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七章 破

    (mJ死了……**。)

    看到这辆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汽车,穿着深色作战服的安全人员在最短的时间内冲了出去,分布在了汽车的四周。虽然这些明显出自军方的保镖脸上依然保持着警惕的神情,但眼眸里的焦虑却少了许多。许乐注意到自己身前的邰之源,一直紧绷着的后背的肌肉,在这一瞬间,也松驰了下来。

    危险没有解除,在场的要莫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要不就是邰之源这种拥有不符合年龄冷静的人,能解释他们忽然轻松的理由,只可能是那辆黑色的汽车。许乐判断出,同伴们对于这辆黑色汽车似乎拥有无穷的信

    然而就算这辆黑色汽车是特制的,可以防弹,可是难道还可以抵御住一台军用机甲的攻击?许乐的脑海里闪过一丝不解,同时他的目光越过了黑色汽车反衬着停车场灯光的顶蓬,落在了正对大门的那堵水泥墙上。

    在豪华包厢里,他能比特勤局特工更早现那名内奸,一来是因为他是个局外人,二来是他拥有极为敏锐的眼力与听力,三来是这一年来的经历,自从逃离东林星之后,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与警备四周的一切,时刻担心有一天联邦的警察或是特种兵,会来对付自己,所以在没有感到绝对安全的时候,他会用怀疑一切的目光注视所有人。

    以及所有不寻常的地方。

    渐渐的,这竟似成了他的一种直觉本能。他的目光落在那堵水泥墙上,现那堵水泥墙有些湿润,同时隐隐听到一声滋的响声,他的心尖颤抖了一下。

    这番注视与思考,没有消耗多长时间,这一刻,邰之源正在一名保镖的护卫下,用最快的度向着黑色汽车地后车厢里钻去。

    许乐的眼瞳忽然猛地一缩。力随意动,那股灼热再次在腰后暴,让他的双足在水泥地面上猛地一蹬,像一只猛虎般,将邰之源扑倒在地,大喊一声:“小

    他的反应依然慢了一刻。

    大门对面那堵微湿的水泥墙上。忽然间生出了一个黑色的金属尖端,嗡嗡地旋转着,在极短的时间内,刺破了整堵水泥墙,十分轻松,就像是一把刀子刺破了一张薄纸那般。

    水泥墙承受不住金属钻头所带来地巨力。瞬间内四分五裂。散落成无数地水泥块。向着地下停车场地四面八方飞去。

    烟尘大作。隐约可见一台高约五米地黑色机甲。从那堵破裂地水泥墙后缓缓走了出来。这一幕场景无比惊心动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杀神自幽冥中行来。泛着金属光泽地机体在初起地灰尘中时隐时现。似将要收割场间所有人地生命。

    黑色机甲地左机械臂上地高转头依然在旋转。而右机械臂上地达林制式旋转枪管。则开始向着大门处地黑色汽车与四周地邰家安全人员喷吐子弹!

    达林旋转枪管处喷出六道色彩蓝艳地火苗。无数地金属子弹开始在空间里飞舞!

    许乐只来得及把邰之源扑倒在地。只来得及喊了那一声。黑色机甲地火力巨响便充荡在了整个地下空间之中。一直跟在邰之源身旁地那名安全人员地身体瞬间被那些高飞行地子弹。击穿撕裂。变成了笼罩在了黑色汽车旁地一蓬血肉!

    黑色机甲射击地声音很怪异。很沉闷。就像是无数汽球正在炸开。噗噗噗噗。并不如何噬魂恐怖。但是那些在地下停车场内飞舞地子弹。却是异常恐怖。军用机甲秒惊人地弹药渲泄度。让那些子弹像雨点一样笼罩了整个区域。巨大地呼啸声。弹体贯入声。声声惊魂……

    黑色机甲右机械臂喷吐而出的无尽枪火,割裂了空气,出刺耳的尖鸣声。挟着巨大动能与杀伤力的弹体,瞬间将停车场的水泥墙壁击碎,无数尖锐地水泥碎片脱落,激飞,以不规则的路线。在空间里四射。

    联邦科技与军事用途结合而成的杀人机器。在这一刻完全展露了它的无穷威力,再如何训练有素的军人。在这台从灰尘中走出的黑色机甲面前,都只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生出无穷的绝望情绪。

    而邰家那些精锐的安全人员,却是连绝望情绪都来不及生出,便在黑色机甲破开水泥墙壁后地第一秒钟内,被那台机甲喷泄而出地枪火,全部扫射成了无数的残躯碎肉!

    邰家地安全人员先前已经对地下停车场进行了全面的控制,他们也知道,体育馆的周边区域,可能有一台已经完成了热启动的机甲,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台军用的制式机甲,居然一直藏身于体育馆的地下,就等候在那堵微湿的水泥墙的后方。

    那堵水泥墙明显应该是新近刚修的,甚至有可能是对方知道了邰之源行踪之后,在昨天晚上连夜修成。如果给邰家更多的反应时间,更充分的准备时间,他们或许不会出现这种漏洞,如果给联邦的快反应部门更多一些时间,或许他们这时候已经查到那台机甲正藏身何处。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一台流落出军方控制的机甲,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其中的重重内幕又有谁能够完全了解?而筹划今天针对邰之源行动的那方势力,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定出了如此缜密的一套计划,还有能力在简水儿的演唱会之前,将一台高达五米的机甲秘密运抵临海,运进体育馆地下停车场……

    种种迹像表明,制定并且执行这次暗杀计划的人物,不止像邰之源所说的那般丧心病狂,更拥有一种天才或白痴般的异想天开设想。

    这台黑色军用制式机甲的出现,毫无疑问击中了邰家一切应对措施的软肋,最最的关键地,便是它出现的时机以及它出现的地点。

    只用了一秒钟。那台黑色机甲便清除了所有的敌人,威力之强悍,实在令人绝望。

    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感觉到绝望,比如倒在那些安全人员血水中的许乐。然而邰之源似乎并没有绝望,他苍白地脸颊上冷汗初出,双眼却死死地盯着前方不远处的黑色汽车车门。似乎他确认,只要自己能够进入那辆黑色汽车,就算对方是一台军用机甲,他也能够活下来。

    在这第一秒的机甲攻击之中,这辆黑色汽车也确实展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抗击打能力,不知道这辆汽车的车体和轮胎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制成,在黑色机甲达林旋转枪管的疯狂扫射之下,车身上出现了无数泛着金属光泽的深洞,有些边缘区域更是已经被射穿击翻。颓然无力地裂开,但是……黑色汽车的车体,却没有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那些看上去十分凄惨地巨大弹孔虽然泛着可怜的金属光芒,但没有一个弹孔能够贯穿进车体内部!

    本应安静的地下停车场里,滋滋地电流声响起,合金履带碾压水泥地面的奇异碎声响声起,气氛格外阴冷肃杀。

    在响声中,在烟尘中,在空气里的血雾中,那台黑色的机甲向着黑色的汽车靠了过来,它右机械臂上的达林旋转枪管。依然在狂肆地渲泄着弹火,一瞬间也没有停止过。

    黑色汽车被弹体不停地射中,凄惨地弹离地面,然后再次重重落下,轮胎在水泥地面上滑动,黑色机甲喷吐的枪火,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把它往大门的方向在推移。

    在巨大地火力面前,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汽车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艘小船。随时可能被那些耀着艳丽光泽的枪火巨浪掀翻,然后被撕扯成无数的碎片,沉没于海底,再也浮不起来。

    而黑色汽车唯一能遮蔽的角度下,血水之中的许乐与邰之源,更是在那些四溅的金属碎片与水泥块下,根本抬不起头来,更无法向着体育馆内部退去,只有等着被那些金属弹壳撕裂成血肉。

    许乐躺在血水之中。口中不停地碎碎念着,透过黑色汽车的底部。看着那台已经提前进入行进模式地机甲履带,紧张而愤怒地现了这台强悍机甲的型号。

    无穷的恐惧让许乐的脸色异常苍白,却也让他此时的大脑异常的清醒,肾上腺素的分泌让这个年轻人在绝境之中,终于展现了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强悍的神经,在这一刻,他就是一块石头,一块东林的石头。

    石头在黑色机甲地攻击下,也会像豆腐一样碎去,但一直到它真正碎去那刻之前,石头总能保持可怕地冷静,就像此时的许乐。他眯着眼睛,浑身寒冷地回忆着脑海里型机甲地全部图纸,回忆着加林旋转枪管的射击度,回忆着链式弹匣的装弹量,计算着时间……

    黑色机甲出现的第四秒钟,地下停车场便只剩下了许乐与邰之源两个活人,黑色汽车里那位靳管家在这种层级的冲击力量下,有没有被生生震死,许乐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只来得及计算了两秒。

    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已经被震的有些嗡嗡作响的耳膜,捕捉到了一个声音,那个极细微的声音,就像是一张纸与另一张纸的磨擦。联邦的科学家,一直没有办法解决系列机甲固有构造所造成的……链式弹匣续弹时的零点二秒停顿。

    许乐虽然是机修方面的天才,但他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但他知道这个问题,知道自己只有零点二秒,而他一直在为这零点二秒准备。

    所以当他听到那个细微声音的同时,想也未想,脑中一片空白,一直像树根一样紧紧蹬着地面的十根脚趾猛然爆出强大的力量,右手抓住邰之源的脖颈,就像一只逃亡的野牛般,悍不畏死地向着黑色汽车的车门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