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五十一章 新年礼物

    (昨天写了一万二,还清了欠帐,心情轻松许多,没想到新书月票榜战火再起,土豆火箭射,一夜之间,两百多票的差距,被瞬间拉至一百票,俺的心情顿时从轻松变成了十分惶恐,在此再次向朋友们出呼唤,诚恳请你们投出手中的月票,让俺在新书第一的位置上能坐到月尾,我还没当过第一……拜谢,再拜,下一章在晚上九点。)

    礼花绽放过后,许乐和张小萌走下了铁塔,楼梯是那样的长,两个人却希望还能更长一些。就在新年的钟声里,他们彼此温暖,手牵着手,真正地像一对情侣那样,在热闹的临海州街头漫步,什么都不去想,不去考虑。当他们手拿着刚出炉的面包,走到市中心十字路口的大光屏前时,恰好到了宪历六十六年最后一分钟倒数的时间,街口处人山人海,脸上流露着兴奋与祈愿神情的年轻人们,都注视着光屏上不停变化的数字。

    许乐笑了起来,看了怀中的张小萌一眼,说道:“看见没有?其实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是这样平常而充实。”人群拥挤,寒冬之意被逼退,脸颊有些微红的张小萌,将帽子摘了下来,说道:“可是总不能一直只看表面。”

    两个人在人潮人海中同时沉默,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说来奇妙,这一对年轻男女在人前的时候,总是习惯于沉默,也只有彼此在一起时,才会显得有更多的话语和表情。

    “十,九,八,七……”随着巨大光幕上的数字变化,街口广场中的人们开始大声地倒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直震天穹上的那两轮明月。

    数字终于归零,宪历六十六年就这样踏出了它最后一步,新年的秒针迎接无数人的欢呼与广场上的彩带。

    “新年快乐!”

    “六十七年快乐!”

    人们兴高采烈地挥动着手中的围巾或是帽子,吹响着喇叭,为新年地气氛增添噪音。同行的伙伴们开始互相拥抱,那些年轻的男人们更是借着新年气氛。开始勇敢地拥抱那些并不认识的女孩子。

    张小萌忍着笑,被许乐拖离了这片嘈杂而“危险”的区域,在某些特定时刻,年轻男子所表现出来的占有欲与小醋意,反而会显得无比可爱,让女孩子地心中甜甜的。只是那丝甜蜜转瞬之间,便变成了平静和一丝怅然,她静静地看着许乐,说道:“我的任务失败。也是结束,再留在梨花大学没有什么意义,大概后天。我就会回到

    许乐沉默不语,没有说什么要等她之类的话,此番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见,他也没有试图留住她,环山四州的局势太过危急,她必然要回到她所想念的地方,与那些陌生的人们一起战斗。

    “注意安全。”他低下了头。将手套戴回她地手上。轻轻地握了握。然后给了她一个新年地拥抱。

    忽然间。他地目光从张小萌地肩头。疑惑地移向了光幕之上。因为他现。联邦电视台正在做新年问候地简水儿地头像忽然消失不见。换成了那位很眼熟地新闻主播。

    同时注意到光幕变化地不止许乐一个人。街口广场上地人们将疑惑地目光投向了光幕。

    那位女性新闻主播神情略显慌乱。说道:“现在插播一条本台刚刚收到地消息……”说出这句话后。良好地新闻素养让这位女主播马上平静了下来。“一条来自可靠消息来源地信息证实……”

    联邦电视台地新闻经常有突新闻事件地插播。但是在新年特别时刻。进行插播。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地事情。街口广场上地人们都安静了下来。略带一丝不安地看着巨大地光幕。听着新闻女主播地声音在空中响起。

    新闻女主播地声音有些急促。但她地眉眼间有着掩之不住地喜悦。整个联邦收看到这次新闻插播地人们。顿时放下心来。看来不是总统遇刺。也不是帝国趁着联邦新年地机会。悍然动了入侵。那是什么样地好消息。会让联邦电视台地主管。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插播地决定?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联邦管理委员会议员帕布尔先生所乘坐的运输机,已经降落在了大区青龙山机场。青龙山机场是青龙山与外界唯一的空中通道,目前还处于**武装的控制之中。以下是本台刚刚收到的画面。”

    街口广场上的人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光幕上地画面。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风衣地高大男子,在几位幕僚侍从的保护下,从一架破旧地运输机舷梯上走了下来。而在运输机的下方,几名**军的脑人物,正表情严肃地迎了上去。

    那名高大的男子面色有些黝黑,面部的线条像刀削一般分明,展露了此人坚毅的性格,双唇有些厚,正是联邦这两年里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深得广大中下层民众支持的帕布尔议员。

    光幕的新闻画面中,帕布尔议员阔大的右手与**军委员会的领导成员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同时联邦电视台新闻主播的画外音,一直在不停地响起:“我们不知道帕布尔议员是什么时候离开都特区,前往青龙山军管区域,但据议员办公室来的新闻通稿称,帕布尔议员此行,是受**军领导南水委员的邀请,谈判和解协议一事。”

    “据最新的消息称,双方已经就协议的具体细节达到了一致,在今后的四十八小时之内,**军将全面撤出环山四州,与政府军之间保持有效的平静地带。”

    “帕布尔议员办公室,公开呼吁,在和解协议签署之前,请政府军方保持克制的态度,同时表示,和解协议的具体条文。将在最短的时间内送至管理委员会及总统办公室……帕布尔议员相信,此项和解协议,一定能够满足各方面的尊严与要求。”

    “据本台驻环山四州记者称,昨天晚八点之前,**军已经开始了撤退行动,只是没有人意料到。这是为了迎接帕布尔议员的突然造访。”

    “据分析人士称,帕布尔议员办公室之所以在新闻通稿中展现如此地信心,是因为议员先生已经获得了**军领袖南水的某种承诺,**军将在谈判中做出极大的让步,接受政府方面提出的三项关键性条件。”

    街口广场上安静听着新闻的人群,在这时终于爆了一阵喝彩声,不论是从新闻里,还是从麦德林议员忙碌的游说行动中,联邦地人们。都猜到了大区的军事行动马上将要开始,内战一触即。这个事实让这个新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然而就在新年刚过。那个乘坐着运输机冒险前往**军区域的帕布尔议员,却给人们带来了如此大的惊喜,由不得人们不欢呼雀跃。

    “总统新闻言人,刚刚做出反应,欢迎**军在新年到来时,所表现出的和平意愿。同时感激帕布尔议员为了和平而做出的不懈努力,感激帕布尔议员冒险亲自前往山区。但是新闻言人又称,总统先生暂时还无法了解该协议的具体内容,无法做出具体的评价。”

    “管理委员会方面则暂时保持了沉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议员办公室联络官,对于帕布尔议员此行地真实用意表示怀疑。并且他坚持认为,没有得到总统及管理委员会授权的渥旋行动,并不合法,传说中的和解协议实际上并没有法律上地效用。”

    广场上的人群传来一阵极为刺耳的嘘声,在这种时刻,联邦管理委员会如果敢给这来之不易的和平进程泼冷水,只会引起所有联邦民众的不满。那位官员不敢表露身份,很明显是不愿意自己服务的议员。在下一次选举中,被愤怒的民众无情抛弃。

    光幕上的新闻画面,换成了电视台刚刚收到的**军撤军地画面,那些穿着深色军服的**军,有条不紊地乘坐着装甲车,沿着崎岖的山路,向着深山丛林里退去。

    紧接着新闻主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国防部始终还没有正式的回应,据分析人士称,联邦军方为了春季攻势已经筹划了两年之久。不可能因为帕布尔议员单独与**军达成的和解协议。便放缓备战的步伐。国防部新闻言人,以今日为公共假期的原因。拒绝了本台的采访要求……”

    说到这一点地时候,女主播的表情很严肃,声音却故意地顿了顿,明显是要将国防部这个荒谬的借口,接受全体联邦民众的嘘声。

    “国防部后勤主副主任邹应星将军,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以私人的身份表示。身为一名忠诚的联邦军人,他会坚定地执行总统先生以及管理委员会的每一次命令,但是他更愿意联邦军队的机甲和弹火,倾泄在帝国人的土地上……他对于此次和解协议地未来前景,十分看好。”

    “种种迹像表明,帕布尔议员地冒险之旅,已经结下了丰硕的果实。和平也许会来到,内战也许不会打响……”光幕上地新闻女主播,看着镜头,微笑着说道:“毫无疑问,这是宪历六十七年,帕布尔议员送给全体联邦民众,最好的一份新年礼物。”

    听着四周的欢呼声,呼喊着帕布尔议员的声音,许乐收回了投向光幕的目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心地笑了起来。他望向身边的张小萌,说道:“看样子,你不用急着回去了。”

    张小萌不可置信地看着光幕上那些画面,惊喜而疑问地说道:“为什么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议员那边好像也并不知情。”

    就在这个时候,许乐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而又有些天没有听到的声音,那个声音里充满了疲惫与淡淡的满足:“我的工作做完了,你在哪里,陪我喝一杯。”

    在新年的第一天,许乐听到了施清海的声音,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