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三章 关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写的特别吃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夜里没忍住看了书评的关系。一直睡到十点多才起来,做了恶梦,家里小黄小黑忽然间走了,从窗户逃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然后起床,昏昏沉沉现月票还是领先的,才长出了一口气……残念,晚上那章大概九点半能写出来,现在的度确实变慢了,尤其是简水儿快要出场了。)

    “有谁能知道我第二天的行程吗?”

    “没有。”

    邰之源看着靳管家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危险又从何而来。”

    “联邦调查局的内部分析,在当前情况下,支持那几位总统候选人的家族,应该对少爷有足够的愤怒。”

    “都只是推测。”邰之源说道:“再过几个月,我就要离开梨花大学,前往西林服兵役,难道你还指望在兵营里,我的身边也布满了家族的保镖?”海州大学城的风雪如往年一般肆虐地下着,将整座面积极大的城市群,都掩盖在冰雪之中。欢庆新年的家庭快乐地逛着街,而那些独自在外地的学生,更习惯躲在公寓暖和的被子里玩游戏,只是今年这个习惯被一场演唱会所打破了,各大校园里显得无比安静,而大学城西北角玫瑰河畔的综合体育馆内,却是无比热闹。

    许乐掸去了身上的雪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体育馆上方无比巨大的光幕,看着光幕上那个无比熟悉的紫女生丽光四射的面容,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当年在东林大区的时候,他们这些孤儿只能对着电视光屏上的简水儿花痴,喊些不切实际的口号,哪里想到自己这一辈子。居然也能有在都星圈亲眼看见简水儿的一天。

    简水儿是联邦地级明星,用级明星这四个字或许都有些不大合适,因为联邦电影电视方面的明星多若繁星,而像简水儿这样的明星却极为少见。应该说,这个未满十八岁的紫小女生,从她出现在联邦频道的那一天起。便迅占据了所有联邦公民的心。

    不论是她那头时而俏皮,时而柔顺地紫色头,还是她那双大大的,仿佛会说话的眼眸,还是她在电视剧里所穿着的各个历史时期的战舰指挥官军服,在这几年里,都是联邦公民们茶余饭后,最喜欢谈及的话题。

    许乐这样一个遭逢离奇的人,每当想起简水儿。也会觉得这个女生才是真正的传奇。据说简水儿自幼父母双亡,因为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走上了联邦电视台地屏幕。那时候她只是扮演一个长寿家庭喜剧里被收养的孤女……那个时候简水儿还未满十二岁,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露出地像可怜小兔子般的神情,那张稚嫩可爱容颜上时不时闪过的乐天开朗笑容,只用了一个晚上,便击倒了所有天生有怜惜弱者倾感的联邦公众们。

    这出长寿家庭喜剧在播放了六年之后圆满结束,简水儿虽然只参于到了其中最后期的一年半,然而她所扮演的那个时而柔弱,时而像大人一样坚强的小女孩儿,却成为了这出喜剧里最受观众欢迎的角色。

    联邦电视台二十三频道十分精明地抓准了公众地喜好。在一个半月之后。推出那套一直演到今天地星际电视剧《全金属狂潮》。这部电视剧描写一位联邦战舰女指挥官。从进入军校。再到实习。以及最后加入到与帝国之间战争地全部历程。编剧地功力非凡。成功地描写了一位拥有成年人地智慧与冷静。却同时拥有少女娇俏地女主角。这个女主角自然是由简水儿出演。

    这部电视剧一经推出。马上获得了前所未有地回响。成功地打破了除新闻频道之外所有联邦电视台频道地收视率纪录。而那个将头染成紫色地小女生。更是成为了联邦中屈一指地偶像人物。

    如今这套电视剧地剧情。刚刚演至简水儿上校所率领地企业号。突破了乱石流。将要抵达西林大区地情节。照这个趋势展下去。或许真要按照简水儿地年龄。一直拍到她度过自己整个青春期。直至迈入真正地成年。

    电视台地长官不着急。联邦地观众也不着急。他们眼看着一个电视史上地神话诞生。心里只有快乐地份。一个十一岁半出演电视剧。十四岁地年龄便红遍整个星空。开始承担联邦电视台广告压力地明星。绝对称得上是传奇。

    更传奇地是宪历六十四年生地那件事情。

    愤怒地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会。在与电视台交涉无果之后。一纸诉状将联邦电视台。以及电视台地主管部门。总统办公室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告上了法院。该基金会认为。联邦电视台身为公共财产。竟然无视儿童权益。不停地压榨简水儿地休息与学习时间。是一件不能忍受地事情。而简水儿在联邦中地知名度。更会带来一股非常不好地风潮。会让联邦政府忽视了对儿童权利地保护。

    这个官司在联邦哄动一时,事情越闹越大,从初审法院打到了地方巡回法院,最后直到闹到了最高法院,诉讼双方依然在不停争吵。舆论对于这件事情保持着沉默,因为联邦的公众在这件事情上也无法站稳立场,那些白天忙于工作的人们,回到家中后,最习惯做的事情,便是去看光屏上那个无比可爱的小女孩儿,而他们对简水儿的怜惜又是自内心,不愿意这个小女生天天忙于拍摄,而没有了自己的人生。

    官司越打越大,颇有背景的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会,不停地扩充着被告的名单,联邦电视台,卫星服务商,甚至还有庄臣收视调查机构,都成为了这场官司的被告。基金会最后甚至将两位负责审核电视内容的联邦议员也告上了法庭!

    总统办公室那位公开表示应该允许简水儿有自主选择权利的主任。自然也未能幸免。

    这一场风波在最高法院的**,是宪历六十四年秋天简水儿的亲自出庭应辩。

    在庄严地法院庭上,一身便衣的简水儿,可爱的揉了揉一头蓬松的紫色头,对着现场直播的镜头说道:“我很感激基金会为我所做的努力,我也明白基金会是担心未成年人地权益。不能得到最充分、甚至是没有任何先提条件的保护……但是我只想说一句,我所做的决定全部是我自己做的,我喜欢。”

    我喜欢三个字看似简单,却表达了这位联邦头号明星的态度。儿童权益保护基金依然没有放弃,以简水儿与联邦电视台签约时不足十四岁,该协议上没有法定监护人的签名为由,要求判决此项协议无效。

    便在这个时候,早已不堪其扰的联邦**官,那位已经七十九岁高龄。满头白的何英**官,狠狠地瞪了基金会代理律师一眼,摇晃着手中那几张薄薄的纸。说道:“我手里拿地是简水儿今年的成绩单,全部,我这里还有无数材料,可以证明,出演电视剧,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业。”

    “简水儿地智商测试结果,我知道,但我不会告诉你们。”联邦席**官,像个老小孩儿一样。笑着望着法院里的摄像机与目瞪口呆的律师们,“我只是想说,像她这样的孩子,将来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会为联邦做出极大的贡献,但既然她选择了填补联邦人民的精神生活……我这个老头子只会表示尊重。”

    基金会的律师举手示意言,席**官何英厌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未满十四岁,所签署的法律文件确实没有效用。但是这一份法律文件,我认可它的效用……因为她是简水

    旷日持久,影响巨大地官司,成为了联邦电视台新闻频道,除了内战之外最好的新闻素材。而官司的最终结果,尤其是联邦席**官最后那句话,让简水儿在联邦公民心目中的地位更上了一层。

    当时有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整个联邦收视率最高的两个频道,都在播放简水儿。只不过频道播出的是她所演的连续剧。而新闻频道播放的,则是关于她地那场奇特的官司。两个频道依靠着简水儿。不停地打着擂台,一时引为趣谈。

    不过谁又能说,那场官司不比电视剧更精彩呢?

    今天是简水儿新歌表会兼个人场演唱会。除了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简水儿从来没有唱过歌。今天这一场新歌表会没在都特区,也没有放在最大的那个都市,而是放在了临海州大学城,这令临海州的官员与民众,都感到了无比骄傲,只看馆外的那些名贵交通工具,便知道今天不知道有多少州议员携家带口前来观赏。

    许乐掏出了怀里的那张门票,向着馆内走了进去,表情平静,心中却有些异样的感觉。

    对于东林的人们来说,这位联邦地级明星简水儿,绝对不仅仅是偶像那般简单。工业衰败后靠着联邦福利勉强度日地东林公民们,习惯于在百无聊赖的生活里,每天都能看到简水儿地容颜。长时间的陪伴,让东林的人们觉得简水儿不是遥远不可及的明星,而更像是他们的邻居小妹,日复一日地陪伴着他们的晚饭时间,他们的咖啡时间,他们的醉酒时间……习惯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潜移默化征服了东林人的生活,习惯是一种爱,或许不是那种男女之爱,但也是爱。

    许乐很爱简水儿,曾经在夜里说过要娶她当老婆,然而他今天马上就要看到她,才知道,原来仅仅能看到那个遥远不可及的身影,他就会如此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