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三章 月

    联邦并不歧视同性恋,甚至在区已经有些州开始推动同性恋结婚的法案。如果联邦最古老,最神秘的邰氏家族,七代单传到了今天,忽然出现一个有同性恋倾向的继承者,只怕联邦总统以及其余的几个大家族都会高兴的几个晚上都睡不着。然而除了像孙家小姐那样太过吃惊以至于思维出现混乱的人,谁都不会认为邰家继承人真是一名同性恋。

    场间所有的震惊和不解的目光投向光柱下的许乐,惊叹之声久久不能平息。越是知道此次舞会真相的人,越是不可思议,尤其是那一群远道而来,特意参加舞会的男女们,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们下意识里认为,应该是央控电脑的灯光控制出现了问题。

    然而光柱一动不动,许乐平凡的面容沐浴在银色的光芒中,竟多出了几分迷人的气息,就连他不解皱着的眉头,看上去也十分有味道。

    邹郁静静地、直直地盯着场地正中央的许乐,她认为自己是场间唯一知道邰之源与许乐认识的人,然而看着这幕,她知道虽然太子哥哥不可能是同性恋,但在他的眼中,今天这场自己准备已久,盼望已久的舞会……不过是场闹剧罢了,甚至可以胡闹到这个地步!

    太子哥哥不会挑舞伴,说不定早已经有了舞伴,就算他要挑,也不会挑自己,邹郁的眼眸里毫无情绪,哀然地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

    二楼处空无一人,她紧紧握着空香槟酒杯的手颤抖了起来,无尽的失望与疲惫涌上她的心头,身上那件明媚的红色礼服就像是血一样令人心悸。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手指顿然无力,空着的香槟酒杯摔落于地,啪的碎成无数块,再也拼凑不回来。

    人群后方地施清海皱着眉头,收回望向香槟酒杯的目光。看着场地正中间无比愕然的许乐,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先前许乐冲出去的时候,他还准备看一场好戏,看自己的兄弟怎样在那位太子爷的面前横刀夺爱……结果没想到,那位古怪而神秘地太子爷,竟然玩了这么一出?难道许乐以前就认识太子?施清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清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他下意识里转头去看自己身边那位“叔叔”,想要从这位情报领袖处获知一些讯息,却意外地现,对方的脸上根本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只是温和地看着灯光下的许乐,似乎这一切他早就猜到了。

    “你知道什么?”施清海压低声音,冷厉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许乐和太子认识,所以才想通过我认识许乐?”

    那位**军的二号人物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情报里只是说许乐和那位太子爷曾经一起去嫖过。我想这种交情应该不错,但我也没想到这位太子爷居然如此贪玩,把你的朋友推了出来。”

    施清海秀气地眉尖一颤。忽然想到了前几天许乐给自己的那个电话,难道那天清晨许乐不是因为失恋之苦而去堕落,是陪邰家继承人嫖娼去了?一念及此,施清海大感震惊。

    比施公子更吃惊地。毫无疑问是许乐对面地张小萌。她紧紧地捂着嘴唇。看着面前不远处沐浴在银光之中地许乐。第一时间内就猜到刚才许乐跑到场地正中是为了什么。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这道光就笼罩了许乐。

    许乐也不明白。但他知道二楼里地人是邰之源。所以知道这道把自己亮于众人面前地灯光肯定是那小子搞地鬼。他转过头。准备在二楼栏杆后面找到邰之源地身影。让他赶紧把这道该死地光束关了。自幼地生长经历。让许乐非常不适应成为众人地关注焦点。更何况他还背负着一个天大地秘密。更令他不适应地是。自己地背后又没有翅膀。在这样一道光柱里。难道还能飘起来……

    就在他转头地刹那。伴随着场地四周地再一阵惊呼。他愕然现头顶有些刺眼地光束离开了自己……向着身侧不远处地张小萌飘了过去!

    情况突变。看着那道光束地移动。惊呼之声再起。张小萌不可置信地看着向自己移来地光束。右脚下意识里往后退了一步。想让躲开。却在最后那刹那停住了。

    银色地光柱下。像天空一样纯净地蓝衣女孩儿。瞬间占据了所有人地眼帘。

    许乐急了。回头冲着二楼喊道:“邰之源。这是我地!”

    今天梨花大学双月节舞会的惊奇已然太多。然而当光束下如梦如幻的场景中,这位年轻男学生当着众人面,掷地有声、甚至是有些粗俗地宣告对某个女孩儿的所有权,依然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吃惊,尤其是有些有心人想到他先前似乎是在直斥修束基金会继承人的姓名。

    二楼光屏前的邰之源,听到这句声音极大地话后,险些笑了出来,只是敛去地笑容里有些不自在,轻声自言自语道:“当然知道是你的。”

    一个平静却又能令听者安静地声音,在舞会现场响了起来,这个声音听上去十分寻常,但又似乎带着一丝魔力,瞬间将场内所有的惊呼声和议论声压了下去,让场内一片安静。

    那是邰之源温和而礼貌的声音,他在先表示了歉意之后,轻声地解释道:“……现在站立于场中,站立于双月银光之下的,是我的一位友人与他所钟爱的姑娘……双月节舞会上曾经出现过很多美好的故事,包括我的父母在内……

    “我希望我的**礼上,也能有一个可以流传很多年的美好故事,请大家给他们掌声祝福。”

    故事进行到了这个程度,舞会上的人们以为自己终于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一阵安静之后,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掌声里的一小部分是赞赏二楼那位修束基金继承者的慷慨,让自己的**礼变成友人求爱地现场,更多的掌声则是想给场间那一对沐浴在银色月光中的男女以祝福。

    许乐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头顶的光束并没有消失,那束移往张小萌处的光束只是两道光里的一道。此时夜深沉,掌声响起,透明穹顶上地清光洒下,昏暗的舞会里只有两道光束分别落在他和张小萌的头顶,十分显眼……

    张小萌惊愕地放下嘴唇上的手掌。不可置信地看着笼罩在灯光中的许乐一步一步地向着自己走来。在四周那些旁观者的眼中,随着许乐的步伐,他头顶的光束也随之移动,渐渐要和那位月光下的蓝衣女孩儿合拢在了一处。

    就像头顶夜穹里渐渐要合在一处地两轮明月一样,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掌声响的更加热烈,还间杂着几声调皮地口哨。

    许乐终于走到了张小萌的面前,他看着女孩儿身上那件斜抹肩的蓝色可爱小礼服,却陷入了沉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此时的美妙的场景就像是一场梦一样,足以令所有人陶醉。许乐也深深感激邰之源居然会替自己安排如此意外的场景,然而他是个实在的人,总觉得梦只是梦,不是生活。

    张小萌也没有说话,紧紧抿着嘴唇,带着一丝倔犟看着他。在每个年轻男女对将来、对爱情的想像憧憬中,今天晚上舞会上地这幕,一定是最美妙的求爱场景,她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只是眼看着变成真实,她的心情却异常复杂和怪异,她不知道这场舞会怎么会忽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因为男女主角的沉默,场间的掌声渐渐平息。

    张小萌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楼上那人叫邰之源?”

    没想到她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许乐的心情有些低落,微涩笑道:“所有的一切……你都只是为了接近他?”

    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低,没有人能够听到,在别人地眼睛里。只怕还以为他们两个人在说着甜蜜的情话。

    张小萌缓缓抬起头来,月光映在她吹弹可破的娇嫩脸颊上,将那些耳畔的微毫都照的清清楚楚。她清秀可人如同精灵一般的双眼眨了眨,强自压抑着心头的那丝恼意,轻声问道:“你是他的朋友?你知道我要接近他,所以你却一直在骗我?”

    许乐的眉头皱了起来,回答道:“是你一直在瞒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接近他,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知道,那些天。那个夜。对你究竟意味着什么。”

    张小萌地眼神黯淡了少许,知道许乐说地是真话。她以前一直以为许乐只是一个朴实诚恳的穷学生,根本想像不到,自己回到大学城地目标结果却是对方的友人……邰家继承人,怎么会和许乐成为朋友的?她的心情非常地复杂纷乱,听到这句话后,心像是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无比疼痛。

    “对不起。”张小萌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太荒谬了,就像身后不远处如冰块一样的邹家大小姐一样,她觉得这个舞会,尤其是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在双月银色的光辉下,女孩儿非常难过。为了自己所信仰的,所愿意牺牲的……她曾无比心痛地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可在故事的结尾,她才现,原来当时……自己根本不需要放弃什么,这等疼痛,何其令人怅然无助。,碎碎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