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四章 我

    (这章不错,我写的感觉很对,很对劲。在此微笑着,用力而认真地说:若有同感,请您赠我月票吧,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按照门票上的标识,许乐来到了一个专用的通道。通道处十分安静,让他略感不安,美丽的验票女士在他那张门票的条形码上扫过,又核对了他的芯片第一层身份,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旋即微笑着将他迎了进去。

    “这位置比市长和海议员的包厢都要好,不知是什么人。”

    “是怪人吧,穿的这么寒酸,谁能看出来是个大人物?”

    许乐这些年一直坚持不懈地修炼体内的力量,他的听力也比一般人好一些,直到走出了十几米远,还能听到后方那些验票的女孩子们的议论声。他的唇角不由浮起一丝苦笑,今天雪大风大,他依然穿着那件被洗的有些旧了的军风衣,手里却拿着一张贵宾票,确实有些怪异。

    他旋即想到这张门票是邰之源赠予,一想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结识了一位大家族的继承者,心情愈地复杂起来。

    体育馆主席台上方最好的单独包厢外,许乐被那些穿着黑色西服的特工拦住,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才放行。许乐的心头没有什么不满,他知道要进入包厢,与那小子呆在一起,肯定会被不停地检查,唯一令他有些不解的是,明明自己的靴子里藏着那把精巧的电击棍,为什么检查自己脚下的特工却有意无意间遗漏了?

    推开包厢沉重的木门,一抹清淡的花香扑面而来,并不会让人觉得腻,许乐精神一振,看着落地窗畔的那一大盆千星花,看到了约一人高的花树畔。站着一个面色微白,身形瘦削的少年。

    是地,虽然许乐已经知道邰之源的家世,知道对方是这个拥有数百亿人口的联邦里,站在最顶端的那些人之一,可是当隔了几十天后再次相见。许乐的心里依然下意识里把对方当作那个昏倒在自己怀里,用冷漠与平静掩饰自己对平民食物喜欢的……可怜家伙。

    “我还正在想你会不会来。”邰之源转过身来,对着许乐微微一笑说道:“这张门票是我对你地谢礼,如果你不接受,我会失望。”

    “你既然送给我了,我当然要来,而且以前在通话器里也说过,我从小就喜欢简水儿。”

    许乐向着他那边走了过来。像飞刀一样地眉毛挑了挑。他很清楚面前这个少年不是普通人。不可能像普通地朋友一样与自己交往。因为在人前地时候。对方总是会自然流露出那些气息。然而他试图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对待对方。因为他认为这才是朋友相处地道理。如果他们两个将来能够成为真地朋友地话。

    邰之源并不意外听到许乐这样回答自己。因为他知道许乐是什么样性格地人。他地唇角翘了翘。相当欣赏对方在自己地面前依然表现地如此拧。笑着说道:“简水儿年纪可比你小。如果让她听到你这句话。一定会伤心地吃不下饭去。”

    许乐走到了他地身畔。嗅着身旁传来地千星花香。看着落地玻璃下方不远处那个空旷无人地舞台。忽然间想到一件事情。迟疑着问道:“你是不是认识简水儿?”

    虽然简水儿是联邦里最红地明星。可是以邰之源七大家继承人地身份。想要结识对方。应该不是什么困难地事情。

    邰之源摇摇头:“她出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各地转学。怎么可能认识她……不过她地电视剧我倒是看过几眼。确实是个挺可爱地小女生。”

    对于他来说。世间没有什么值得花痴地明星。站在他地位置上。他会以欣赏地眼光去看待一切。却永远不会像许乐那样全情地投入进去。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许乐笑着说道:“那就挺好,我挺担心从你们这些大人物的嘴里,听到这些明星光鲜背后的血泪史……偶像幻灭,对于我们这种人的打击有多大。你应该想不到。”

    “你想的太多了。”邰之源听出许乐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哈哈笑道:“我们这些人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鳄鱼,你不用总把我们往阴暗处想。当然。我并不否认有些家伙很喜欢把明星当成自己的实力的标牌……不过,那些人里并不包括我。”

    他在心里加了一句,而且也没有谁敢把简水儿当成自己地标牌来招摇撞世,除非那些公子哥真是活的不耐烦。

    靳管家将食物与酒水安排好之后,对着二人行了一礼,便出了豪华包厢,此时包厢里就只剩下两个年轻人,对话的气氛顿时显得轻松了许多,更像是回到了区的休息室。

    然而对话并没有开始多久,便戛然而止,因为许乐的眼神忽然凝住了,就像是体育馆外的风雪冻成了两道冰柱,一眨不眨,一动不动,怔怔地望着落地窗下。

    体育馆里一片黑暗,只有舞台,舞台只有一个人,一个未满十八岁,从黑暗中走来,沐浴于灯光下的紫女生。

    音乐响起。

    这间豪华包厢正对着体育馆的阔大光屏,又离舞台并不遥远,正是观赏演唱会最佳的位置。不需要望远镜,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光屏上那个夺人眼眸地紫女生美丽而可爱地脸颊,单独的声音输入,更让包厢里能够听到最真切地简水儿的声音。

    可是许乐依然怔怔地站在落地窗边,看着舞台上那个远远的身影,看着她换着服装,看着她略带生涩地介绍自己的新歌,看着本应只存在于想像中的她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一站便不知道站了多久,那些清曼的歌声曲声不知道换了多少,许乐的姿式没有丝毫的变化。

    邰之源早就已经不耐烦陪他站了,坐回了舒适地沙上,端起一杯低度酒缓缓地饮着。目光时不时地瞥一眼窗外光屏上的简水儿面容,间或闭着眼睛仔细聆听一下这位联邦最红明星的初试啼音,但更多的时候,他的目光是若有所思地落在了窗畔许乐的身上。

    他自认自己很清楚许乐是个什么样地人,冷静热情,诚恳正直。不贪恋虚荣,对攀附权贵有先天的反感,是个运气不错,得到了靳教授青眼的家伙,这个家伙在机甲方面有他至今没有弄明白的天赋,却格外的低调……

    然而此时看着许乐的背影,邰之源却忽然现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小子。一个面对着自己都要辛苦保持尊严与平静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对着一个少男少女们才会疯狂迷恋的女明星,如此失态?不。这不是失态,而是一种完全沉浸其中,忘乎身周一切事物的状态。

    邰之源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尤其是当他敏锐的眼光,注意到落地窗反射出许乐的眼睛里,竟似乎有些亮点,似是湿了地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讶异,站起身向着窗边走去。

    许乐静静地看着窗下舞台上那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紫女孩儿,看着她在灯光下像女神一样释放着自己的魅力,觉得自己整个的身体都僵硬了,扶在落地窗边的手指有些麻。心脏跳的快了许多。

    在简水儿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间,许乐想到了联邦里的一句谚语:当梦境变成真实,出现在人们地面前,人们总还是会把这种真实当成梦境。

    许乐看见简水儿的第一眼,就觉得舞台上那个紫女生是不真实的,是只存在于自己梦中的人,觉得此刻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他以为自己此时不听话的僵硬身体,微麻的手指,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无法醒来,然而……

    随着歌声的响起,许乐便醒了过来,知道这是在都星圈体育馆的豪华包厢里,不是在东林钟楼大街地咖啡店外,也不是在废弃矿坑的坑顶。

    随着歌声的进行,许乐渐渐地平静,却依旧怔怔地看着舞台上的简水儿,双眼一眨不眨。他不知道唱了几歌。唱了些什么歌。他只是静静地听着,静静地注视着。直到双眼渐渐湿润起来。

    几年前在河西州府郊区的青树下,他曾对着光屏中的简水儿泪流满面,说要娶她当老婆,但是他清楚,当时的泪水只是白天在矿坑操作间里盯了许久的元器件,眼部肌肉疲劳所造成,而此时,他是真的觉得心里很酸,很有想哭地冲动。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那么喜欢简水儿,哪怕逃到临海大学城后,依然没有中断对那个紫女生地喜爱,原来……并不是喜欢她那么简单。

    在钟楼街的咖啡店外,他和李维强子那群孤儿,笑闹着看着她。

    在大街上,穿着黑色破旧衣服地孤儿们,笑着喊着要看她的口号。

    在矿坑的上方,在东林灰蒙的暮色之中,他和大叔端着红酒杯,沉默看着她。

    简水儿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个只存在于光屏上的角色,一个红遍联邦的偶像,更是他的回忆,那些单调而充实的,在东林区的回忆。

    而他如今是联邦逃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东林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在这一刻,许乐想起了封余大叔,想起了不知音讯的李维与强子,想起了河西州的人们,心中平静而又无比酸楚。

    “怎么了?”邰之源走到他的身旁,皱眉问道。

    许乐沉默片刻,微笑着,用力而认真地回答道:“我想告诉一些人,我来听她的演唱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