杀人的沉默少年。

    在那个深沉而充满了哭泣的夜里,十岁的许乐,用垃圾场里捡到了一根废弃机甲肘部液压管尖,戮死了一个河西州的黑道大佬。

    充满了血腥味与压抑气氛的地下停车场里,未满二十岁的许乐,像一只豹子般从地面跃起,像一道黑烟冲到了那台军用机甲的下方,不假思索,浑身颤抖,狠狠的一脚踹在了那根显眼而欠踹的液压管上。

    在他的一生里,液压管这种东西或许真的和他很有缘分,每次都能见证他最恐惧、对自己最狠,最绝的那种时刻。

    无论联邦科学家再如何挥自己的想像力,机甲这类庞大的机器身躯,控制系统与结构系统的最关键联动装置,依然像无数万年前地时代一样。全部是这种最原始的液压装置。也曾有科学家提出过别的设计,然而冷酷无情的战场实践早已证明,只有最原始的才是最可靠,最坚固的。

    机甲地机械腿至少有七根以上粗细不同,用途不同的液压管。大部分隐藏在护甲之下,有的深在合金构架之中。而袒露在外的那根液压管全部由合金一次成形,比人类的大腿还要更粗,坚固到足以抵抗密集火力的打击,所以设计者从来没有想过在这根液压管之上,再安装什么防打击装置。

    因为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机修师封余那样的怪物。

    许乐身体剧烈的颤抖,体内那股巨大的力量,瞬间通过他体内地无数路径,全部递送到自己的大腿上,自己的关节上。自己地脚上……那只挟着猛烈呼啸声的脚,狠狠地踹在了冰冷而坚固的合金液压管上,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脚下的那双皮靴。在接触到液压管的那一刹那,便开始变形,撕裂,在极短的时间内,绽放成无数碎片,就像蝴蝶一样在许乐的脚畔飞舞挣扎,却没有来得及飞走。

    那股自他腰后地力量。从脚底传至液压管上。只见液压管上地金属光泽竟是黯淡了一丝。然后微微一颤……旋即却是回复如初。冰冷地金属根本没有一丝波纹。

    液压管没有断。更没有像一年前在河西州郊外被封余击中地那台机甲一般。沐浴在如瀑布般地机油中。颓然倒下。那台黑色地机甲一动不动。冷酷地对准着将要逃离地下停车场地黑色汽车。轰出了自己地主炮!

    在这一瞬间。许乐觉得自己地脚踢中了一块铁板。不。是踢中了一个生根于地面地铁柱。一股足以令人昏厥地痛苦。从他地脚底传至踝部。再传至膝关节。最后传到了他地大腿根部!

    他甚至能感觉到。无数条裂痕。从自己地脚趾头开始伸展。无数地肌肉纤维开始撕裂。腿骨也开始裂开!

    手无寸铁地人类。用自己地血肉之躯。向着庞大地金属机甲起了进攻。这是一种疯狂地举动。而从那台机甲金属躯体传回地无比巨大地反震力。更是证明了这种挑战。显得过于悲壮而没有效果。

    许乐直接被反震力震地飞了起来。控制身躯地力量早已被机甲反震成虚无。他地身体像一只断线地风筝般颓然飞至空中。

    巨大的痛楚还未来得及完全占据他的脑海,腿骨却已经全碎,在空中无力垂下。他感觉自己的骨头全部已经被震散架了,胸腹部开始有一股甜甜的感觉在蕴积……

    被震飞的许乐,在空中飞舞着,眼眸里的余光看着面前的黑色机甲,,他知道自己不是封余大叔,没有以一人之力制服机甲的本领,他本身也没有这种奢望,所以他没有失望,更没有绝望,眼眸里反而燃烧起了无比快意的火焰,因为他知道……这一脚绝对起了效果,只是效果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黑色机甲机械腿处的那根液压管,在他的脚下只是微微一颤,便回复了平静,但在肉眼与机甲监控系统都没有现的地方,在那些管腔内被绝对密封的流动液体之内,在那些机甲控制系统所依赖的电感元件线路之间,一股颤抖开始蔓延!

    就像此时痛楚与骨面裂痕在许乐身体内的蔓延。

    那丝颤抖与许乐先前的颤抖何其相似。

    许乐结束自己被震飞的旅程,头部向后一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重重地摔落在了地面。

    就在他落地的同时,黑色机甲也已经完成了主炮的射。

    联邦里有一句谚语,当你开始旅程时偏移正确方向一公分,当你结束旅程的时候,你会现自己已经远离了目的地一千公里。

    许乐的脚面踹到液压管上,将体内的颤抖力量全部传递过去,让液压管内的密闭液体在瞬间内产生了一丝变形,这本是机器程序绝对不会允许生的误差,但这个误差在那一刻生了。大概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等级的波动,伴随着液体地荡漾。传递到了庞大机甲的身躯内部,逐渐蔓延,经过那些电路元件线路,经过那些电流与数据流的通道,蔓延……而且被逐渐放大。

    黑色机甲的右半部机体在那一瞬间,在肉眼看不见的程度内。微微颤抖了起来。

    零点零一毫米等级的波动,传到黑色机甲地右机械臂时,已经变成了一毫米的误差。主炮甚至已经出了一般的度概念,只见地下停车场内的空气骤然间出现了一道漩流,漩流的正中间是无比空洞的……空洞!

    就在主炮瞄准的路线上,地下停车场三堵厚厚地水泥墙面,几乎在同时出现了篮球大小的三个洞口,三个洞口被切削的无比整齐。处于绝对地直线上,洞口的那方便是正在加逃离的黑色汽车!

    然而因为低于毫米等级的误差,这恐怖的一炮却是擦着黑色汽车的车顶轰鸣而过。直接又击穿了两道水泥墙,不知道落到了何处——瞬息后,体育馆地下层远处的某个房间内,响起了一阵极为恐怖的爆炸声,整个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

    直接射穿了五道水泥墙,最后引出如此剧烈的爆炸,军用机甲地伽工主炮的威力,实在是太过惊人,实在令人难以想像。如果这一炮直接轰到了黑色汽车上,车上的邰之源和靳管家,会死的多么难看。

    落在水泥地面血泊中的许乐,被这次爆炸震的再次从地面弹起,身体无一处不剧痛,然而被血水变的微红的目光,看着远处黑色汽车终于驶离了地下停车场,他忍不住咧开嘴,在硝烟中露出白白的牙齿。快活地笑出声来,同时右手在身旁半具残破尸体地身边,摸到了一把冰冷的枪械。

    那台巨大的黑色机甲明显没有想到自己的主炮攻击居然会偏离目标,虽然先前在那个人类疯狂地踢了机甲之时,机甲操控舱内的机师感到了一丝讶异,但是强悍的神经控制,逻辑判断能力以及身为军人服从命令的本能,让他根本没有理会那个疯子用脆弱身躯踢出来的一脚,只是瞄准那辆汽车。出了主炮。

    这时候机甲内的机师。终于察觉了机甲脚下躺着地那个穿着绿色军风衣地家伙,好像有些不同寻常。然而他却没有时间去探寻这个家伙体内的不同寻常究竟在哪里。就在黑色汽车消失于地下停车场地那一瞬间,这名机甲战士通过联络器向自己的随队士兵出命令,同时双手如风,在指触式光屏上输入了十七条数据指令。

    在巨大的电机响声中,这台庞大的机甲猛地滑动了起来,就像一名滑冰运动员,凭籍着合金脚上的履带式装置,在狭小的地下停车场内快启动,瞬间内提,黑色的金属机身伴随着漂亮的前行滑步动作,向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追了过去,只留下一阵刺耳的空气震荡声……

    黑色机甲追击的如此果敢,如此绝决,如此冷漠,根本看都没有看一眼引起他无限兴趣的许乐,用人类身体成功地让自己主炮生偏差的许乐。

    除了联邦军方的特级王牌机师,谁还能做出如此迅捷的反应,如此漂亮的操控动作?

    庞大而恐怖的黑色机甲追击着邰之源所在的汽车,伴随着烟尘与空气震荡声,消失在了出口处。许乐此时震惊之余,却根本无法去担心邰之源的死活,因为他此时只能担心自己的死活。

    安静的地下停车场间,充满了焦糊味与血腥味的场间,四周被机甲火力击成酥皮的水泥墙壁,依然不停簌簌坠落水泥块与钢筋碎片,停车场隔断水泥墙上那五个触目惊心的浑圆弹洞,正在冒着青烟。

    停车场内的灯光早已全部熄灭。因为为爆炸和高温而自动感应的灭火装置,不停喷吐着水花,就如同是在下雨一般。此时此景,像极了雨夜,那个许乐第一次杀人的雨夜。

    他看着雨水中逼过来的那几名武装分子的身影,知道对方一定带着夜视设备,自己只怕便要报销在这里了……他脸色苍白,紧抿双唇,心头冰冷,却一声不响,右手猛地挥起,手中扣着的枪械开始突突响起,艳丽的枪火照明了漆黑落雨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