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二章 生硬的舞蹈

    身在矿坑土坡上,面对西方静夜空,暗沉昏红的野兽都市在身后,东林大区天穹上的星光那样的黯淡,就像是有无穷层纱,笼罩在大气层的最上方。就在这样一个光线幽淡变幻的环境中,许乐模糊的身影正不停地进行着扭曲拉伸,依照某些即定的套路,探脚,拧腰,沉身,出拳,翻腕,递肘……

    封余在旁边平静的看着,一言不。已经一年多了,少年已经将这一**作记的滚瓜烂熟,没有丝毫差错的地方,甚至连手指尖斜拖而下的那个角度,都不会偏差一分。

    这一套看上去并不复杂的动作,很明显不能算是体操,因为套路显得有些散,而且动作太过缓慢,更像是一种舞蹈。问题在于和上林歌舞团的那些名优们相比,这种舞蹈却又显得过于生硬。

    生不是生涩,而是生熟的生,许乐的动作有一种血淋淋的,完全没有被火烤过,极难嚼动的筋骨生肉的感觉。

    硬不是生硬,而是操作室里用来当承刀面的强化有机玻璃,又像是东林星草皮下无穷无尽的石头,一味的坚硬,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干脆利落。

    这套“生硬”的舞蹈分解开来,大致上有十个动作,每两个动作以相反的方向踏出。待最后许乐认真收回踏出的右脚,以奇怪的姿式蹲起身来后,这一**作才算完全结束。

    看上去并不复杂,运动量也并不怎么大,但是许乐的脸上已经蒙着了一层热腾腾的蒸气,在东林大区的夜空下渗出了红晕。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背,顺着紧身背心的衣角滴了下来,由此可见,仅仅是这么短时间的动作,就让他付出了多少精力。

    许乐缓缓地呼吸着,许久都说不出话来。少年本来显得有些瘦削的身躯,此刻却像是充满了一股隐而不的力量,线条十分漂亮,也不知道再过几年,待他完全**后,这副躯壳会变成什么模样。

    保持沉默不仅仅是因为累,更因为身体里那六百多块肌肉,此时完全被酸痛的感觉占据着,让许乐连一根小指头都不愿意动。每一根肌原纤维此刻似乎都在呼吸,膨胀,磨擦——就像是金属与瓷石的摩擦,令人牙酸痛苦到了极点。

    酸楚之后,便是一阵完全自的颤抖,似乎从许乐的内心深处升了起来,沿循着肌肉神经和那些结缔组织的构成路径,不停地向着四周散开,一路如打鼓般的,震动他的每一细微躯体,让裸在外面的肌肤开始探起一粒粒的小突起,接着消失,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正在他的皮肤上面滑动。

    裤管开始在无风的夜晚里瑟瑟抖起来,掩盖了他双腿不停颤抖的真相。

    许乐不明白为什么那丝丝肌肉会自己热,产生磨擦的错觉,更不知道,那是因为人体的肌原纤维本来就是由两根收缠在一起的丝状蛋白所组成。当然,他也不会知道这些肌肉为什么颤抖,代表什么意思,有什么用处……他只是牢牢记着修理铺老板说过的话,必须要把这些痛苦记在心里,必须要把这种酸楚颤抖的路径记下来。

    ……

    ……

    换下了满是汗臭的衣服,洗了一个澡,清清爽爽的许乐,耷拉着脑袋再次爬上了矿坑上方,有气无力地坐在了封余的身边,面色有些白,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了一场。封余没有理会他,只是很随意地看着自己膝上的晶屏,淡淡的蓝光泛在他的脸上,将这位修理铺老板的脸衬出了几分冷酷阴柔的感觉。

    “内网上又不可能确认鲍龙涛是不是认出我来。”许乐有些疲惫地说道。只瞄了一眼,那熟悉的淡蓝色界面,就让少年知道,老板今天又偷偷侵入了联邦警务系统,上次在钟楼街请李维那一帮子郭帮忙,也正是因为矿坑头顶的这两个人,早已经将州长办公室和警察局的一切内幕查了个真真切切。

    能够侵入官方内网系统的人物,当然不是简单人,只是这个看似普通的修理铺老板在这两年里偶尔总会给许乐带来这种惊奇,所以他并不怎么意外,反正又不是惊喜。

    有时候许乐也会猜测,老板当年在军队里究竟犯了什么大错,以致于像这种人才,也会当了逃兵。这两年,他一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隐于市井的牛叉人物,太像电影或电视剧上面演出的戏码,实在是令人以置信。

    少年并不想打听老板的过去,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学机修方面的知识,有时候反而有些警惕和忌惮封余大叔的神秘,总觉得自己有误入贼**的感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许乐很会看人——除了封余最欣赏的冷静之外,郭的人生让许乐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他知道身旁的修理铺老板看似无害,实际上骨子里却藏着谁也抹不去的冷色调。

    换句话说,许乐清楚封余大叔是个无情冷血的人,他不想用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河西州电视台新闻部和制作部干起来了,看样子大区委员会和州长后面的人也会干一架。”封余看着晶屏上面闪过的文字和画面,微笑着说道:“鲍龙涛这时候自顾不及,怎么可能联想到你一个小郭的身上。”

    如果让一般的人听见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只怕会以为修理铺的两个人推动钟楼街游行一事,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政治阴谋。然而许乐却清楚,自己身旁的中年男人,对于这些上层的事情根本没有兴趣,而且他们本身也只是小人物,煽风点火可以,真正接触这些,却是找死之道。

    熟悉的音乐响起,屏幕上那个熟悉的紫小姑娘的容貌出现在了晶屏之上。坐在山坡上的中年人和少年同时住了嘴,开始了每天晚上最重要的休闲活动,还伴随着一阵阵吸口水和赞叹的声音。

    极淡极淡的微红背景夜空下,那些看不见的电波、信号、射频在不停的交叉穿梭,隐形的线条最终变成了色彩不一的画面,进入了东林大区千家万户,进入了无数人的眼中,丰富了他们的梦。

    一道暗红的线条在夜空上划过,带着隐隐轰鸣破空声,大概是军区越来越少的半外空巡逻。几只野生的黑猫,在电子围墙下方的天生岩石坑道里钻来钻去,视人类的第一宪章如无物,向着废弃矿坑的方向汇集,快乐地寻找着那两个人类留下的食物残渣。

    有一只野猫叼着几丝牛肉,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矿坑上面的两个凑在一起却依然孤单的身影。

    ……

    ……

    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一群拢在一起也依然孤单的郭们,此刻正沉默而杀气十足的行走在砍人的路上,领头的李维手放在口袋里,紧紧地握着那根给他强烈信心的金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