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二章 敬

    (月票形势无限恐怖,请用手中的票赐予我力量吧……期待您的投票,非常感谢。)

    酒吧里满是欢庆新年的人们,受到酒精和先前新闻里播出的好消息双重刺激,人们高声地谈论着什么,向着认识不认识的人敬着酒。许乐很辛苦地走到酒吧一角稍显清静的一角,看到施清海面前两个空着的烈酒瓶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施清海依然穿着那件皱巴巴的西服,整个人都在散着一股酸臭的味道,桌面前除了几瓶琥珀色的烈酒和两个酒杯,一桶冰块之外,别无它物。

    “张小萌没有和你一起来?”施清海懒洋洋地睁开眼睛,虽然已经灌了两瓶烈酒下腹,但这个看上去更像雅痞一样的调查局官员眸中依然清亮,没有一丝醉意。

    许乐最佩服施清海的酒量,叹息着给自己倒了浅浅一层酒,却加了七块冰,回答道:“她家里今天有聚会,所以先回去了。”

    实际上,张小萌根本不想回去那个充满陈腐气,只知道在上流社会里不停交际的家中。然而她今天向许乐坦承了自己的间谍身份,许乐自然不会把她带来和施清海相见,毕竟施清海是联邦调查局的官员。想到张小萌,许乐的表情渐凝,关于少女的心事,他怎样也不能完全明白。“有些天没见,那个女人怎么又回到了你的身边?”施清海看到他的神情,秀气的眉毛皱了皱,在电话里知道张小萌和许乐在一起,他马上推想到麦德林议员那方面。想到那个女学生或许是想通过回到许乐身边继而接近邰之源,他便很难掩饰心中的反感,冷声说道:“难道你忘了舞会前的事情?”

    许乐老实地笑了笑,虽然猜不到施清海的具体担心,但也能听出来,对方是在关心自己。避开这个问题,说道:“说说你吧,调查局什么秘密任务要你离开这么久,我去四科找过你,连你的科员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嗯,既然是秘密任务。那些小崽子们自然不清楚。”施清海的眉梢一挑,说不出的风流得意,“名义上我只是请了两个月地假,去南方热带度假去了。”

    “既然如此,这个任务自然也是不能告诉我的。”许乐笑着说道。

    施清海耸耸肩,默认了这个说法,很舒服地躺倒在沙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酒吧的电视。电视光幕上依然在不断地重复着那个突新闻。画面上走上舷梯的帕布尔议员显得那样的沉稳,青龙山区的风把他身上地风衣,刮的呼呼作响。

    看着这个画面。施清海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眼睛也眯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在这几十天的日子里,他过的非常忙碌,邰家与**军之间的联络,全部通过他一个人完成,双方条件的讨价还价,资料的来回传递,彼此意志的碰撞……让他过地非常辛苦。

    **军地二号人物早就离开了临海州。所有地这一切必须由他独立完成。他动用了秘密线路。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件惊天地幕后交易之中。不仅要避开联邦政府地注意。还要防止邰家方面地监控。像大山一样沉重地压力。压地他快要不能呼吸。更没有洗澡地时间。

    如今一切都暂时结束了。双方达成了协议。几十天地辛苦与紧张似乎换来了一个不错地结果。看着画面上面色黝黑如铁地帕布尔议员地风姿。他竟一时间感到有些心力交瘁。

    “知道吗?画面上这个像岩石一样地家伙。明年就会成为我们地总统阁下。”施清海放下酒杯。点燃了一根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在心里苦涩地加了一句。至少在这个家伙正式当选为总统之前。自己在联邦中应该是安全地。

    看着光幕上正在与**军脑握手地帕布尔议员。施清海地心里对于邰家在联邦地影响力生出无比地惊叹。选择在新年地时刻。以这种突新闻事件地方式。让帕布尔出现了全体联邦公众地眼前。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能将利益最大化地操作方式。但关键是。邰家必须要有这种对于媒体地控制力。以及对于联邦政府内部无数势力派别地判断能力。才能让这个新闻事件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联邦公民们如果真地能摆脱内战地阴影。那么他们一定会在很长地一段时间内记得。当人人都在欢度新年地时候。一位身份尊贵地联邦议员冒着极大地风险。秘密前往**军控制地山区。与对方达成了和解协议。从今天起。人们将很难忘记。一身风衣。表情沉稳地帕布尔议员从运输机舷梯走下来那一瞬地画面。

    “是今年。”许乐提醒施清海此时已经过了十二点。摇着头说道:“虽然我也很喜欢帕布尔议员。但政治方面地事情离我们太遥远。我可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当选。”

    “相信我,他已经是总统了。”施清海略显疲惫地笑了笑,心想如果在这样的舆论风潮之下,帕布尔议员还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那只能说明组织里的上层和邰家都同时看走了眼。

    他同时想到,联邦普通的民众,只看到了今天新闻上的这一幕,却不知道为了这一幕能够准时在新年时刻生,事件的双方暗中进行了多少次谈判,彼此进行了多少轮的磋商,最后才能够在协议上签字。普通的民众,更不知道在这看似传奇的议员和解旅程的背后,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内幕。

    这些内幕施清海都知道,因为他就是当事人。他静静地看着许乐,想到双月节舞会时的那一场谈话,想到面前这个好朋友只怕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这个事件里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将烟头摁熄,施清海举起了酒杯,对许乐说道:“敬联邦的和平。”

    许乐举起酒杯,笑着应道:“敬我们未来的总统。”

    施清海将烈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对。敬……我们……的总统。”

    忙碌的工作人员已经散去,被光纤联在一起地光幕区块也已经拆卸完毕,准备运走。邰之源站在二楼,看着下方冷清的大厅,却像是依然能够看到那些呈现联邦各大势力重要情报的电脑光屏,那些负责拟定具体环节。分析事件生后各方反应的工作人员。

    这里是临海州郊外的一处别墅,是邰家的产业。在这几十天中,这幢别墅成为了一个临时地决策室,专门负责处理与**军谈判的事宜。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那些光屏一直亮着,那些工作人员一直忙碌着,像奔跑一样行走着。

    邰之源的唇角微翘,笑了起来。

    度过**礼的他,终于拥有了全部的权限。第一次真正独立地开始操作一件能够影响到整个联邦的大事,在邰夫人的密切关注下,在整个家族无数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付出了很多天地精力透支之后,他终于满意地看到,自己的工作有了一个不错的结果。

    光幕上地新闻他只看了一遍,但他比联邦里任何人,甚至总统阁下,都要提前四分钟看到这条新闻。因为这条新闻本来就是通过了他的审查,才传送到了联邦电视台的新闻部。

    联邦电视台是国家电视台,任何企业,富翁。哪怕是传说中的七大家族,都没能力完全掌控。但无数的势力都会试图在联邦电视台里探出自己的手。而一向低调沉稳的邰家,则是对联邦电视台最重要的新闻部,拥有最强悍的影响力。

    邰之源双手撑着栏杆,回想着脑海里新闻地那一幕,很满意于帕布尔议员先生在镜头前的表现,他相信在不久后的将来,帕布尔议员的竞选办公室,一定会将那个画面挑选为最主要的海报封面。贴满整个联邦的大街小巷,为他争取到无数的选票。

    想到这一点,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于自己这些天的工作感到满意。与**军之间的谈判进行地格外艰难,因为对方对于联邦政府提出的最关键的三项条件,始终不肯让步,而如果邰之源这方面不能说服对方让步,那么就算勉强签署和解协议的意向,只怕在总统和管理委员会面前。也不可能得到一丝认可。

    谈判一直进行到了最后一刻。那时候帕布尔议员已经秘密乘坐邰家的私人飞船抵达了大区的环山四州,那架不起眼的运输机已经加满了油。老式动机已经开始轰鸣,可是负责谈判的双方依然没有搭成一致。

    达成和解协议很重要,达成协议的时间点……其实更为重要。双方都很清楚,选择新年这个时刻,对于帕布尔议员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军方面一直拖延,未免不是存着用时间换取利益地想法。

    最后是运输机下地帕布尔议员自己了话,如果**军依然坚持,那么他宁肯冒着事情暴露后成为政坛笑柄的风险,直接乘坐飞船回到都。

    正是通过这个小小插曲,邰之源再次确认自己对于帕布尔议员地看法是准确的,这位议员确实拥有联邦政坛少见的诚恳与执着——邰之源很愿意看到这样的人成为联邦总统。

    “少爷,我们应该走了。”靳管家走到他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的侧面,微微一笑,很清楚一位年轻人第一次独立完成这种政治操作后,会有怎样的满足感和疲惫。

    “是啊,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邰之源叹息道:“明天我有什么行程安排?”

    “明天简水儿小姐的新歌表演唱会,将在大学城综合体育馆召开。”靳管家沉默片刻后说道:“但根据不同渠道的情报消息,我建议您不要参加,因为可能存在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