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五章 七大家

    (今天这章基本上是联邦历史介绍,写的很头痛,可能有些干,好在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这种内容了,从明儿起便要写的愉悦,我自己很愉悦的是……简水儿同学即将出场,真是令人欣慰啊。ps:月票新书榜位快要不保,压力巨大,望诸位朋友多多支持月票,非常感谢。)

    三十七宪历以来,联邦已经进行了很多次政治架构的改革,虽然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总会有新旧之分。联邦最后一次大的改革,生在六百多年前,人们也习惯于称最近的联邦为新联邦。可无论是在新旧联邦学校的历史课本中,关于宪历开始以前的人类文明史总是描述的相当含糊,或许是因为太过久远而没有翔实的历史资料,或许是联邦的教育家们认为应该让沐浴在民主自由光辉中的公民们,更多地向美好的将来眺望,而不是因为时间的差异所造成的审美错觉,去追忆那个其实并不美好的帝制时代。

    正是因为这种原因,除了那些专门的历史学者之外,已经没有多少联邦公民还在关心几万年前以前的皇权社会,历史课本上虽然教过这些东西,却没有多少人能够记住,那个末代皇族姓邰。

    所以当许乐脱口而出邰家的本源时,邰之源也不禁有些意外,笑着赞扬了他的历史知识。许乐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听到对方的赞美,只是下意识里回忆起东林大区的那些年,那些封余大叔让自己天天在图书馆里泡着看书的日子。

    皇朝的历史太过久远,然而联邦的七大家,却是深深地烙刻在所有联邦公民的脑海中。即便许乐当年远在偏僻的东林大区,也知晓联邦有七个影响力无比巨大的家族,这些家族地产业分布在联邦的方方面面,在暗中影响着整个联邦的能源开、金融、福利、就业……

    无论联邦总统怎样更迭,议员选举如何波澜迭起。都不会影响到这七个大家族在联邦内的地位,就像某句谚语说的那样:联邦就是七大家。

    这句话或许夸张了一些,但谁都无法漠视这七个家族横亘在联邦文明史当中的影子,最可怕地是,谁都不知道这七个家族的影子究竟有多大的面积。

    宪历早期的年代中,每隔一段时间。联邦政府或许都会出现一位深得民众信任支持的总统或是强势的管理委员会集体,这些政治人物总会尝试着在民众和媒体的支持下,让联邦的运转完全脱离这七个家族的影响力,然而无论那些成功地总统和强势的管理委员会通过何种法律和总统命令,却也依然无法查清楚这七个家族的真正实力。

    公民财产申报法、法团财产透明条例、反垄断法,反垄断法第一修补议案……无数地法律规章,在这些家族的沉默面前,最后并没有完全起到它本应起到的作用。

    那些时代的联邦,等若是政府与这七个家族之间拼命搏杀的战场。有三位总统死于暗杀,至今没有查出真相,而七大家也在政府的严格控制下。损失了极大的利益,据传有一个家族险些中断传承,就此覆灭……

    然而除却那些腥风血雨之外,在历史学家的眼中,那些年代的殊死斗争,也不见得一点好处也没有——联邦政府对七大家族地控制,在很大程度上完善了联邦的法制架构,而七大家族对联邦政府的反制,也避免了一个过于强势的政府的出现。

    时代在展。七大家族本身就是属于联邦地一部分。不可能永远这样地争斗下去。七大家族隐藏在社会中地庞大产业。必须在一个相对长久而稳定地社会架构中才能持续地展。它们不可能明目张胆地选择站立在政府与民众地对立面。

    而那些需要选票地政治人物。也开始现。如果他能够获得这七大家地支持。那么在今后地政治道路上。一定能够走地非常顺利。

    双方都有需要。于是在利益地潜移默化引导下。联邦开始向着另一个方向展。政治家们开始暗中寻求七大家族地帮助。而七大家也开始挑选自己在政界地伙伴。用家族自身强大地实力。帮助这些合作伙伴获得广大联邦公民们地选票……

    只能是合作伙伴。政治家们不可能完全成为七大家地代言人。因为丧失了独立存在必要地政治家。必然会全面地屈服于七大家地压力。而七大家庞大财富天然具有地升值渴望。则会让这些政治家变成它们谋利地工具。必然会在短期内侵犯大多数普通公民地权益……随之而来地社会动荡。是联邦内部任何有远见地人。甚至是七大家本身都不想看到地恐怖后果。

    这是一种同生共存、却将这些勾结强行压制在联邦公民能够承受地底线之内地本能选择。又因为联邦政府与七大家之间那些从来没有见诸纸面地默契。七大家族在联邦公民心中一直保持着有些神秘和高远地形象——

    人类心中一直有种天然地对强者地渴求**。七大家地存在。恰好满足了联邦公民们地这种心理需求。恰好充抵了公民们对社会里某些不公平地不满。

    不得不说,媒体在其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神秘而高远的七大家,究竟有没有做什么具体伤害到普通公民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不是吗?

    这一切直到乔治卡林这位学者的出现,才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原先那些在山区里苦苦支撑的**军,忽然间寻找到了一个比较符合联邦公民需求的政治纲领,他们将斗争的矛头直指联邦政府与七大家之间的关系,从乔治卡林的学说中,提出了自己最需要的那一部分,要求联邦的政客与那七个从来不肯出现在联邦公民面前的庞大家族,归还无数年代以来,剥削自普通公民手中的财富,要求这七个家族必须为自己在历史中对联邦民主自由地损害付出真正的代价……

    **军渐渐放弃了武力斗争,以麦德林议员为的温和派。手执着乔治卡林的大旗,成功地影响了大区的环山四州,并且在联邦年轻人的心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可是……这其实依然不能威胁到七大家在联邦中地地位,这七个家族甚至非常乐意看到麦德林议员的存在,因为任何斗争只要进入了选举的轨道,那便是一种可以操控。可以影响,至少是可以谈判的过程。至于那些年轻人中盛行的思潮,也并不为这七大家所畏惧,年轻人总是热血的,当他们离开校园,进入社会,进入那些各式各样的公司或者是政府部门之后,自然清楚,妄想与联邦的历史传统对抗。那是怎样吃力不讨好而且无趣的一件事情。

    七大家冷漠而强横地存在于联邦诞生后地每一天里,并且一天比一天强大,如果有人说他们已经控制了联邦大部分的命脉。只怕也谈不上是危言耸听。而且它们似乎将继续存在下去,一直存在到联邦结束的那一天,这个事实不由不令人感到震撼。

    七大家之所以神秘高远,是因为那些真正大人物地生活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新闻纪录片当中,只存在于想像和联邦电视频道中,只存在于长青城的电影胶片上。也没有哪个学者或者是政府机构能够真正地调查清楚,哪一家究竟控制着联邦哪一部分的产业。

    只有一个特例,那就是西林钟家,因为钟家所在的第四军区世代替联邦驻守宇宙边缘。早已因为第一宪历初期的某次意外事件,坦露在公众的视线之中,无法隐去自己的庞大身影。

    相反,这七大家的名字并不是什么秘密,就连许乐都能轻易地说出其中六个家族的传承姓氏。

    七大家当中真正绝对低调神秘地,只有一个家族,那就是邰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邰家竟是久远之前统治整个人类社会的皇族后代!

    当许乐听到邰之源自承……他是七大家中邰家的继承人,他一时间不由愣了。许久说不出话来。这个身份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政客的公子,而是代表着一种历史,一处无处不在的影响力!七大家的继承者,换在古时候,至少应该算是个国王……

    陷入震惊之中太久,许乐才缓缓醒过神来,第一时间内想到一个问题,怔怔地望着沙中的苍白少年。喃喃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邰之源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他的真实身份?这是许乐摆脱震惊之后的第一个疑问,如果说对方是高悬于夜空地明月。自己顶多算是玫瑰河畔一棵不起眼的桂花树,双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前些天曾经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过,可是一旦对方的身份出现,就像是一道鸿沟横亘在二人之间,再怎样也无法再填回土去。

    “你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邰之源从说出自己身份后的那刻起,便一直在平静而专注地观察着许乐的神情,他很满意没有在许乐的眼眸里看到任何一丝他所不喜的反应,更相当欣赏于这位友人,居然能够这么快从震惊里摆脱出来,能够像一个正常人那般和自己说话。

    “我以前曾经有过朋友,但他们知道我地身份后,都没有勇气像朋友一样和我相处,要不是悄悄地离开,要不就是变成了像侑子那样地人……我想如果我们要继续做朋友下去,总有一天,你也会面临这个选择题。”邰之源温和笑道:“既然如此,我还不如提前就说出来。”

    许乐之所以这么快回复平静,是因为他这些年的经历。

    一个拥有联邦唯一一片伪装芯片地逃犯,在古钟号上他甚至替钟家的继承人小西瓜洗了好些天澡。这次忽然现和自己一起**的家伙,居然也是七大家的大人物——他对这种惊奇甚至都有些麻木了,只是觉得自己的遭遇实在是太离奇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