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四十章 双月

    “你今天的表现不错,我现自己忽然有些欣赏你了。”施清海眉目含情且含笑,看着邹郁身上的红色晚礼服。然而那两道温柔多情清纯的目光,却让邹郁觉得自己浑身**,十分难受。

    不知道为什么,身边带着一位**军要犯的施清海应该低调,此时却偏偏表现的如此嚣张,“不过你还是要管好你身边这些狗……当然,小萌不包括在内。”

    这群年轻男女本就不是什么善类,尤其是当孙家大少吃了个大亏之后,他们心里早就已经判了许乐一个终生残疾的刑罚,眼神都有些不屑冰冷和怜悯,只是在邹郁的压制下,此时才没有马上算帐,保持着些微的风度。此时听到施清海咄咄逼人,分寸不让的言辞进攻,他们快要忍不住了。

    “只有狗,才会懂有教养的狗的礼仪问题。”施清海望着这些人笑着说道:“其实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二世祖,骂不过人,打也打不过人,除了投了个好胎,你们这辈子还有什么用?不要想着用那种眼光来威胁我,邹侑做不到的事情,难道你们能做到?不要忘记,联邦是个法治社会,是个讲理的地方,真把我惹烦了,让联邦电视台来曝曝你们的德性,想必你们家里一定会很失望。”

    “施清海,够了!”听到这个流氓官员再次提到自己的哥哥,邹郁嫩脸一沉,冷声斥道:“如果你觉得还没出气,呆会儿舞会上由得你闹,这时候不要堵在门口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的是你们,我并不担心什么。”施清海望着她温和一笑,却是拉着许乐的手臂往旁边让出两个身位,“呆会儿舞会上我请你跳舞,希望你不要拒绝。”

    邹郁面色变幻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对身边的同伴们说了几句什么。那群人神色各异地从许乐施清海的身畔走过,却也没有再用眼光与动作表示挑衅。

    说来也确实奇妙,许乐和施清海这一个组合,用来对付这些二世祖,确实极有杀伤力,小门房性格平稳。但事到临头却是二话不说便会动手,施公子又生着一张足以令人吐血的嘴,所谓文武双全,指的便是这对儿了吧。

    舞会还没有开始,轻曼的音乐已经从建筑里响了起来。许乐收回了投往那件淡蓝色小礼服的目光,举头望天。施清海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就算失恋已成定局,也没必要在我面前模仿孤独,这太肉麻。”

    许乐苦涩地笑了笑。先前把那个人打了一顿,本以为接下来就是一场剧烈地冲突,但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强行忍下那口气。他摇头说道:“我现我的性格有问题。以前总以为自己是个很能隐忍的人,但来到梨花之后,却现很多事情我都没法忍。”

    “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如果不是孙家村的儿子触到你的底线,以你那老实地性情,怎么可能暴?”施清海微笑说道:“呆会儿舞会结束后,你小心一点儿,不过他家和邹家不同,没有什么军方背景。对方没枪在手,以你的身手,到时候再打他家保镖一顿……出出气也好。”

    便在此时。一直沉默微笑看着少年人闹剧地那位中年人。忽然也抬起头看起了天。片刻后悠然叹息道:“你们看天上那两轮月亮……真像是一对美极了地**啊。”

    许乐和施清海愕然抬头。只见幽蓝地夜空上。两轮皎洁地圆月逐渐靠近。掩去了四周穹空处地繁星光晖。两轮明月浑圆洁白。如果真往那处去想。确实有些像那个部位。

    白天还在飘着细雪。晚上却已成了赏月地好时辰。听说梨花大学为了此次舞会。动用了极为强悍地关系。出动了联邦军方地气候干扰小队。才营造出了今时这般地幽蓝晴夜……美景当空。似乎多花一点钱也无所谓。

    施清海仰头看月。品咂半晌。花花公子地性情让他不禁对身旁地“叔叔”大生知己之感。这般一想。隐藏在心中对于此人地疏离敬畏感也少了许多。才知道原来山里那些打游击地家伙们。也不是都会言必称圣乔治般无趣。

    许乐则是摇头想着。身旁这位大叔果然不愧是流氓施公子地亲叔叔。家学渊源。双月映空地美景。竟也能往**地路子上想……一时间。他也将这位大叔归于了色狼一属。却绝然不能想到。身旁地此人在联邦官方地档案中。是一个地地道道地恐怖人物。

    伴随着达曼小提琴曲悠扬地旋律。梨花大学不知道第多少次双月节舞会正式开始。还没有到共舞地阶段。那些脸上带着隐隐兴奋与新鲜感受地男生学生们。穿着平日里难得一见地正式服装。端着酒水。像成年人一样五六成群。聚在一处闲聊着什么。许乐三人则是不引人注意到走进了会场。选择了一个安静又偏僻地地方。

    “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许乐微垂眼帘,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香槟,心想校长为了这次舞会倒真是砸下了不少钞票。

    “我倒真希望你今天没有来。”施清海忽然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然后郑重将自己的叔叔交给许乐管理,优雅地端着香槟杯,往酒会另一处安静而显眼的地方走去。

    许乐微感惊讶,抬起头来注意到施清海行去的方向,正是邹郁、张小萌和那些富家子女们聚集地地方,不由担心说道:“他又要去闹事?平时没现他是这样热血过头的人。”

    “噢,可能是因为他瞧上哪位姑娘了。”那位叔叔在他身边呵呵笑着说道:“梨花大学的双月节舞会有个传统,男孩子用第一只舞做为求爱的信号……只是在邀请之前,男孩子总要事先去做些安排,才会保证呆会儿不会被拒绝,你是梨花的学生吧,难道不知道这个传统?”

    许乐看着施清海走到一身红色晚礼服的邹郁面前,看着邹郁身旁那个穿着蓝色小礼服,像一朵幽兰一般的张小萌,声音微涩回答道:“我知道这个传统,本来以为今天会有舞伴……只是舞伴忽然不要我了。”

    “这方面你要多学习清海儿的厚脸皮。”施叔叔笑着看着那边。

    那边施清海和邹郁似乎正在低声而隐含杀意地互相说服什么,许乐一头雾水地看着那里,心想难道施公子还真瞧上了那个蛇蝎一般的女人?必须承认,邹郁是一个非常美丽地女子,然而经历了夜店前地那次风波,在许乐的眼里,那些诱人地曲线和眼波都成了虚妄。

    紧接着,施清海和邹郁在那些富家子弟们惊讶的目光中,离开了舞会现场,不知道去做什么去了。

    许乐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落在那件天蓝色的小礼服上。他身旁那位中年人注意到他的目光,忽然开口说道:“喜欢她?”

    许乐沉默片刻后说道:“是的。”

    中年人微笑着说道:“相信我,今天晚上她的舞伴应该就是你。”

    乐队的声音此刻忽然大了起来,掩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乐声落处,一身庄重服装的梨花大学校长,出现在了二楼的麦克风前面,面带微笑地审看了一番楼下密密麻麻的年青学生们,心头生出欣慰之情,说道:“欢迎大家……”

    校长致辞的时候,施清海和邹郁同时回到了舞会当中。许乐看着身边的施清海,注意到他的嘴唇上有一处血渍,马上联想到后花园里生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惊讶万分叹息道:“色胆原来真的可以包天……只是她怎么会跟你出去?”

    施清海低声骂了几句什么,快地扫了那边一眼,注意到邹郁正神色怆地用手巾擦拭着嘴唇。

    让一个今夜梦想成为公主的女孩儿,在一份处女膜修补档案面前溃不成军,这并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施清海虽然花,却惯能怜香惜玉。看着邹郁眼眸里的那丝落寞,他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心里对这个骄傲而冷酷的大小姐恶感淡了几分。

    他更不理解,就算今天晚上那位太子爷不挑选邹郁成为舞伴,对于组织的任务又有什么帮助。想到此节,他不由厌恶地看了身旁的“叔叔”一眼,身为**军的二号人物,却把注意力放在一个女孩子的**之上,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恐怖情报网络,但他依然难以接受这种一切都以目的为先的行事手法。

    校长致辞说了些什么,根本没有人认真去听,所有不知道今天舞会内幕的年轻学生们,都兴奋地等待着舞曲响起的那一瞬,他们要尽情地享受自己的青春与爱情,或许今天晚上的舞会有很多幸运儿,也有很多失败者,但向着自己的爱情努力地伸出过手,这已经足够他们日后回忆许久。

    波廷舞曲终于响起,像流水一样漫过舞厅,虽然此时人已经相当多了,但舞厅里依然显得比较空旷。优美的曲调声抚慰着人们寂寞的心灵,催促着他们的脚步随之舞动。

    许乐一直看着远处议员公子身边的张小萌,眼睛微微眯着。身旁的中年人忽然开口说道:“刚才就说过,她今天晚上的舞伴一定是你。”

    许乐苦涩一笑说道:“谢谢,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呆会儿你带我上二楼去逛逛。”中年人笑的很诚恳,“上天一定能够满足你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