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一章 第一机器是怎样炼成的

    血腥味十足的牛肉经过平底锅的煎炸,撒下胡椒及各式伴侣,便开始散出一种浓郁的食材本身香味。银制的餐刀划破微有脆意的肉块表面,和“把手”刺破野牛头颅时飙出鲜血的场景不同,虽然这块牛肉也有些一些血水,但更多的还是那些令人食指大动的汁儿。

    常年食用合成食物的联邦普通居民们,对于这种天然的食物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更何况是好肉如命的修理铺老板和少年许乐。

    一顿美妙的晚餐结束,许乐收拾了碗筷,将剩下的牛肉和内脏藏入了矿坑旁边这间操作间的奇大冰柜之中,便现自己获得了难得的轻闲,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站在房间里了会儿呆,许乐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出了门,沿着失修的钢梯,爬到了矿坑上方的草地上。

    修理铺老板封余已经在这里了很久的呆了,他一直看着天地间最后那抹光消失,然后被最全面的黑占据。接过身后递过来的那杯红酒,封余抿了一口,似笑非笑说道:“用我的宝贝儿来讨好我,又有什么想问的?”

    许乐提着酒瓶来到了他的身边,顺着大叔的目光往远方的草原上望去,此时夜色早已深沉,不知先前那刻的落日会是怎样的壮观。他知道修理铺老板肯定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不过他也并不想去探询,因为他跟着封余,只是希望能够从对方身上学习到关于机修的知识,而并不是希望能够听到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

    再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秘密,不愿意被人打扰。

    “其实……我不是傻子。”许乐忽然开口说道,他并没有故意装出十分为难,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是习惯性地在某一个重要的词语前面刹一下车,加重一下语气。从十年前父母妹妹都死在那场矿难之后,许乐估的人生里,似乎没了什么重心,所以偶尔来一次,总是只会用这种显得比较笨拙的方法表示情绪。

    少年的眼睛在夜色中眯了起来,显得有些慎重。其实他早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在这两年跟着封余的日子里,除了那些机修方法的知识和实践能力,老板让自己摆的那个难看姿式和一些日常的锻炼,大有古怪……

    许乐的性情平实诚恳,但不代表他就没有脑子,只是他总以为那个姿式和那些体操,大概是军中的训练技巧之类,所以一直在装傻。或许能让自己的身体更强壮一些?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既然老板让自己学,那就学呗。

    然而今天杀死了那头野牛,他的心里平空生出了几丝寒意,老板只是个军中逃出来的机修师,为什么教自己的东西,却拥有如此大的威力?难道他平常教自己的……是传说中军方秘不外传的杀人技能?

    “我从来不认为你是傻子,相反,我认为你是天才。”封余将杯口拿离唇边,表情平静,眉角的皱纹里却透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我也不是天才。我只是不明白,您教我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许乐有些无奈地看着封余的双眼,问道:“国防部的机修士官考试,根本不考野战能力,我不想把时间再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许乐的声音开始颤抖,似乎正在承受某种难耐的痛苦和煎熬。封余却是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平静说道:“以你的性格,既然问出来了,看来你对这个事情是真的很抵触……我只是不明白,你的抵触从何而来。”

    许乐的声音依然颤抖,间或有粗重的喘息声响起,他恼怒地说道:“这已经是三十七宪历的第六十三年了……人类的文明都已经展到如今这个地步,你还让我练这些有什么用?一个人再厉害,难道他可以正面和机甲抗衡?难道他可以飞入太空和战舰对面相抗?”

    “我明白,你想成为能修理机甲和战舰三大系统的机修师,所以在你看来,那些冰冷的金属机器,当然要比如蚂蚁一般的个体人类强大的多。”封余冷冷回答道:“但你不要忘了,人类无论展到什么程度,终究还是生物的人类,你还在这个躯壳里。这个躯壳才是你保命的最后手段,是你必须了若指掌,运转无碍的第一序列机器。”

    “至于什么机甲,什么战舰,那只是更外延的东西。”封余缓缓闭上了眼睛,“人总不能一辈子都躲在机甲里,你总要吃饭睡觉上厕所,你要**,你要**,你要洗澡……一个人不穿衣服的时间都要占据人生的十分之一,那你不穿机甲的时间呢?”

    许乐听傻了眼,总觉得老板的话没道理,但又透着股歪理无法打破的妖异劲儿。

    封余将杯中残酒一口饮尽,忽然低头笑了起来:“更何况如今的联邦能源紧缺,太空战舰说不定哪天就变成了宇宙中的垃圾。”

    “机甲可不需要晶矿,现在的高能压缩能量足以支撑机甲在6地上的行动。”许乐明知道老板今天肯说这么多话,只是为了说服自己,可依然倔犟地反驳道:“再说了……什么保命,什么最后躯壳,我又不会去西林和帝国野人打仗,我只是想当机修师挣钱,同时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用得着在乎这么多?”

    “我们不去讨论你的将来人生,因为在我看来,国防部的考试你不见得能通过,说不定你要给我打一辈子的白工。”封余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笑声渐敛。

    “想一想上林那三颗星球上的人们,想想那些延绵数千年的家族,甚至是那七大家,为什么他们一直对那个老头子和老头子的学生们那般尊敬,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因为那个老头子自身力量的强大。”

    上林便是都星圈的大区名称,都星圈由三颗居住行星组成,是整个联邦文明最达,最富遮,人民生活最安逸的所在。所谓七大家,对于偏居东林的少年许乐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古老上层存在。而封余口里说的那个老头子……

    “我的亲妈呀,你喊军神老头子……”许乐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害怕,声音颤抖的极为厉害。

    “好了,今天的马步不用再蹲了,把体操再做一遍吧。”

    封余没有回答许乐震惊的话语,微笑看着已经保持了半个小时标准马步姿式的许乐,心里暗想着,这小子虽然天生抵触这些东西,但做起事情却格外认真,除了他之外,还有哪个十几岁的少年,可以忍受日复一日,长达两年的马步考验?

    “注意呼吸,放松心神。”封余站起身来,平静而严厉地看着瘫倒在地的许乐,一字一句说道:“要感受,并且记住你肌肉里最酸楚的颤抖路径,而不是想着去遗忘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