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八章 这

    零点二秒的停顿,人类如果不能做到专心致志,根本无法现。就算现这个间隔,也根本做不出来反应,除非这个人的神经反应度和身体实现此度的能力……与众不同。恰好,许乐就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他身体里的肌肉双纤维在一瞬间纠结,拉伸,暴出恐怖的力量,将这力量转换成为度,像一道灰影般从地面微微弹起,抓住邰之源的后颈,将他扔进了车里……

    达林枪管特有的沉闷声音再次响起,密集的弹流重重地击打在黑色汽车已然破烂不堪的车体上,将黑色汽车再次震离地面。

    许乐的好运气在这一刻得到了终结。

    邰之源已经被他扔进了车子的后排,而他紧跟着的身体,却因为汽车的突然弹起,而重重地撞在了汽车沉重后门的下方,没有能够进去!

    一声闷响,许乐无比痛苦地与金属生了一次撞击,摔倒在地面。

    就在他身体落地的同时,被机甲火力震起的黑色汽车四轮也几乎同时重重地落在了地面。

    黑色汽车落在地面前的那一瞬间,轮胎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飞地转动起来。先前一直不知生死,坐在前排的靳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反应了过来,在这电光火石间的一刻,做出了逃离的准备。嗤嗤,轮胎与地面的磨擦出尖利的响声,有烟冒起,甚至还有火花绽放,倏的一声,黑色汽车刚一落地,便以这种决然的姿态抓住地面,猛地向着前方串去,只是一瞬间,便成为了冲向地下停车场的一道烟尘,度之快。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几道鲜血从许乐的脸庞上刚刚绽出,还未来得及流下,他瞠目结舌地看着搭载着邰之源的黑色汽车猛地驰走,自己却被留在了满是血肉与枪火气息的停车场内。

    而此时没有黑色汽车做为掩护,他与那台巨大而威力十足的军用黑色机甲,站在了一起。显得好孤独,好渺小。

    许乐把邰之源扔进了车内,却现自己还留在车外地时候,并没有像电影里的那些正义主角一样,对着驾驶位上的靳管家大喝一声:开车!不要管我!

    因为他没有时间喊,而且他也不想被留下。虽然他很清楚,黑色汽车必须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逃离,而且这肯定也不是邰之源的意思,是那位靳管家最合乎情理的选择。如果他先前那刻真地能反应过来,或许下意识里也会让邰之源先逃,不要管自己……可是他依然感到了无比地恼火。

    所有人死地死了。逃地逃了。就留下自己一个人来对付那台黑色地机甲?许乐半蹲在满是血水地水泥地面上。眼瞳紧张地缩下。盯着身前不远处那个正在转身地黑色机甲。

    那台浑身散着金属黑光泽地军用机甲。并没有理会自己身旁这个手无寸铁地年轻人。它地目标是此时正在加逃离地下停车场地黑色汽车。因为它很清楚邰家继承人便在那辆汽车里。而在它看来。再如何训练有素地人类。都无法在此时对自己强悍地机身构成任何威胁。更何况那个人地手中没有任何重型武器。

    所以黑色地机甲沉默地转身。在一连串地电流噪音之中。机甲地下半身开始进入完全行进模式。而机甲地右机械臂上早已探出了一个类似金属炮筒似地构件。正在瞄准已经飞离去五十米。快要接近地下停车场上行通道地黑色汽车。

    许乐浑身剧痛。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前黑色机甲地动静。瞬间内认出了机甲右机械臂上探出地构件……是主炮!

    邰之源狼狈不堪地钻进了车厢。旋即被剧烈地震动震地弹起。接着便看到前方驾驶位上地靳管家。不知什么时候抬起头来。沉默地看着前方。而车窗四周地战火景象瞬间被甩离在了身后。

    他脸色苍白。马上注意到许乐并没有能够在车上。猛然回头。隔着已经布满了无数裂纹。却依然没有破碎地后玻璃往后看去。然后他地表情顿时变得异常复杂。因为他看到了一幕令他无法接受地画面。

    远离的地下停车场处,那台黑色的巨大机甲正在电流声中转身。而他地朋友许乐,则半跪在那台机甲的机械腿旁的血泊中,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蚂蚁一般,随时可能被踩死。

    而在已经完全倒下的水泥墙后,有几名全副武装的杀手,正顺着机甲开辟的区域逼进了过来。

    邰之源那张清秀的脸上,痛苦之色一现即隐,一惯绝对平静的眼眸里,更是出现了无穷的愤怒与哀伤。他知道,无论是那台军用机甲随意一个动作,或是那些一直藏在水泥墙后地机甲编队军人,都可以轻易地杀死许乐。

    他那薄薄地双唇紧紧抿着,双手用力地抓着汽车后排沙,指尖深深陷入,却一个字都没有说。许乐又一次救了他的命,但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地恩人去死,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就算停车开回,也已经无法挽求对方的生命,而且在此时的危急关头,靳管家一定不会听自己的命令。

    邰之源的心情很复杂。

    “机甲主炮射,防御可能,百分之四十。”车载央控电脑紧急地鸣叫,开始出严厉的警告声,安全带自动弹出,将车内人的身体,紧紧地绑在了座位上。

    邰之源像许乐那样微眯双眼,隔着蛛网状的玻璃,看着远处黑色机甲抬起的右机械臂上的那门主炮,看着黑色机甲旁边显得无比渺小的许乐,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声警告。

    许乐半跪在血泊里,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庞大机甲,缓慢而可怕地用右机械臂瞄准了远处正在逃离的黑色汽车。从少年时便不停学习机修知识的他,在经历了梨花大学一年的资料吸纳后,很轻易地判断出,这门输出功率最大的主炮,会在零点三秒之后,击中那辆逃逸中的黑色汽车。

    黑色汽车在先前的火力攻击中,已经展露了自己绝对强悍的防御能力,但是许乐并不认为,那台黑色汽车,在这门机甲主炮下依然能够幸免于难,就算是帝国的装型装甲,在主炮的近距离射击下,也只能落个从中开花的下场。

    黑色机甲出滋滋的电流声,强大的火力攻击准备让这具庞大而沉重的机甲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

    半跪在机甲身边的许乐,脸色苍白,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他的双眼冷冷地,死死地盯着身前机甲,在进攻模式下,坦露在自己眼前的那根合金液压管。虽然那辆黑色汽车近乎冷酷无情地离他而去,可是许乐的心里除了恼火之后,还来不及生出太多的负面情绪,就如同他一直向施清海强调的那样,他是一个只会动手,不会动口的人,他是一个很直接的人。

    许乐之所以落入不可再活的绝境,是因为他要救邰之源,而此时黑色机甲马上便要杀死邰之源,如果说自己因为邰之源而死,而邰之源最后还是死了……这是一件非常令人不甘心,非常愤怒的事情。

    有些拗口,但在许乐的脑海里只是一闪念,不甘心,不划算,一股执拗的狠劲儿,迅占据了他的全身,而四周那些血泊中的残躯,先前在体育馆里所见到的无辜死者,更是激了他隐藏许久的血性。

    怎样才能阻止黑色机甲的主炮射?许乐没有办法,虽然他不是平凡人,但他也不是神仙,他只是死死地盯着机甲右机械腿后方的那根液压管。

    然后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熟悉的画面,那是一片青翠山谷,大树之后有一台黑色机甲,那个有一张熟悉面孔的大叔,就像是一个炮弹般砸到树后,一拳便击断了那根液压管,机油如瀑布般射出,失去平衡的顿时倾倒。

    许乐只接触过系列以前的机甲图纸,并不知道目前军方最先进的机甲在那些方面有设计缺陷,但是当年封余大叔与机甲对战时的猛身影,已经给他上了最深刻的一课。

    正在锁定黑色汽车运行轨迹的军用机甲,冷漠地没有理会像蚂蚁一样的许乐,却哪里知道蚂蚁已经探出了自己的小钳,试图在大象的腿上用力地咬一口。

    眼前这台黑色机甲的姿式太帅了,正好将那根液压管暴露在许乐的眼前,离许乐最近的地方,角度方位无一处不合适——就像是一个贱人撅起了**,对着人说,来踹我吧,来踹我吧……

    已经被狠劲儿和血性冲昏了头脑的许乐,在这一刻心动了,心痒了,四肢身体无一处不痒,所以他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双瞳明亮至极,像一个疯子一样冲了出去,对着黑色机甲右机械腿处的液压管,狠狠地……踹了上去!

    (喜欢这故事这情节的,请赐予我月票吧,后面又在追近……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