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七章 影

    “能够见到联邦里最神秘,最古老家族的继承人,而且还是这样一位年纪轻轻便兼富勇气与判断力的继承人……这才是我的荣幸。”中年人似乎并没有山中那些**军的气息,反而像个商人一样温和地表达着自己对邰家的尊敬。

    “我没想到你们这些**军的人物,居然也会像联邦里的政客一样拍马屁。”邰之源微微嘲讽说道。

    “如果能让你的心情好一些,我不介意把马屁拍的再响几分。”

    邰之源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军二号人物,将与资料中的那个形象逐步对照,却现这两个形象怎样也重合不起来。

    “不管是联邦还是你们组织内部,似乎对于你只有一个代号,那就是……他。”他的心情渐渐平静,说道,“可是谈话中,总是需要一个称呼。”

    “邰公子可以称呼我为山里人。”中年人说道。

    邰之源平静而坚持地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种文艺腔太浓的称呼。”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那你就叫我仲才好了。”

    “好吧,仲才先生,我不想说什么你如何愚蠢之类的话,联邦有多少人想你死,这种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邰之源知道自己面对的不是普通角色,而是联邦里非常麻烦的厉害角色,而且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真正以邰家继承人的身份,独立代表家族与各大势力之间进行谈话,所以他显得格外谨慎,多说了几句话,以争取时间让自己更冷静一些。

    “请直接说出你的来意。”他盯着中年人难看的三角眼,直接问道。

    “我带着山中七万战士地嘱托。环山四州一千三百万联邦公民地希望。南水同志地信任而来。”中年人地语气在这一刻显现地格外严肃。“我带着和平地意愿而来。希望能够得到联邦地回应。”

    和平?这是一个多么熟悉而又陌生地字眼。尤其是对于联邦政府与**军之间。**军在环山四州进行武力斗争已经多少年了?虽然最近这二十几年。逐渐淡化了军事地色彩。但联邦上层人物都清楚。**势力地根基依然在他们地军事力量之上。双方无数年来地清剿反击。不知有多少人牺牲于其间。无数地鲜血已经染红了那座大山里地每一寸土地。和平!

    邰之源搅动咖啡地手指瞬间僵硬。微白地脸颊上渐渐生起一丝怪异地表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军二号人物开门见山。居然就抛出了这样一个重量级地炸弹!

    联邦政府与**军之间地和平谈判。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轮。得出了多少次和平协议。然而最后都会因为某一方地背信弃义或是意外事件地爆。而让这纸协议付之一矩。哪怕这些年。**军里地温和派早已经登上了联邦地政治舞台。开始以非暴力地形象。寻求选民地支持。可是实际上。在那些媒体触觉之外地地区。政府军与**军之间地武装冲突。一直在持续。

    如果说是一般地和谈。邰之源断然不会如此震惊。但他眼前地这人既然是**军地二号人物。深得南水信任地中坚力量。他所说地和平。自然不是那些纸面上地和平。而是真真正正。可以落到实处地和平。

    “您应该和总统办公室或者是国防部直接联系。”邰之源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地那丝隐隐激动。平静说道:“如果贵方真地愿意让联邦回到没有内战地和平时期。我会代表邰家对此表示十二分地欢迎。并且马上对环山四州进行全面地支援。”

    这话说的很漂亮,实际上等于没说。政府与**军之间的和平谈判,本来就应该是由那些政治家与职业军人去谈判。邰之源并没有参与其中的冲动。他知道这固然可以为自己带来丰厚地政治资本以及公民中的美誉度,但是这种注定复杂而风险极大的事务,一不留神,便会成为吞噬一切的黑洞。

    “邰公子说笑了,如果能和联邦总统或者那些军人谈,我自然不会来找您。”中年人平静回答道:“联邦政府习惯了背信弃义,如果我们真的放下了手中的枪械,停止了装甲车的动机轰鸣声,说不定第二天。便会有无数机甲与飞机开始进攻山区……”

    “那您也不应该找我。”邰之源尽可能平静地说道:“我只是一个还在读书的年轻人。您不能奢望我能做些什么。”

    “可是各大势力里所有人都想抢在这个时候接触你,因为大家都知道。**礼之后,邰夫人便会将家族事业逐步放回到你的手中。”中年人微笑着说道:“更何况,邰夫人不是那么好见地。我不是麦德林议员,我是一个还在联邦战犯名单上地人,如果我敢在都特区亮明身份求见,想必三分钟之后,就会有无数的军人开始追杀我。”

    “这话倒不错,要见我这样一个学生,总是件比较容易地事情。”邰之源说道:“可问题在于,虽然我刚刚完成**礼,可是依照家族的规矩,我也不可能马上就决定家族里的一切事务。”

    “我相信邰夫人会逐步将决策权转移到你的手上。”中年人平静说道:“神秘低调了无数年的邰家,虽然今年依然没有宣扬你的**礼,可是逐渐来到梨花大学的那些人都证明了,邰夫人并没有继续向公众隐瞒您存在的意愿……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梨花大学的学习结束之后,您会进入军方,说不定还会去西林前线,积累军功,然后开始进入政府部门开始事务性的工作,大概在十余年之后,您就开始要进入政界,为那个最后的目的做准备。”

    “最后的目的?”邰之源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再一次现。这个在联邦档案里无比神秘的男人,果然不是一个能够被轻易控制地人物,至少对方拥有一个极为强大的情报系统和分析判断能力,这种能力本身就足以令人震惊。

    “除了总统……堂堂邰家第一次走出幕前,还会对什么台面上的角色扮演感兴趣?”中年人微笑着说道:“不过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谈的是马上的事情。”

    谈到马上地事情。这位中年人的语气变得严肃而慎重许多:“联邦军方最后一直在做的对山区武力入侵准备,让南水同志以及我在内,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联邦连年的禁运和制裁措施,让山里的物资极度匮乏,联邦里同情你们的公民,就算想继续前些年的秘密捐助,却也因为渠道的不通畅,而无法送抵你们地手中。而且因为麦德林议员的存在,你们在环山四州的民众支持基础也被分化了许多。”

    邰之源轻易地点出了**军眼下地窘境。“支持你们的人越来越少,所以你们才想到了和平这两个字?”

    “时势比人强。”中年人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沧桑之色,“所以我带着诚意而来。寻求您的家族的回应。”

    “我依然不能理解。”邰之源并没有因为对方一语揭穿家族将来对自己政治前途的安排,而感到丝毫不安,冷冷说道:“就算我已经能够在家族内部做出决策……可是这对你们**军与政府之间的和平谈判有什么关系?我从来不否认家族对联邦政治的影响力,但我也从来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就可以改变整个联邦政府的态度。”

    “可是你可以试着改变联邦总统地态度。”中年人看着邰之源,微笑着说道:“明年便是总统大选,我知道帕布尔议员已经与夫人见过面了。”

    邰之源端起咖啡杯,却没有喝,沉思许久。这位**军的情报头子,再一次向他证明了。他属下那些情报网络强悍的力量。

    中年人并没有因为邰之源的沉默而住嘴,继续平静地分析道:“所以说,有几点让我必须冒险前来与你进行对话。一,相对于本届联邦总统与政府,我们**军更为信任帕布尔议员的道德水准。二,帕尔布议员虽然在中下层联邦公民中的声誉极好,但对于都星圈,尤其是这个选民最多的大区而言,这个出身于东林矿工家庭的律师……始终还是一张有些陌生的面孔。他需要一个爆炸性地新闻事件。帮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广大选民的认可。三,帕布尔议员没有从军的经历,从来没有表现过他在处理突事务时的魄力与决心,在国家安全方面的能力一直广受人置疑……选举当中,这毫无疑问会成为竞选对手攻击他的软肋。”

    “所以我们希望邰家能够从中帮助,让我们与帕布尔议员直接谈判大和解的协议。”中年人继续缓声说:“我们信任邰家的风度以及帕布尔议员地政治道德操守,而一旦协议达成,帕布尔议员。也会从中获得极为美妙地政治资本。从而确保他明年在总统选举中的成功。”

    不得不说,这位**军地情报领袖。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说客。在这一瞬间,邰之源承认自己有些心动,心动之余却是更加警惕,一个**军的家伙,居然比都管理委员会外的那些职业掮客更加老练,这样的人物,实在是不可掉以轻心。

    “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条件?”邰之源平静问道。“帕布尔成为总统之前,开始进行谈判,谈判途中,联邦军方集结的部队是不是可以先休个假?同时联邦政府的经济封锁……是不是可以私下开个口子?”中年人笑着开价:“帕布尔议员当选为总统之后,自然是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大扫除真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