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二章 双

    (下一章在晚上九点以前。另向大家报备一下,最近几天实在太累,而且周末时间太紧张,晚上家里要搞大扫除,猫尿猫屎都要清,还有被我打死的n多苍蝇尸体,明天下午还要去办事,最关键的是,总要陪领导进城去吃个饭,看个电影,谈个恋爱什么的……所以周末这几天每天就按老规矩两章六千字了,还欠大家的两章下周补齐,特此汇报,兼要月票……虽然没啥理由,但后面确实追的太近了,只差两百票了,多谢多谢。)

    一明媚而忧伤的小提琴曲缓缓响起,曲终时,那两道光束的移动便会停止。

    当校长说出那位神秘嘉宾姓邰的时候,许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唇惊愕地微微张开,第一时间内猜到了二楼那个人的真实身份。邰之源这个连油饼也没有吃过的可怜富家子,就是今天双月节舞会的主角?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惊,昨天夜里他本还想着要问一下邰之源,今天要不要一起参加舞会,哪里能够想到,对方早就来了,而且像一个君王一样居高临下地准备挑选自己的舞伴。

    美丽的双月在夜穹之上洒播着清光,室内的光束在缓缓地移动,只要被光束照的女孩儿都难抑面上的紧张,就在此时,校长那煞风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混进了美妙的小提琴曲,带着笑意点明了今天上午那名替梨花大学争光的黑色机甲的真实身份。

    许乐有些不明所以地听着,心想机甲里明明是自己,怎么却变成了邰之源?不过他也清楚,这个学校能够进入区的人大概只有自己和邰之源二人,如果对方愿意替自己隐瞒,他当然非常高兴。

    这个消息,在黑暗的舞池内再次引一次骚动,那些本来还有些矜持。刻意躲避着光束的女孩儿们,也露出了欢喜的神情。一个家世惊人的年轻男学生,还是一个能够让一院王牌机师铩羽而归的传奇人物,怎能不令人心动?

    光束依然在缓缓地移动,那些单纯地女学生们只是充满着兴奋与渴望地祈求光束能够落在自己身上,而那些知道邰之源真实身份的人们。则是心理活动异常剧烈。唯一对这件事情不感兴趣的大概就是许乐了,虽然他很吃惊于邰之源的家世比自己所想像的更加恐怖,可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眼前这幕场景,落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一位帝王在挑选妃子,在他看来,这是对女性地极大不尊重,连带着,他对那位一起吃宵夜。一起逛窑子的孱弱富家子也生出了几丝不满。

    场面十分安静,无数双眼光顺着那两道光束在不停地游走。男学生们羡慕而微感不爽地看着这幕场景,女学生们矜持而渴望地看着……有月光洒下。并不是完全的一片黑暗,可以隐隐看到,在建筑最空旷的一角,那些远道而来的富家子女们极有默契地分出了行列,女孩儿站到了最前面一排。

    最中间的是一袭红衣的邹郁,只是光线暗淡,看不出她此刻脸上的表情究竟是平静还是什么。她微微闭上了双眼,平伏了呼吸,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很多年前认识邰之源之后,她地父母兄长以及身边那些人,似乎都有意无意间,让她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应该只能和那个其实这两年很少见面的年轻男人在一起……然而在这关系到她一生幸福地瞬间,她紧闭的眼中,却忽然浮现出了一张可恶而无赖的漂亮脸庞,那个漂亮脸庞的主人却拥有着一颗无比恶毒的心,她的心也微微抽搐了一下。

    站在邹郁身旁的张小萌。一身蓝色小礼服本来并不如何引人注目,然而在这渐趋黑暗的环境里,礼服的衣料却开始泛着幽幽地光,显得十分醒目,就像是一个森林里忽然出现的纯净小精灵……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她微微低头,自然悬在身畔的双拳下意识地可爱握紧,心情十分紧张。是的,她有自己喜欢的人,她根本不知道那位神秘的太子爷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她必须帮助麦德林议员与对方搭上关系。哪怕牺牲自己的爱情与人生……据最近传回来的情报,联邦军方地鹰派势力开始加快了备战的步伐。而议员在都进行的游说活动收效也十分的不好,为了环山四州那些可亲可敬可爱的同伴与人民,她必须做些什么事情。

    她紧紧地握着拳头。控制着自己转身离开或是在黑暗中寻找许乐地冲动。她并不知道麦德林议员为什么会如此相信自己。怎么看来。那位二楼地太子爷也不应该会选择自己吧?张小萌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她们身旁那几位远道而来地女孩儿们也异常紧张。在扫动地灯光下展露着自己微羞等待地风姿。她们比场间别地普通女生知道地事情多很多。清楚二楼上那位姓邰地年轻人可不仅仅是什么修束基金地继承者。虽然修束基金确实也是联邦境内排地上号地私人基金。可是在邰家拥有地财富与实力中。或许只是可以随便被抛弃地障眼法吧?

    二楼绿色植物掩映地房间里。端着咖啡杯地邰之源有些无趣地通过光屏。看着光束下那些女孩儿们地表现。忽然开口说道:“已经是三十七宪历了。联邦里居然还会有这样像选妃一般地活动。实在是很可耻地事情。”

    他浑然没有身为当事人地自觉。对着眼前地一幕表着感慨。靳管家在一旁非常不赞同地说道:“这是家族地传统。而且少爷应该清楚。**礼中从来没有非自愿地事情生。”

    邰之源笑了笑。想到先前从校长介绍自己时所用地爱情结晶四个字。心情便有些怪异。他在光屏上看到了邹郁地面容。心情微沉。问道:“郁子今天地心情好像有些差。是不是她知道了些什么?”

    “没有。”

    邰之源点点头,他只是习惯性地对朋友表示关心,既然靳管家说没有问题。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忽然间,他的眼光落到了一个穿着蓝色小礼服的女孩儿身上,在那一片黑暗中,在那一袭红衣的邹郁身旁,那抹蓝竟是如此的纯净,瞬间息令人地双眼开始放松。开始对那个女孩儿生出怜惜之情。

    “楚楚……动人。”邰之源怔怔地看着那个女孩儿,沉默许久后,轻声说道:“看样子这个女孩儿根本不想来,此时却固执地站在郁子的身旁……这种骄傲执着的气质,我总觉得有些熟悉,我很喜欢。”

    靳管家在一旁平静地提示道:“张小萌,一年前从回来,曾经在麦德林议员办公室从事过义务文职工作,虽然联邦调查局已经将她判定为回归者。不再进行监控,可我认为她不是一个适宜的对象。”

    “你错了,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儿。哪怕她是帝国的人,我也不会介意。”邰之源轻轻咳了两声,看着光幕上那些看似平静,其实从紧握的双手里早已泄露了紧张与抗拒地蓝衣女孩儿,眼眸里闪过一丝温柔而复杂的情绪,轻轻说道:“只可惜……我认识她晚了一些。”

    提琴曲已经到了尾声,许乐虽然没有音律方面的知识,但也听了出来,有些漠然地看着光束的移动。此时光束已经在场内礼貌地扫了一圈。来到了那一群富家子女的身前,那些女孩儿的表情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只有邹郁和张小萌还保持着平静,邹郁是相信场内没有谁能够和自己竞争,因为邰夫人很喜欢自己。张小萌则是心情复杂到了极点,以致于忘记了紧张。

    所有人都紧张地注视着光束的移动,先前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许乐,忽然间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咚咚咚咚,他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地兆头。总觉得张小萌今天来这个舞会就为了等待这一刻,而那两道光束似乎也就是会落在她的身上!

    心跳像打鼓一样,许乐终于明白自己的内心根本无法放开这个蓝色地粉色的,戴着恶魔角,戴着黑框眼镜,时而如冰雪,时而如火的女生,他根本不能接受她在舞会上成为别人的舞伴。

    就在小提琴曲快要结束的那一霎那,许乐忽然间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大步向着张小萌的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只迈了三步。许乐便被一道强光照住了脸庞!

    他下意识里眯了眯眼,在心里咒骂了一声。十分担心张小萌那个糊涂女人,真的为了自己不清楚的内幕,而成为了邰之源那个病秧子的舞伴。片刻之后,他地视力马上回复了正常,眯着眼睛往四周看去,却现自己只能看见一片黑暗,只能听到一阵无比震惊的呼声。

    因为他此时正在光束笼罩之下!

    许乐怔怔地看着四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套昂贵的礼服正在如月一般的银光下散着光辉,一时间也有些不知自己身处何处,究竟生了何事。

    然而四周的惊呼声,议论声早已如爆炸一般响了起来,间或夹杂着不敢相信的惊呼声,是的,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童话般的场景到了最后,那束灯光笼罩着的对象……竟然是一个男生!

    受此刺激,众人大哗,那些本来觉得自己大有希望地富家小姐,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一位议员的女儿甚至是伤心的昏了过去,那位孙家小姐捂着嘴,看着场地中间光束笼罩中一脸惘然的那个男学生,吃吃说道:“难道……太子爷……是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