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一章 双

    (补欠还差两章……真累啊……泪。)

    “二楼?”

    许乐这才注意到与下面热闹无比的舞池相比,二楼显得格外安静,而走道处有几名穿着深色侍者服饰的男人,正警惕地注视着靠过来的人们。他不解地看了上边两眼,现除了梨花大学的校长之外,没有任何属于学校的人出现,包括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们。难道二楼有什么需要校长一个人陪的大人物?

    他看了身边的中年人一眼,笑着说道:“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学校的什么贵宾在楼上。连邹家大小姐和那些年轻人都知道规矩,没有上去,我怎么成?不过如果我呆会儿能上去,带着你便是。”

    这和愿意帮助人无关,许乐纯粹认为自己是在说一句笑话,他只不过是梨花大学的门房兼旁听生,今天能参加舞会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虽然他并不想参加——只是有些想看到她。

    然而这句笑话落在那位中年人的耳里,却让他难看的三角眼里闪过一道亮光,呵呵笑了两声,拍了拍许乐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的舞会已经变得热闹起来,那些脸皮更厚一些的高年级男生,伪装成熟、彬彬有礼地向着那些穿着各式礼服的女同学们出了邀请,在这种带动下,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人们也开始纷纷向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出动,好在区的性别别例和东林大区是相反的,粥确实算是不少,一时间场内成功了很多对,随曲而舞的年青人们脸上挂满了快乐幸福的笑容,那些女孩子们的脸上却显得有些羞怯,不论长相如何,至少在这一瞬间。她们是最美丽的。

    出乎许乐的意料,居然有女生胆子很大地主动前来邀请他共舞,他从来没有想到长相普通地自己,也会得到女孩子的亲睐,吃惊之余,有些慌乱地拒绝了。不敢去看那个女生失望的表情——他其实低估了自己在梨花大学的知名度,周教授在机修课上最欣赏的学生,创造了实验楼里几个纪录的他,在经过那一场风花雪月梅园守佳人地故事后……早已经拥有了暗底里的爱慕者。

    为了回避尴尬,许乐下意识里抬头向着远方望去,恰好看到张小萌躲避自己目光的动作,他的心微微一颤,知道对方刚才在看着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直直地盯着那边。一直盯了很久,看着张小萌温和地拒绝了很多男生的邀请,也没有和身边的议员公子海清舟步入舞池……心情略微好了一些。

    “他在看你。”海清舟看着旷大舞池里那些幸福相拥的同学。轻声对身旁的女孩儿说道。

    张小萌目视前方,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应道:“我知道,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海清舟笑一笑。说道:“可是……你刚才也在偷看他。看来你和他地关系。并不像你所说地那样。是追求者与拒绝者地关系。”

    张小萌地眼睫毛眨了眨。沉默片刻后说道:“都过去了。”

    “真地不和我去跳舞?你知道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海清舟为了掩饰自己地伤感。轻轻耸了耸肩膀。“虽然我知道跟我一起参加舞会。或许是因为别地什么原因。”

    “很抱歉。”张小萌略带歉意说道:“上次就和你说地非常清楚。我不能接受你地好意。”她地表情变得有些落寞。不着痕迹地看了舞池那边一眼。说道:“我以前很愚蠢。已经伤害了一个人。不想再伤害第二个人。”

    海清舟知道她在看许乐。笑容有些难堪。苦笑说道:“遗憾地是。我连被你伤害地资格都没有。”

    不得不说。这是一句很有风度地话。这种家世良好地年轻人。在自己阶层地圈子里总是容易表现出风度来。比如他们二人身边地那些富家子女们。包括那位刚刚治疗完毕地孙家少爷。都极有礼貌地注视着场间地一切。没有流露出丝毫地骄横之气。这些年轻人所处地圈子。在这热闹地舞会里十分另类。因为他们太过安静。而且从他们地衣着打扮和气质上。就能明显地看出。他们并不是梨花大学地普通学生。他们没有人下去跳舞。那些学生们自然也不会前来邀请那些像公主一样地女生。如果不是他们认识张小萌。知道张小萌是梨花大学地学生。只怕先前也不会鼓起勇气邀请她。

    只有一个人例外,穿着正装的施公子再次面带微笑,无视这群人杀人的目光,来到了他们面前,对着邹郁极为优雅地行了个弯腰礼,柔声说道:“能与我舞一曲吗?”

    邹郁的脸色异常冷漠,她看着面前这个十分漂亮,万分可恶的年轻男人,知道对方是在用那个秘密要胁自己。沉默片刻后,她不着痕迹地带着施清海往安静地地方走了两步,避开了那些同伴们地耳朵,才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施清海微微垂下眼帘,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缓缓说道:“就是先前那个卑微地请求,请你与我舞一曲。”

    “你怎么能够这样无耻?”邹郁的双眼寒光如刀,配上她那一身火红的礼服,反衬出一种慑人的美感,“因为那天的事情,你要进行报复?你应该知道,双月节舞会的第一支舞代表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被你威胁,葬送我渴望了十几年的人生?”

    施清海微微皱眉看着面前的丽人,缓缓说道:“说不定你渴望已久的将来,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不然一年前的那个夜晚,你怎么会把自己灌醉,然后随便就交出了自己的贞……”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张小萌身旁的那群人,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因为已经过去了好几曲的时间,那些衣着光鲜的男女依然没有下场跳舞。如果不是来跳舞,他们为什么会来到梨花大学?他敏锐地观察到,那些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生……忽然想到那天夜里在酒吧里与施清海地对话。他心里咯噔一声,无比忧虑地看了张小萌一眼。

    就在此时,一记耳光声响起,许乐吃惊地看到远方的角落里,邹家大小姐愤怒地将杯中的香槟泼到了施清海的脸上,同时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他不知道那里生了什么。正准备过去看看,却被身旁的中年人拉住了。

    舞会里的音乐虽然轻柔,但无数人地甜言蜜语加起来却有些嘈杂,除了那群人和一直盯着那边的许乐外,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湿漉漉的头有气无力地搭在了施清海的额头上,他沉默地走了回来,盯了“叔叔”一眼,然后并排站到了许乐的身边,叹息道:“带刺的花儿。果然很妙。”

    喜欢穿红衣的邹郁在拒绝施清海的威胁之后,走回了伙伴中间,只是握着空酒杯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面色略显苍白。

    站在许乐和施清海身后地那位中年人忽然笑着说道:“清海儿,你以后可以改名字叫怜花。”

    就在这个时候,一曲罢了的双月节舞会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大提琴的琴弦被琴师轻轻拔弄出嗡嗡地声音,提醒着场间的所有人,有人将要言。

    灯光渐暗,一道双圆形的银白光束打向了二楼,就像此时透明穹顶能够看见的双月一般。光束中,满头银的从不知校长站到了麦克风面前。温和地望着所有人说道:“现在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梨花大学的一段美妙历史。”

    掌声响起。

    “梨花大学的双月节舞会,不知道促成了多少美满的爱情故事。”从校长微笑看着楼下的孩子们,想到二十几年前地那个故事,心情也不禁有些摇荡,他非常感谢邰家今天愿意在舞会开始之后,才进行挑选舞伴的程序,至少这样不用担心祸害了那些已经有了感情归宿的单纯女生。然而他却没有考虑到,如果呆会儿那人真要挑选已经有了舞伴的女生,其实也不过是完成祖传爱情试炼的另一种方法。

    “在这些爱情故事中。二十几年前在本校就读的修束基金会继承人邰智和他后来相伴一生夫人的相遇最为动人。”从校长笑着继续说道。

    “我很高兴,今天邰智先生和他夫人的爱情结晶也在本校就读,而且他今天将在本次舞会上完成他的**礼,他将邀请一位幸运地女士成为他的舞伴……当然,如果我的女学生选择拒绝,我身为校长,也只会感到骄傲。”校长呵呵地笑了起来。

    修束基金会,是联邦境内规模最大的私人基金,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基金所有者的真实姓名。但谁不知道这个基金?当校长说出今天那位神秘嘉宾的身份后。舞会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兴奋的议论声。场中的女孩儿们顿时将那个还没有露面的邰姓男同学想像成了骑着白马来地王子,双眼里露出了惘然而激动地神情。

    空旷的会场内一片黑暗。只有天上那两轮将要依偎在一起地圆月将银光通过透明穹顶洒落下来,还有那两道如月光一般的光束离开了二楼校长所在的位置,开始缓缓地行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两束光芒最后停止时所笼罩的女孩儿,便是那位神秘嘉宾今天所挑选的舞伴。光束渐移,无论美丑、不管有没有舞伴的女孩子们纷纷紧张起来。哪怕她们并不是贪慕虚荣的人,但在这童话般的场景中……怎能压抑住心里的那丝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