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九章 舞

    此次梨花大学的例行双月节舞会,因为某位世家子弟的存在,而多了些极为重要的象征意义。

    没有人知道前皇族继承者的**礼早已经被一个叫做许乐的家伙安排结束,那些通过各种渠道知晓内情的政客名商们,纷纷派出了自己的下一代,前来参加舞会,为的便是希望能够与那位邰家的太子爷拉上关系,如果他们家的女儿能被邰之源选中成为今后的生活伴侣,那更是无比幸运的事情。

    当然,七大家的人们,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肯定不会自降身份前来主动示好或表示联姻的企图,他们顶多会前来观礼,这时候舞会中间究竟有没有那些低调的七大家第二代,谁也不知道。

    此时下了名贵汽车,气势逼人缓缓向着入口走来的那一群人,虽然不是七大家的人,但家中的背景也非常深厚,在联邦一般民众看来,当然算是特权阶层。

    走在人群最前面的邹郁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无肩晚礼服,裸露的双肩恰到好处地展现了些许性感,但巧妙的设计却遮掩了她胸前的大部分春光,让她更添几分柔弱之感。与那日在夜店门口的冷漠不同,此时这位邹家大小姐的脸上满是平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刚入青春期的少女,而不是一个嚣张的天之骄女。

    邹郁一眼就认出了台阶上那两个年轻人,尤其是那个带着可恶笑容,穿着黑色正装的漂亮流氓,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寒冷火热,寒冷是因为心情,火热是因为她的怒意。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打过,自从认识太子之后,连她父母兄长对她都无比客气,除了这个叫施清海的联邦调查局小官……谁敢扇自己耳光?

    她带着身边的伙伴们向台阶上走去。忽然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

    只是她清楚,身边这些人的家庭在联邦里各有地位,今天忽然前来临海参加梨花大学双月节舞会,必定有所想法……邹家大小姐不想自己在临海吃瘪的事情被这些人知道,所以她决定强行压抑下心头的愤怒,目不斜视。当做不认识台阶上的那两个人。

    富家男女们向着台阶上走去,台阶上地那三个人却似乎没有让路的想法。许乐是因为双眼只看到了议员公子身边的张小萌,心情复杂以致忘了让开,他身边的中年人却是含笑看着这一幕,似乎不知道要让,施清海却是心事太重,一直在筹划舞会结束后逃跑的事情,哪有心情却管这些毛都没长全的小孩儿……台阶上三人未让,眼看着双方便要撞到一起。

    令邹郁意外地是。她没有闹事的想法,她身边那些来自都的男女脸色却抢先变了起来。这些人认出了拦住自己道路的两个年轻人,正是今天下午在店里狠狠羞辱了自己的那两个人。

    “被教育好的犬类。从来不会没礼貌地拦在人们前进的道路上。”下午店里用轻蔑口吻要求许乐让出衣服的那个男人,冷冷地看着台阶上的三人,用一种嘲讽地语气说道。

    许乐地眼睛里根本没有他。只是盯着对面这群人里地张小萌。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你来了?”

    这时候中年人和施清海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等若是台阶上地三个人都像是没有看到那个骄傲地男人。回应挑衅地是无视。是最能让人感到屈辱地无视。那个男人以及他地同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听到许乐地话。临海议员公子海清舟笑了笑。关切地低头看了一眼身旁地张小萌。张小萌早就看到了台阶上那个熟悉地身影。下意识里低下了头。长长地睫毛搭在她白皙地脸上。轻声说道:“是啊。你也来了?”

    听到张小萌地回答。海清舟地脸色微微变了变。而这群男女也注意到了这三个人之间似乎有些问题。片刻之后。那个男人就从身边人地嘴里。知道了前一段时间内梨花大学地八卦消息。一丝冷笑浮上他地脸庞。

    他凑到许乐地耳边说道:“原来你只是个运气不错地穷学生……看到这一幕。是不是感到心很痛?下午地嚣张到哪里去了?对了……张小姐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接近地。醒醒吧。不过将来……如果我有机会能够亲近她地芳泽。一定会把心得体会转述给你。要知道我还没有玩过从环山四州回来地女孩儿……”

    这个人说话地声音极轻。除了许乐和他身边地施清海外。没有人听到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许乐从一开始看见张小萌小鸟依人随着议员公子走进来后,心情便已经跌到了谷底,这时候听到这句话。才反应了过来。缓缓退后一步,像是躲避此人的口臭。望着那个来自都的男人,认真说道:“你想打架吗?”

    那个男人哈哈笑了起来,似乎觉得在今天舞会这么重要的场合里,居然听到这样没层次的威胁,是件很有趣地事情,摇着头笑道:“我不是你们这种野蛮无礼地学生……打架这种事情是不会做的,不过有机会我可以让你试试被打地滋味。”

    说到最后这句话时,此人脸部的神情已经变得无比冰冷,他已经下定决心,舞会结束之后,一定要让自己的保镖,给这个敢不给自己面子的年轻学生一个最深刻的教训。他认为自己这番话很得体,很有面子……

    然而许乐却根本没有理会他说了些什么,举起了拳头,一拳向着他的脸上砸了过去,只听得一声闷响,两道鲜血从这位公子哥的鼻孔里飙了出来,一颗门牙飞了出来!

    “既然想打架,那就打吧。”

    许乐重复了一遍,又一拳头挥了过去,直接把那位公子哥砸到在了地上。当他挥拳出去的时候,胸中的闷气也消解了许多,他根本懒得理会事后会惹上什么麻烦,就像下午和施清海说的那样,面对着他人无理的嘲讽与恶毒的言语,这个来自东林大区的孤儿……只习惯动手。不习惯动嘴。

    青树明灯下的舞会入口处一片大哗,无数参加舞会的学生教师们投来了关注地目光。身处事件中心的那些人,更是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震惊。他们只是看到孙公子上前和那个拦路的学生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学生便……挥了拳头把孙公子打倒在地!

    那个学生难道疯了吗?居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动手?可令这些富家子女们心寒的是,许乐并没有什么疯狂地感觉,只是冷静地出拳打人。这种冷静更令他们感到了无比的疑惑。

    下午店里那个漂亮的女生尖叫一声,扶住了沿着石阶往下滚的那个男人,指着许乐的鼻子尖声痛骂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居然敢打我哥!”

    联邦管理委员会能源委议员孙成村的这对儿女,绝对不会想到,离开都来到临海州,居然有人敢像打沙包一样地打自己。许乐听到那个女生的话后皱了皱眉头,心想我当然不知道你们是谁,我只知道你这个哥哥很欠打。

    “保安,保安呢?”今天舞会当然不方便带保镖进来。那群富家男女们愤怒地看着台阶上的许乐,大声喊道。

    这个时候施清海已经结束了与那位中年人的窃窃私语,走到了许乐地身前。迎接着那些人的怒火,沉默片刻后,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很有趣,我兄弟都问了你要不要打架……既然要打,那你被打也是很正常地事情。”

    他笑容一敛,平静里夹着淡淡讽意:“我当然不知道你是谁,我想你应该是想告诉我,你父母是谁……不过我们从来不会关心这种事情。我只是觉得好笑,打架还要问家世?你们也不是小孩儿了,难道被打痛了,就要哭着喊着回家找自己爸妈?”

    施清海根本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但他知道此时看似平静的许乐,心情非常的糟糕。做为朋友,根本不需要什么道理,他必然要站在前面。当然因为今天舞会上面有那个恐怖的叔叔在,他本来不想出头。然而叔叔大人却……给他下了命令。

    他盯着人群最前方的邹郁,认为就是这个刁蛮的女人造就了当前的局面,平静说道:“邹大小姐,上次那几记耳光还没有挨够?是不是又要邹主任把你揪回都,你才甘心?”

    邹郁今天本想低调再低调,因为她认为今天晚上必将是她人生里最重要的那个日子,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台阶上那个流氓官员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她最感到屈辱地那件事情。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冷漠。盯着施清海说道:“施清海……今天有舞会。我不想让你现在就死。”

    舞会入口处的人们,本来震惊于先前学生痛殴联邦议员公子的一幕。马上被这番对话吸引了注意力。他们不可置信地听着,才知道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邹家小姐也在这两个年轻人的手上吃了大亏。

    这些年,邹家兄妹在那个圈子里无比嚣张,谁能让她吃亏?众人看着许乐和施清海的眼光便有些变化,不停猜想对方的身后有些什么人。

    “今天是我的主场,给我个面子。”邹郁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对身旁地同伴说道。

    有人扶起那个满脸是血的孙家少爷。孙家少爷用手帕擦去鼻前的血水,阴沉地看了许乐一眼,心想呆会儿舞会结束之后,一定要让这个年轻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邹郁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本想警告他几句,转念一想却没有开口,只是深深地看了许乐一眼——就因为这个穷学生,太子把钩子废了,还禁止邹侑进入临海州——对这样的人,她的心里都有些忌惮。大家强烈的号召月票!)